第二章
荔枝君2017-11-14 13:532,263

  “季总监,不会不甘心么?”一场闹剧被成功化解,苏黎眼下正等着开秀,另一边角落处,只剩下叶惜和季晚相对而立。

  叶惜看着季晚,唇角勾着,笑意泛冷,还带几分挑衅意味。

  “我帮你调教一下新人罢了,不过,季总监似乎不怎么领情?”叶惜一句新人,一语双关。

  既指苏黎是新入行模特,同时又暗指苏黎是郁东尧的新欢,季晚婚姻中的小三。

  “你做好自己的本分,就是帮了我最大的忙,”季晚顿一顿,继续淡淡说道,“叶惜,既然你认为她不是靠能力上位,更加没必要和她争什么,没意义。”

  “凭我资历,无论走开秀还是闭秀,都没争议,今年TG是什么意思?还是说,是郁先生的意思?”

  这个世界,向来是只见新人笑,不闻旧人哭。

  真正令叶惜耿耿于怀的,无非就是这件事,其实她公然针对苏黎,不仅仅因为苏黎抢了她的开秀,还有更深的原因。

  “我认为你是聪明人,叶惜。”季晚将耳边散落的碎发拨回去,最后看一眼叶惜,“做好你的本分,你知道太贪心会有什么下场?”

  离开后台,季晚仍然能感觉到身后的灼热视线。

  或鄙夷、或好奇、或探究。

  当年他父亲破产,牵连临港城许许多多人,连带她也成了靶子,被人写威胁信、被人寄刀片,甚至差点被绑架。

  从被人唾骂的落魄名媛,到名门之后郁东尧的太太,这条路,只有表面风光,之后她一心扑在珠宝设计上,对郁东尧在外的事情不闻不问,一段貌合神离的婚姻,居然也维持到现在。

  微微失神,季晚意外撞上男人的胸膛,幸好对方即使扶住她。

  “在想什么?”低沉醇厚的男性嗓音,悠悠入耳,再熟悉不过。

  季晚抬头,对上男人的视线。

  眼前,是他深邃浓黑一双眸,立体深刻的轮廓线,还有令人惊艳、过目难忘的五官。

  男人长身玉立,黑色衬衫被他穿出几分禁欲的味道,要人命的性感。

  是她的丈夫,郁东尧。

  季晚凝视这双眉眼,指甲陷入掌心,两秒过后,恢复如常,“没什么。”

  “不去看开秀?”挑一挑眉,季晚精致面孔换上淡漠神色,“苏黎第一次开秀。”

  低低笑声,在她耳畔响起,郁东尧垂眸望着她,“你也信我跟她有事?”

  “为什么不信?年轻漂亮,换了谁都会喜欢。”

  “她的脸,是不是很熟悉?”郁东尧抬手,勾起季晚的下巴,迫使她维持仰头的姿势,“我放着郁太太不要,换了一个仿品,郁太太,你认为为什么?”

  “说明你至少喜欢我这张脸,”季晚唇边弧度凝结,一张脸渐渐冷下来,“却又恨我这个人。”

  灼热男性气息就在耳边,郁东尧菲薄唇角仿佛下一秒,就会吻过她的脸。

  太过亲密的姿势,太过亲近的“夫妻”头衔,偏偏两个人的眼神,都瞬间冷却。

  “为什么要给自己添堵呢,郁东尧?”

  季晚挥开他的右手,指尖划过男人的指腹,带着他的温度。

  “为什么娶我?”

  “想要一个免费的设计总监?想羞辱我?又或者想报复我?”

  “晚晚,你想得太多,原因没那么复杂……”郁东尧收回手,下意识想去推眼镜,却忘了今天不在公司,他早除去那副平光眼镜。

  话音未落,电话铃声响起,是季晚的。

  “好,我现在过来。”

  挂了电话,季晚余光撇过不远处探究好奇的目光,然而大多数,都停留在了郁东尧身上,那些眼神或羞涩或惊艳,又或者艳羡、愤恨季晚。

  临港城名门新贵,郁家长孙郁东尧,多少女人的梦,偏偏娶了一个落魄名媛。

  真是令人惋惜。

  无论季晚是否被郁东尧当成摆设,她都是唯一的郁太太,单凭这一个头衔,已经足够令人艳羡与妒恨。

  “我有事出去一下,”说完,季晚转身离开。

  身后,郁东尧望着她的背影,久久未收回视线,眸色越发深沉,却不知道究竟在想什么。

  *

  这场秀,是TG珠宝一年一度的开年大戏,今年的珠宝秀一共分为六大主题,第一个主题是雨林秘语,苏黎佩戴镶钻黄金蕨叶项链作为开秀模特出场,加之混血感十足的年轻样貌,艳惊四座。

  “这模特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台下,另一人压低声音,“不就是郁东尧新欢,最近上八卦新闻很勤快的那个模特。”

  “哦,我说呢!”

  “小点声,郁东尧和季晚也在台下呢……”

  远处的议论声,并没有传入季晚耳中,不过即便听不到,她也想想得出来。

  “叶惜刚刚给你难堪了?”沉默半晌,郁东尧忽然开口,低沉声线,不高亦不低,恰好足够让季晚听见。

  “一点小误会,她不是针对我。”叶惜不是针对她,而是苏黎。

  此时此刻,季晚正坐在郁东尧旁边,而台上,苏黎恰好走过这一片区域,她余光下意识要撇过来,却又很快意识到什么,及时止住。

  最终,苏黎成功结束开场。

  紧接其后出场的,是叶惜,后台激烈争执之后,叶惜难免耿耿于怀,然而幸好,从上台那一瞬间开始,她就转换状态,拿出专业姿态,走完这场秀。

  甚至全程,叶惜都没去看苏黎一眼。

  叶惜这张脸,不笑时是个典型的冰美人,属于高级的性冷淡风,与苏黎属于截然不同两种风格,却又成为绝佳互补。

  珠宝秀终于接近尾声,到最后一个主题“奇艺花卉”,此时郁东尧接了个电话,便匆匆离开。

  同一时间,季晚收到短信,原来,是苏黎再度和人发生冲突。

  所以郁东尧匆匆离去,是因为苏黎。

  TG开年大戏,最终成功落下帷幕,虽然中间免不了有小插曲,幸好没有大碍,珠宝秀结束之后,季晚正准备回去,忽然看见不远处停着的车。

  黑色古斯特,是郁东尧的车。

  “太太,”司机周源看见季晚,远远就引上来,然而还没等他再度开口,突然“砰”的一声响起,是车门被带上的声音。

  原来,是苏黎抢先上了郁东尧那辆古斯特。

继续阅读:第三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产名媛约不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