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荔枝君2017-11-13 12:402,266

  珠宝秀即将开场,忙乱后台,唯独有一处气氛与周围格格不入,剑拔弩张。

  女孩年轻明艳的脸泛着红,说不上是因为气恼还是窘迫焦急导致,她昂着头,露出光洁的额头与立体的五官,然而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她那一双眼。

  轮廓与瞳孔,混血感十足。

  “叶惜,你到底把项链放在哪儿了?”苏黎一脸焦急,胸口起伏着,她是今晚的开秀模特,马上就要轮到她上场,可谁知这时候,偏偏发现自己要佩戴的项链不见了。

  那条项链是今晚的重头戏之一,以圆形密镶钻石串联起四百片纯手工打造的18k黄金叶片,模特行走时,项链随风飘动,叶片相击发出清脆柔和声响,仿佛置身雨林。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苏黎心急如焚,反观对面的女人,一脸淡定。

  “我没见过那条项链,你说是我拿走,是你亲眼看见?”叶惜比苏黎高出五公分,居高临下看着她,气势凌人,似乎做错事的,反而是苏黎。

  “……”苏黎咬着唇,咽下就快要脱口而出的那个名字。

  她并没有亲眼看见叶惜拿走项链,而是有人偷偷告诉她,那人也是个新人模特,和她关系尚算不错;可是叶惜如今这么咄咄逼人,无非是想让她说出那人的名字,以后少不了要打击报复对方。

  深吸一口气,苏黎努力让自己心情平复下来,主动退让一步,“现在时间快来不及了,如果你有看到那条项链在,麻烦你告诉我……”

  苏黎话音未落,就被叶惜打断,“我没见过。”

  说完,她转身要离开。

  “叶惜,你不要欺人太甚!”苏黎突然提高音量,转瞬将周围众人的目光尽数吸引过来,她并不想公然和叶惜闹翻,更加不想火上浇油,可是叶惜不把项链交出来,她根本没办法上台。

  身形纤瘦高挑的女人缓缓转过身,勾唇笑一笑,叫人瞬间懂得什么是妩媚与风情,叶惜同苏黎气质截然不同,她成熟妩媚,不笑时眉眼凌厉,气势逼人,是个十足的冷美人。

  可一旦笑起来,就十分迷人,一张脸,两种气质,切换自然。

  叶惜入行已久,比苏黎资历深太多,从来没把苏黎放在眼里过,更加没想过,这一次TG珠宝秀,她势在必得的开秀,居然被一个新人抢走。

  “欺人太甚?”叶惜淡淡笑道,眼里带几分轻蔑,毫不掩饰,“你要知道,如果没人给你撑腰,你还不够资格给我欺负。”

  “开秀?你入行才多久?有资格走TG开秀?”

  “项链呢,没权利选择主人,但有些人,即便是新宠上位,有人在背后撑腰,还是没资格戴。”

  “你说会不会就因为这样,所以你才找不到项链?”

  叶惜句句带刺,一句狠过一句,单论资历与名气,苏黎的确没资格同她比。

  如果仔细去听,甚至还能听出叶惜在轻蔑与不屑之下的,恨意。

  原本忙乱吵闹的后台,忽然之间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这一处,等着看这场戏要如何演下去。

  有人看好戏,自然有人忍不住小声议论。

  “叶惜向来喜欢欺负新人,真是一姐做惯了,养出毛病来了……”

  “话是不错,叶惜是一姐,谁都得让着她,可苏黎也不是个好欺负的,你没看八卦么,她是郁先生新欢,要不然,怎么会轮到她开秀?”

  “不过话说回来,叶惜和苏黎,呵……这两个人都不简单,说不上谁比谁更无辜,其实说不定,是苏黎刚刚上位,自己把项链偷偷藏起来,要给叶惜一个下马威呢?”

  众人议论纷纷,苏黎与叶惜对峙着,气氛一触即发。

  高跟鞋敲击地面,发出清脆声响,由远及近,打断两个女人之间的战争。

  “季总监……”

  “季总监。”

  看热闹的模特自动为逐渐走近的女人让出一条路,有人面色惊慌,赶紧散开,也有人兴致更浓,却不敢表现出来。

  季晚是谁?

  临港城落魄名媛,转眼间却又嫁入豪门,成为TG集团总裁郁东尧的太太,再摇身一变,坐上TG珠宝总监的位子。

  关于季晚的传闻不少,毁誉参半,不过独独有一条是公认——她的确是极具天赋的珠宝设计师,今天苏黎不见的了那条项链,正是出自她的手笔。

  “出什么事了?”季晚抬眸,扫过眼前的两人,苏黎与叶惜,淡淡问道。

  另一边,叶惜看见季晚,微微一怔,却很快恢复如常,季晚来了又如何?

  难不成,季晚还打算帮自己丈夫的新欢苏黎么?

  叶惜有恃无恐,料定季晚不会站苏黎那一队;反观苏黎,面色比之前更加难看,她不露声色,近距离打量着季晚。

  平心而论,季晚五官出众,不输在场任何一名模特,她有四分之一国外血统,眉眼轮廓比一般人更深更立体,然而更重要的是——

  苏黎的脸,仿佛季晚的仿版。

  季晚与丈夫郁东尧貌合神离,已经不再是秘密,苏黎作为郁东尧的新宠,刚刚上位自然风光无限,然而,她却有一张和季晚相似的面容,这个事实,让苏黎仿佛被人狠狠打了一记耳光。

  “季总监,”终于有人出声打破沉默尴尬气氛,是叶惜,她看着季晚,微微笑道,“一点小误会而已,有人看不住自己的东西,反而赖到别人头上。”

  “……”苏黎咬紧下唇,却没反驳。

  周围的人,因为季晚出现,不敢再像刚才那样公然围观,却仍然舍不下好奇心,不时用余光撇过来,偷偷关注情势。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眼下正好——季晚、叶惜与苏黎。

  所有人都在好奇季晚的立场,虽然人人笃定,她不可能帮苏黎,然而从公事角度而言,她是TG珠宝设计总监,理所应当解决这场争端,否则这场秀就要被毁了。

  毕竟,这场珠宝秀,可是TG的开年大戏。

  “我记得,这不是第一次了,”季晚视线从苏黎身上收回,忽然,转向一副看好戏姿态的叶惜,“但我希望是最后一次,叶惜。”

  “我做任何事都喜欢有两手准备,项链也好、开秀也好、模特也罢。”两句话,将局势扭转,季晚直直看着叶惜,言下之意,要换掉她,也不是不可能。

继续阅读:第二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产名媛约不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