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荔枝君2017-11-22 11:352,201

  下午两点,和沈怡舟分开后,季晚没回TG大厦,而是直接去了南山墓园。

  四月初,空气里微微有凉意,今天风又格外大,季晚在墓前站得久了,隐隐开始头痛,大概是刚刚迎风被吹了一会儿。

  她纤瘦身形,在墓前伫立良久,视线由上到下,始终没离开墓碑。

  郁廷深,那个四年前,事故中为她而死的男人——郁东尧的弟弟。

  “我最近总是会有错觉……”季晚深吸一口气,声音发哑,“好像,你回来了。”

  蓦然间,她想到了陆绍安。

  想到他,低头浅笑的样子;想到他说,季晚,你不是只有一条路可以走;想到他说,季晚,别竖这么一身刺,不像你。

  “陆绍安总是会让我想到你,”说着,季晚摇摇头,大约连自己也觉得荒唐,“如果四年前……”

  还没说出口,季晚就停住。

  如果四年前,没有她父亲那场金融骗局;如果四年前,没有那场事故;如果四年前,郁廷深没有为她而死。

  可是,怎么会有如果?

  墓园又刮起了风,季晚穿得单薄,最后看一眼郁廷深的墓碑,准备离开,不远处,忽然有熟悉身影,吸引了季晚的注意力。

  似乎是……陆绍安?

  居然会这么巧,好在陆绍安离得远,应该没听见她刚刚的话。

  上一次,季晚和陆绍安不欢而散,如果被陆绍安听见她说了什么,难免要引起误解,节外生枝。

  天边飘起细雨,绵密的雨丝落在季晚侧脸,触感很凉,像此时的南山墓园。

  季晚刚刚走到墓园门口,手机响了,她眉心一跳接通,“是季小姐吗?”

  “……”

  通话结束,她握住电话的右手无力垂下,手中唯一可以紧紧抓住的,只有冰冷无生命的手机。

  她父亲季仁峰在监狱重伤,颅内出血,现在正在医院治疗。

  “如果你不是郁太太,你认为,你父亲在牢里,还会不会像现在这么安稳?”

  “晚晚,嗯?”

  突然间,季晚回想起那一晚,半山别墅里,郁东尧对她说过的话,所以,他这是在警告她?!

  警告她要做好安分守己的郁太太,别再挑战他的底线?

  季晚意识恍惚间,已经开车到了医院,而她父亲,仍然在手术室,没有出来。

  天色由明转暗,直到彻底黑下来,季仁峰终于被人从手术室推出来,人却仍然在昏迷中。

  病房里,季晚看着还未清醒的父亲,余光瞥见他被铐住的手,纤瘦肩膀微微颤抖,幅度并不大,却迟迟无法平静。

  “你上次不是答应过我,要好好保重身体……”季晚别开脸,不再去看季仁峰,人并没离开病房。

  两个小时候,季晚开车回了半山别墅。

  意外的是,郁东尧竟然在家,他很少在家,尤其是这个时间段,通常他不是在应酬,就是在郁家老宅,又或者干脆去了哪个温柔乡。

  季晚扔下手袋,静静走向客厅里的男人。

  郁东尧面前的茶几上,那杯茶已经凉了,他似乎回来的时间不短,而且一直在客厅——他在等她。

  “是你做的?”季晚垂眸,目光直直落在男人俊美淡漠的脸上,精致漂亮的脸孔冷得没温度,“郁东尧,你有心理问题就去看病,实在不开心可以冲我来,不要动我爸!”

  “你是不是疯了?你让人在监狱把我爸打得脑出血?!”

  “你知不知道,我爸做了四个小时手术,到现在还躺在医院没醒!”

  季晚压抑已久的情绪,这一刻,通通宣泄而出,垂在身侧的双手轻颤着,胸口愤怒、不安和恐惧交杂,一时之间,竟然分不清哪种情绪占了上风。

  在医院等待的四个小时,她有多害怕,害怕到医生从手术室出来时,双腿一软,险些摔在地上。

  她多害怕,等来的是个坏消息,如同十年前,她在等母亲的手术结果时一样。

  无论父亲做过什么,他毕竟是她父亲,也是她如今唯一的亲人。

  然而对郁东尧而言,季仁峰仿佛她的七寸,只要握住了季仁峰,就等于将季晚的七寸牢牢掐住,让她毫无抵抗能力。

  “晚晚,你认定是我做的?”客厅里,沉默半晌的男人终于抬起头,深邃浓黑的双眸对上季晚的视线,语调淡漠,“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在警告我,安分守己。”

  郁东尧薄唇轻轻勾起,似乎在笑,眼里却看不出丝毫笑意,“我也是刚刚知道监狱出了事……”

  他还没说完,就被季晚打断,“你的意思是,不是你做的?”

  她父亲在监狱快四年时间,虽然当初他的金融骗局牵连全临港市,数不清有多少人恨他入骨,可是因为郁东尧的关系,没人敢动他,这几年,也算是过得安稳。

  偏偏今天,她父亲在医院重伤,怎么可能这么突然?

  “如果不是你,有谁敢在监狱里动我爸?”

  下一秒,男人忽然起身,修长挺拔身形不急不缓走近季晚,最后在她面前停下,“跟我无关。”

  “晚晚,”郁东尧修长食指抬起季晚的下巴,拇指指腹轻轻抚过她白皙漂亮的侧脸,他就这样垂眸看着她,眼神专注,如果不是处于这样的场合,简直令人怦然心跳。

  “不要说跟我无关,即便是我做的,又怎么样?”

  “兴师问罪之前,是不是该想想,自己的处境?”郁东尧俯身,低沉冷漠的声线,贴着季晚的耳畔响起,温热的男性气息在她身旁,久久不散。

  他话音落下,季晚整个人僵在那里,冷艳五官带着十足的混血感,美丽却又僵硬。

  很久之后,她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却没之前悦耳,哽咽中略微发哑,“郁东尧,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晚晚,你的记忆力,似乎没这么差。”

  他淡淡一句,让季晚脸色顿时更加难看。

  郁东尧想要什么?想要她的孩子?

  “你应该很清楚,我原本要嫁给你弟弟,”此时此刻,季晚情绪已经平复,眼神再没有丝毫温度,“还有,程蔓要回来了,你留下我有意义?”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产名媛约不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