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荔枝君2017-11-18 22:512,158

  TG总部。

  季晚刚进办公室,就看见熟悉的身影,女人转过脸,露出妩媚明艳的面孔,可惜不笑时眉眼凌厉,带了几分逼人的架势。

  存在感倒是很强烈。

  “叶惜,看来你没听懂我昨晚说的话。”季晚放下手袋,缓缓落座,神色淡漠。

  咄咄逼人,是叶惜的行事风格,只可惜,她不懂看风向和时机。

  对面,叶惜唇角勾起,淡淡笑了,“没错,我这个人呢,对于我看不惯的事,就是会坚持到底,我不妨直截了当一点,昨晚是你的秀,我给苏黎难堪也让你为难,这件事到此为止,当我错了分寸。以后我再调教新人,我想季总监应该不会介意?”

  季晚点点头,却不置可否,没给叶惜回应。

  “现在就我们两个人,坦白说,我教训苏黎,季总监应该也乐得看戏,何必多此一举呢?难道还要扮贤妻形象,是打算给郁先生看?还是给外人看?”

  叶惜曾经跟过郁东尧一段时间,加之知道季晚曾经的经历,从心里便看不起季晚,认定季晚如果不做好安分守己的郁太太,今天也不会有资格坐在这里,安稳做她的TG设计总监。

  当年因为季晚的父亲,牵连临港事多少人,就连叶惜的父亲也因此投资失利,亏损几千万,后来父亲绝望跳楼,所幸被救下,却从此成了残疾。

  她看不起季晚、认为季晚可怜又可悲,同时也恨着季家。

  此时助理进来,将咖啡摆在季晚桌上,很快又悄然退场。

  季晚轻啜一口咖啡,苦涩味道在舌尖划开,最后留在喉咙里,久久不散,提醒她要倍加清醒,接着抬眸,去看对座的叶惜,表情仍旧冷冷淡淡,“你跟她的事,和我无关,别在我的秀上闹事,这是我的底线。”

  叶惜轻笑一声,眼底带几分轻蔑,“怎么会,再说就算是季总监的秀上,你也有办法化解,季总监的应变能力这么强,其实即便离开TG,也有很多选择,是不是?”

  她句句带着刺,绵里藏针,暗示季晚既然真有本事,离开TG也有很多选择,无非是讽刺季晚抓着郁东尧这根救命稻草不放。

  “你知道为什么,这次开秀模特是苏黎,不是你?”季晚微微挑眉,放下手里那杯咖啡,明明是她平时习惯的口味,今天没胃口再喝下去,“你上位的路,跟她有什么分别?你是上一个苏黎,苏黎是下一个你,唯一区别,只在于你们保鲜期不同。”

  而她,和叶惜、苏黎也并无不同。

  季晚从一开始,就不对这段婚姻抱任何幻想,她早知道,和郁东尧的婚姻,从开始那天就是结束,所以,从来没有过任何期待。

  没期待,就不会像叶惜这样,在期待落空之后,歇斯底里,总想找一个发泄的渠道。

  “昨天的开秀可以是你,今天的开秀是苏黎,明天也可以换成别人,”将叶惜越来越难看的脸色收入眼底,季晚顿了顿,她初衷并不是要挑起和叶惜的争端,“你有天分,别因为没意义的事情,毁了你自己。”

  “还有,乔以安下个月回来。”季晚直直望着叶惜,没错过女人美艳脸孔上,从惊讶到僵硬再到恢复如常的过程。

  “……”叶惜僵硬的面色逐渐恢复,因为听到这个名字的反常反应,也逐渐平息,“她打算回来?回来临港、还是回来EL?”

  EL经纪公司,是临港城最老牌的模特经纪公司,旗下模特数量并不多,但大多都是世界级超模,其中就有年少成名的乔以安。

  乔以安十七岁成名,之后成为伦敦、巴黎各大时装周常客,走过多个国际大牌的开秀,连续五年走了TG的开秀,却在三年前,她二十三岁时,宣布要无限期休息。

  叶惜比乔以安大一岁,然而乔以安在EL风光无限时,叶惜还默默无闻,即便乔以安离开之后,叶惜顺利上位,也没有达到乔以安当初的高度,别人现在称叶惜“一姐”时,多多少少有几分调侃意味,她的含金量,和乔以安实在没得比。

  听闻乔以安要回来的消息,叶惜当然格外警惕,“三年前,她不是说过,要无限期休息?”

  季晚将碎发拨回而后,低头看一眼桌上文件,简单整理过后,才抬头去看叶惜,“我只知道她回来,至于是回临港,还是复出,要看她。”

  “她回来又怎么样,当初还不是靠霍先生捧她上位,现在回来,还当一切都跟以前一样么?”

  EL公司背后是霍家,叶惜口中的霍先生,是EL执行总裁霍沉。

  当初乔以安刚刚出道,和霍沉的花边新闻就没断过,可是两年后,再没有人将他们联系在一起,直到乔以安离开EL,甚至在公开场合,两人也没再同框过。

  “苏黎也好,乔以安也好,做好你自己的事,叶惜。”季晚最后看叶惜一眼,态度已经很明显,下了逐客令,“对了……”

  忽然间,季晚意识到什么,“今天只有你来,还是霍沉也来了TG?”

  叶惜听了,意味不明笑了笑,“霍先生下午会来,他约了郁先生,哦,对了,听说霍先生对TG这一季的新品,似乎不是很喜欢。”

  “季总监,如果江郎才尽,也许是时候让位给别人,毕竟新人上位很困难,如果有人总占住前面的位子,新人也会很难做,你说呢?”

  她在讽刺季晚,也顺带发泄对乔以安回归的不满,以及,不安。

  季晚挑眉,微微愣了愣,把皮球踢回给叶惜,“或许,苏黎也是这么想?”

  一句话,瞬间令叶惜变了脸色。

  这次,办公室终于安静下来,没了咄咄逼人的叶惜,季晚抬手按了按眉心,余光扫过桌上那杯早已经凉了的咖啡,端起来喝了一小口想提提神,却被冷咖啡的味道弄得胃不舒服。

  早晨的阳光很好,透过窗户漏进来,温热,却又有几分刺眼,季晚微微眯起眼,看向不远处。

  乔以安、霍沉,临港城,恐怕要越来越热闹了。

继续阅读:第七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产名媛约不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