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荔枝君2017-11-19 22:132,221

  临近午饭时间,季晚约了人,刚准备出门,谁知办公室的门率先被人从外推开。

  是郁东尧进来了。

  “有事么?我约了人。”季晚看着不远处的男人,眉心微蹙。

  郁东尧不急不缓走近,最后在沙发上坐下,没开口,却已经表明态度。

  “晚点再约。”发送完信息,季晚放下手机,抱着手臂靠在办公桌旁,精致漂亮的脸上没什么表情,淡淡看着郁东尧,等着他的下文。

  “你在挖沈怡舟。”语气没丝毫疑问,显然,郁东尧对她的近况很了解。

  多好笑,分明是夫妻,他常常夜不归宿,反而对她工作的事了如指掌。

  “沈怡舟很有天分,也有潜力,她的设计个人风格鲜明、很特别,”谈到工作,季晚神色稍稍缓和,“怎么,你不赞成我挖她?”

  “霍沉是沈怡舟小叔,你既然想挖沈怡舟,别给霍沉找不痛快。”

  “霍沉?”季晚挑眉,微微讶异,她和霍沉颇有渊源,却从来不知道,霍沉和沈怡舟竟然有关联。

  “沈怡舟随她母亲姓。”郁东尧抬眸看她,尾音低哑撩人,神色却淡漠平静,给季晚提示。

  沈怡舟随母姓,所以难怪,她从未听过沈怡舟有霍家的背景。

  季晚很快反应过来,对上郁东尧的视线,人始终站在原地,和他保持距离,“霍沉以为是我藏了以安?”

  刚刚季晚告诉叶惜,乔以安就快回来,却没告诉对方,她和乔以安的关系。

  实际上,她和乔以安很亲近,亲近到三年前乔以安销声匿迹时,霍沉几次对她试压,认定是季晚藏了乔以安。

  所以如果这一次,霍沉认为季晚隐瞒乔以安的行踪,自然不会让她痛快。

  “霍沉自己留不住人,就认定是我的问题?他怎么不想想,自己对以安做过什么?”季晚回想起三年前,乔以安和霍沉的过往,不禁好笑,眼神温度却更冷,“霍沉找过你是不是?”

  “以安不在我这里,霍沉找错人了。”说完,季晚转过身去拿手袋,显然是打算离开的架势。

  “对了……”她稍稍一顿,似乎又想起什么,“下个月中旬我要出国,那个慈善晚宴,我可能去不了。”

  不远处,郁东尧不急不缓起身,微微点头,毫无意外,也没多说什么。

  季晚看着男人英俊淡漠的脸,忽然轻笑一声,觉得自己刚刚仿佛多此一举,“你是不是早打算带苏黎去?”

  其实她根本没必要提起这件事,看郁东尧的态度,其实应该早就决定带苏黎去那个晚宴,她这时候提起来,反而自讨没趣。

  “你不是不喜欢这种场合?”郁东尧缓缓走向她。

  好像他选择带苏黎去慈善晚宴,仅仅是因为季晚不喜欢抛头露面,简直体贴入微——毕竟四年前,季家破产、季晚父亲的金融骗局败露之后,临港市无数人受牵连,季晚一夜沦为落坡名媛,被人辱骂威胁,甚至险些被绑架,之后整整三年时间,季晚行事都十分低调,很少出现在公众场合,直到今年,她才再度出现在公众视线范围内。

  “也对,”季晚点点头,唇角浅浅弧度,“我是不是该谢谢你善解人意?”

  “其实你这么喜欢苏黎,我倒是不介意让位。”她又补上一句,白皙漂亮的脸庞,笑意不减。

  女人一张精致脸孔抬起,五官立体带着隐隐的混血感,唇角浅淡笑意,明艳动人。

  “晚晚,”郁东尧已经走近她,男性修长挺拔身形,和她有悬殊的身高差距,下一秒,他抬手,将她耳畔碎发整理好,温热的指腹仍然停留在她侧脸,“明天是不是要去监狱看你爸?”

  一句话,瞬间让季晚脸上血色尽失。

  上一次,郁东尧提起她父亲,是因为她对郁东尧说,想要离婚;这一次,也没分别。

  好半晌,季晚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有一个坐牢的岳父,对于你而言,是不是很丢脸?我爸对你而言,唯一的意义,就是用来威胁我,是不是?”

  “这么看来,我爸对你也不是毫无价值?如果我没做到安分守己的郁太太,你就会在牢里让人好好招呼我爸?”

  季晚冷着脸,推开郁东尧的手,自己那双手,却无法抑制地颤抖。

  “晚晚,你想过没有,离开郁太太三个字,你父亲在牢里会怎么样?”郁东尧垂着眸,直直看着她,

  “你会怎么样?”

  其实无需郁东尧做任何事,如果季晚不是郁太太,她父亲不是郁东尧的岳父,她父亲或许在牢里,根本无法安稳活到现在。

  四年前的金融骗局,骗得临港城多少人倾家荡产,当初多少金融骗局的受害人威胁要杀了他们父女,甚至要将他们父女杀害之后分尸,季晚每天都会收到不计其数的威胁信息,甚至刀片、死去的猫狗。

  无论她去哪里,都没人愿意接受她,因为整个临港城,都是她父亲的受害者。

  在旁人眼中,季晚自然也成了帮凶,她这个风风光光的名媛,实则背后由多少人的血汗钱堆积而成?

  根本没人相信季晚一无所知,也没人相信季晚是无辜。

  那个时候,只有一个男人向她伸出手——郁东尧,他伸手解救她,也将她推向更深的悬崖。

  “我爸犯了错,他坐牢也是有期徒刑,”季晚压下胸口翻涌的情绪,维持平静面色,“我呢?”

  “嫁给我,对你来说像坐牢?”

  郁东尧微微蹙眉,俊美的脸上出现某种让季晚无法理解的情绪,不过转瞬即逝,反而突然提起一件毫不相干的事情,“上周末,你是不是回了老宅?”

  话题一转,让季晚有片刻的怔忪,然而等她反应过来,面色顿时僵住。

  她记得上周末回老宅时,郁东尧母亲又提到孩子的事情。

  “郁东尧,你是不是疯了?”季晚望着男人幽暗深沉的双眸,不可置信,郁东尧的意思,是想让她为他生一个孩子?

  “晚晚,你知道我们结婚四年,外面怎么说?”郁东尧俯身,男性气息扰乱季晚的思绪,“时间久了,总有人会误解,是我的问题。”

  所以,郁东尧想要一个孩子?她的孩子?

继续阅读:第八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产名媛约不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