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荔枝君2017-11-20 11:362,176

  入夜,季晚的车终于在路边停下,目的地却不是半山别墅的郁家。

  她轻车熟路,进了小区其中某个单元,在电梯间按下10层,两分钟后,褐色防盗门被人从内打开,眼前,露出熟悉的脸。

  一张令人惊艳的面孔,比三年前肤色稍微深了一些,却仍然显得白皙,毕竟,她当初被媒体誉为“白到会发光”,即便和外籍模特站在一起,肤色和五官轮廓,也丝毫不逊色。

  一米七六的身高,在模特中不算突出有优势,胜在气质独特。

  是乔以安。

  那个三年前,对外宣布无限期休息的乔以安。

  “不是说下个月回来?”季晚进了屋子,视线仍然停留在乔以安身上,后者穿着米色丝绸睡裙,露出修长双腿。

  睡裙领口敞着,精致漂亮的锁骨裸露在外,极细的颈链坠着一枚简单的戒指,季晚淡淡看了看,终于收回视线。

  “怎么提前回来了?”

  乔以安拨了拨及腰的长卷发,一头黑发,更衬得肤色白皙透亮,笑了笑,“在国外待得很无聊,干脆就回来了。”

  季晚走到小吧台附近,从酒柜里随手挑了一瓶,“你见过霍沉了?”

  “见他干什么,”摇摇头,乔以安不以为意,“你是第一个知道我回来的,连我爸妈都不知道。”

  乔以安父亲是名导演,母亲是大学教授,两人为人十分低调,当年并不赞成乔以安进这个圈子,可乔以安天生反骨,又是叛逆的年纪,父母越是不赞成,她越是坚持,到最后,也不知怎么了,竟然和霍沉纠缠在一起,签约EL公司,顺利出道、成名。

  她风光的那几年,绝不是今天叶惜能够企及的程度。

  乔以安台前张扬,私下却很低调,这一点,大约也继承了她父母的做派。因而她当年无缘无故宣布要无限期休息时,多少媒体想要挖掘内幕、甚至试图窥探她之后的私生活,结果都无功而返。

  “乔叔叔不知道你回来?”季晚抿了一口酒,打开味蕾,好笑又无奈,“这周乔叔叔刚问过我,有没有见过你,等过几天乔叔叔再问起,我是不是要替你撒谎?”

  乔以安也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再丢两个冰块进去,轻轻一晃,“其实……我还没想好,要不要留下来。”

  “9月米兰时装周,还有四个多月,有TG的秀,”季晚放下酒杯,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你考虑一下,要不要复出?”

  “以安,霍沉在找你。”她继续说,语调平缓,“你要是没打算留下,那条项链早该扔了。”

  乔以安脖子上的颈链平平无奇,可坠着的那枚戒指,属于霍沉。

  “其实EL不错啊,老东家,”乔以安点点头,淡淡说道,只是不知道这番话是说给季晚听,又或者,是在提醒自己,“我回去的话,霍沉没理由不捧我,好像我走了之后,EL这两年的新人有点遗憾,我肯回去应该能坐地起价?”

  刻意撇清她和霍沉的关系,其实谁都能看出来,她口是心非,根本没放下霍沉,否则,何必故意回避。

  季晚将乔以安矛盾微妙的态度看在眼里,“其实也不是啊,除了EL你还有很多选择,你真想复出,很多人抢着签你,EL未必是最好选择。”

  下一秒,乔以安一记白眼扫过来。

  季晚有些好笑,看着她走近,唇角弧度消散,“以安,你想清楚,如果留下无论是否复出,你跟霍沉都免不了继续纠缠下去,你放不下他,不如干脆再给自己一次机会?”

  乔以安撩了撩长卷发,在季晚身边坐下,明艳五官像是蒙上一层阴霾,神色淡淡落寞,“算了吧,你不知道我爸妈有多讨厌霍沉,霍家又看不起我,这么复杂的关系里,唯一只有我喜欢霍沉,怎么可能有好结果,还是趁早清醒一点,别浪费时间。”

  “其实我这次回来,真的没想那么多,只是在外面待得太无聊,想给自己找点事情做。”

  季晚看着乔以安,伸手摸了摸对方的头顶,无声安抚她。

  “我记得你以前养狗的时候,也是这个动作。”乔以安低着头,忽然说了一句。

  季晚被她逗笑,放下手,“不是啊,狗狗比你乖多了,没你这么难伺候。”

  “……”通常斗嘴的时候,乔以安从来没机会赢季晚,还在上学时,季晚就是学神级别,和她天差地别,每每败下阵来,她也只能乖乖认输。

  她唯一能碾压季晚的,就是她的身高,整整比季晚高了八公分,带给她最后一点心理安慰。

  “EL最近倒是真没什么令人印象深刻的新人,你走之后,叶惜顺势上位。”终于转回正题,季晚清楚乔以安的性子,在EL复出是迟早的事,不如提前让她了解EL如今的形势。

  “她早就想做一姐,可惜不够格。”眨眼间,乔以安眸光流转,隐隐显露出台上气场张扬的一面,言语间,丝毫没把叶惜放在眼里。

  换了别人说这句话,多少会令人不舒服,可乔以安不会,她够资格,说这话令人心服口服,毕竟就连叶惜自己,也十分忌惮乔以安,因为叶惜心知肚明,一旦乔以安复出,自己必定要沦为配角。

  上帝或许真有偏好,给了乔以安足够骄傲的资本。

  “叶惜没什么好忌惮,你留个心,防着她的小动作就好;至于苏黎,算是EL新人里最突出的一个,她的路子跟你当初有些相似。”季晚顿了顿,继续说,“苏黎,比叶惜更聪明。”

  分明是郁东尧新欢,分明在之前TG开秀,和叶惜争执时没必要退让,但是在那样的场合,苏黎懂得忍。

  能在风头最旺的时候,懂得忍耐低调,苏黎或许比叶惜更聪明、不易对付,只不过她现在还年轻,羽翼未丰而已。

  “苏黎?”乔以安微微一怔,似乎被这个名字,提醒了另一件事,“她不是郁东尧的……”

  “新宠上位?”她忽然扭头,对上季晚的视线,“我见过她,她不是长得很像你?郁东尧他……到底想干什么?”

继续阅读:第九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产名媛约不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