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荔枝君2017-11-21 15:072,183

  隔天早上,EL集团大厦。

  “小叔,奶奶晚上让你早点回去,别说我没给你小道消息,估计是又要给你……”沈怡舟脱下外套搭在手腕上,整个人懒懒地靠在沙发上,姿态散漫随意。

  “不过话说回来,你毕竟三十二了,奶奶有点危机也正常的哦?”

  对面,男人抬起头,棱角分明的脸庞上没什么表情,一张极其出众的皮相,几分成熟男人独有的魅力,即便毫无表情,仍然让人移不开眼睛。

  “我只比你大六岁。”霍沉瞥一眼沈怡舟,淡淡说道,很特别的中低音,微微有些沉冷。

  “那算是你占便宜啊,你明明只比我大六岁,我要叫你小叔,不甘心的人,应该是我才对吧?”沈怡舟眉眼含笑。

  论辈分,霍沉是她小叔,不过实际上,霍沉的确大她没几岁,她从小不亲近兄弟姐妹,反而格外粘这个小叔,日子久了,在霍沉面前,就养成了没大没小的习惯。

  “不过话说回来,小叔,你单身这么久了,奶奶可能怕你的取向有问题,你好歹给她吃一颗定心丸,不然她天天催你,你也受不了?”

  “你这次回来,原来是打算改行做婚介?”男人原本交叠在一起的修长十指松开,随手抽了一根烟,下一秒,眉心微蹙,又放在一边。

  “别人都说你单身久了脾气不好,果然没说错……”

  沈怡舟话音未落,被男人打断,“有人这么议论我?”

  霍沉看着她,薄唇微微勾着,眼眸却温温凉凉,没什么温度,沈怡舟被他这样看一眼,笑了笑话锋一转,“说正经事,我最近见了季晚,我觉得跟她还蛮合得来,而且一直都很喜欢她的风格,在考虑要不要签约TG,对了,你跟季晚是不是很熟悉?她这个人怎么样?”

  沈怡舟常年在国外生活,对于霍沉、乔以安、季晚几人之间的事情并不清楚,只当霍沉和季晚是因为工作往来而熟悉。

  “季晚?”霍沉那双眸蓦地暗下来,两个字,转瞬之间让他想到另一个女人——乔以安。

  他还记得三年前,乔以安离开前一晚,和他上了床。

  乔以安不是第一次设计他,但是那次,是乔以安最后一次主动,也是第一次成功,高潮的时候,乔以安哭得很厉害。

  霍沉那时候以为,乔以安是初次,被他弄疼,所以放缓动作、尽量温柔,直到那天半夜,他恍惚间听到女人在他耳边说了一句,“霍沉,其实你比我想象中,无趣多了。”

  是乔以安的声音。

  紧接着,有冰凉湿润的触感滴落他手背上,似乎,是谁在哭。

  等霍沉第二天醒来,得知乔以安连夜离开了临港城,还对外宣布无限期休息,之后,她就这样销声匿迹。

  “进TG就要屈居季晚之下,未必是你最好的选择。”短暂回忆结束,霍沉的声音比刚才更冷。

  沈怡舟愣了愣,原以为霍沉要说说季晚的为人,却没料到,霍沉直截了当告诉她,TG并不是好选择。

  “其实以我现在的资历,这个倒没什么,”沈怡舟抬手揉了揉太阳穴,刚回来这几天还不适应时差,晚上睡得并不大好,到了白天难免要没精神,“小叔,季晚是不是得罪过你?”

  “你好像,不大喜欢她?”

  “尤其是最近,最近这个月,你脾气好像很差,快把你身边助理什么的,都吓死了,”自言自语了半天,沈怡舟忽然想到了什么,来了兴致,从沙发上起身,“小叔,你跟乔以安……三年前不会来真的吧?”

  看着男人紧抿的薄唇,沈怡舟脑子里灵光一闪,最终在霍沉对面坐下,直直盯着他轮廓分明的脸,“最近家里没什么让你不痛快的,公司也是,想了想你应该没有心情不好的理由啊……”

  思来想去,沈怡舟唯一能想到的解释,就是最近的花边新闻——乔以安被人在机场拍到,她这三年都很低调,这次突然出现在公众视野,有媒体揣测,乔以安或许要复出。

  之后,甚至还有戏很多的媒体,开始为乔以安出谋划策,预言乔以安必定不会选择国外的经纪公司,最终一定花落EL,在老东家华丽回归。

  “小叔,你跟乔以安……”

  霍沉缓缓抬眸,看向沈怡舟,明明只是无声对视,却透露出几分压迫感,好半晌,菲薄的唇终于动了动,“知不知道好奇心太强的后果?”

  “会害死猫,呸……”沈怡舟撇了撇嘴,好奇心上来了,不依不饶,“又被你绕进去了,不过说真的,乔以安三年前走了,之后你身边就再也没有女人了,听人说后来EL有新人想攀上你,都被你踢出去了,小叔,你不会是在等乔以安吧,你这个年纪了,千万别学单纯小男生,这种套路一点都不适合你……”

  眼看着男人脸色越来越沉,沈怡舟识趣地打住,恰好这时候有电话进来,她接通,“季总监?”

  “我中午有空,好,待会儿见。”

  *

  沈怡舟原本就很欣赏季晚的风格,几次和对方接触下来,更觉得投缘,最终决定签约TG珠宝,也算顺理成章。

  “其实我前两年的设计,有受到你的风格影响,你的设计给我很多灵感,”沈怡舟顿了顿,继续说,“我很喜欢两个人的风格,一个是你,另外一个,是程蔓。”

  沈怡舟提到的程蔓,也是珠宝设计师,之前是国际知名珠宝品牌高端定制的设计顾问,主要接触政要、商界名流等上层人士,涉及的领域和季晚有所不同,但是同样个人风格突出。

  “程蔓?”季晚重复这两个字,白皙精致的脸上,表情淡然。

  “我回国之前,在一个晚宴上见过程蔓,她似乎也打算回国发展。”沈怡舟最后几个字落下,季晚的脸色,微微僵住。

  原来程蔓,也要回来了。

  那个当年为了事业发展,毅然决然离开郁东尧的女人。

  季晚转眼间想到了什么,难怪从去年下半年开始,TG的业务似乎在向高端定制倾斜,大概,是郁东尧的授意——为了程蔓。

继续阅读:第十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产名媛约不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