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荔枝君2017-11-23 14:142,370

  季晚的话,终于成功让郁东尧变了脸色。

  男人抬手,摘下平光眼镜,微微眯起眼眸,望着季晚的脸。

  无声对视中,季晚看见郁东尧的脸色越发难看,大约是因为她刚刚提到了程蔓,又或者,还有郁庭深。

  早在五年前,她曾经无意间,听过父亲季仁峰对郁东尧的评价——季仁峰说过,郁东尧是个把狼子野心写在脸上的人。

  狼子野心、前途无量,因为,他够狠。

  其实当初季晚和郁庭深的事故,还有另一种说法。有传闻,那场事故并不是意外,当年郁东尧为了除掉弟弟郁庭深,亲手制造了事故,从此之后,名门之后郁家长孙郁东尧,就成了郁家唯一的继承人。

  不过很快,传言平息,之后临港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转移到季仁峰的金融骗局上,那场事故就这样被人遗忘。

  多讽刺,跟生死比起来,金钱的吸引力似乎更大,可惜,这就是现实。

  对于季晚而言,也有她不得不妥协的现实。

  整整一天,经历过恐惧、不安、愤怒之后,季晚此时头痛欲裂,面对这样的郁东尧,理智也失控,“郁东尧,是不是留下一个孩子,你就会放过我和我爸?”

  她精致冷艳的脸庞抬起,五官却异常僵硬,下一秒,脱去外衣扔在沙发上,只剩一件低领衬衫,材质单薄。

  黑色衬衫领口偏低,胸前曲线起伏,美好诱人,季晚颤抖着,伸手去解扣子。

  郁东尧目光落在她领口处,墨色的眸子沉了沉,似乎有欲望被勾起,面色却没有丝毫缓和。

  男人一言不发,悬殊的身高差距,让他轻而易举,垂眸就能将季晚的动作、她胸前的风光,尽收眼底。

  季晚解到第三粒扣子时,右手已经僵硬不受控制,而郁东尧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出来卖身的女人。

  他没有丝毫反应,英俊的脸上表情很淡,似乎在等着看季晚的底线,看她究竟可以做到哪一步。

  最后关头,郁东尧终于止住季晚的动作,眼底冷得几乎没温度,“晚晚,我不喜欢僵硬无趣的女人。”

  她最后的骄傲,被郁东尧彻底击溃。

  季晚站在原地,纤瘦身躯无可抑制地颤抖,她在极力忍耐。

  空旷寂静的别墅,空气似乎也在这一刻凝滞,好半晌,季晚抬眸看向郁东尧,只看见男人轮廓线深邃的侧脸淡漠依旧,“那要让你失望了。”

  说完,她转身上了楼,纤瘦背影仍然僵硬着。

  *

  乔以安回临港城,转眼已经过了快半个月时间。

  关于她是否要复出的猜测,媒体乐此不疲,甚至在乔以安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还有戏很足的媒体,提前为她定好了下家。

  而且不止一家,还说得绘声绘色,简直令乔以安分身乏术。

  “这些媒体最近真够无聊的,还拿乔以安当超模捧?以为还是三年前么?”电梯间里,中长发的女人关掉刚刚点开的新闻链接,扭头去看身旁的叶惜,言语里带了几分讨好的意思,“就算她乔以安真的要回来,也要看看如今,EL还有没有她的位置。”

  “简薇薇,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叶惜原本就有178公分的身高,脚下还踩了高跟鞋,身形修长气场凌厉,神色有几分烦躁,似乎正因为什么而烦心。

  讨好未遂反而被叶惜一句话噎住的简薇薇表情僵住,面子有些挂不住,好在现在电梯间只有她们两个人,不至于被别人看见,丢了面子。

  叶惜踩了五公分的细跟高跟鞋,从电梯走出,她步速很快,并不在意“小跟班”简薇薇能否跟上自己。

  转角处,叶惜一个不慎,差点和迎面而来的人撞上,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身旁的简薇薇脱口而出,“乔……”

  对面的女人一头长卷发及腰,穿着很随意,白T、牛仔裤,再加黄黑相间的针织外套,即便是这样简单随意的穿着,仍然明艳动人。

  是乔以安。

  被誉为殿堂级时尚杂志的VG曾经评价过乔以安,说她这张脸、她的气场,生来就是属于T台,如果没出道做模特,绝对是时尚界的损失。

  一张令人惊艳的高级脸,还有叶惜始终模仿不来的慵懒冷艳气场,是专属乔以安的独特标签。

  年少成名,受过无数赞誉,乔以安却偏偏选择在最风光的时候离开,然而对于叶惜而言,她并不在意乔以安为什么离开,只关心对方为什么还要回来?!

  早起得知的消息,已经让叶惜一肚子火气,此时意外撞上乔以安,情绪终于有了宣泄口,“好久不见了。”

  余光扫过乔以安来时的路,叶惜心知肚明,乔以安一定是刚刚从霍沉那里离开。

  “早。”拨了拨耳旁的碎发,乔以安淡淡看一眼对面的叶惜,和她身旁的简薇薇,打了招呼。

  乔以安那副慵懒随意的气质,仿佛与生俱来,当年也正是她这样独特的气质,吸引了无数关注,然而此时此刻,她随意的态度,却让叶惜心中火气更旺。

  “你这是……学成归来?”叶惜目光很凉,上下打量乔以安,“也对,你出道早,去国外读书充充电应该的。”

  看似是熟悉老友态度,实则在讽刺乔以安。

  人人都知道,乔以安年少成名,大红大紫自然行程繁忙,之前还有新闻,说乔以安是个学渣,成绩平平,高考还出过代考的传闻,风言风语不断。

  人红自然是非多,早几年,乔以安在圈内也算是备受争议,加上她那个时候年纪小,不懂得收敛锋芒容易得罪人,背后没少被抹黑,直到后来,她才懂得低调处事、尽可能避开麻烦。

  “是啊,其实在国外读读书挺好的,要不要给你介绍?”乔以安不动声色,把球踢回去。

  闻言,叶惜变了脸色,不过很快恢复如常,笑了笑,“我没你这么好运气,能安安稳稳读书,你明白的,拼事业很讲时机的,有时候错过了就再也没机会。”

  “也不是啊,背后有人的话,也不用靠自己拼,当然做什么都行咯……”被无视已久的简薇薇忽然出声,意有所指。

  她音量并不大,却清晰入耳,刚好能让乔以安听见。

  下一刻,乔以安微微垂下眸,目光淡淡扫过她,眉心挑起,“你是?”

  “简薇薇。”简薇薇稍稍向后退一步,回答道。

  她出道还不够三年,乔以安不认识她很平常。

  “教养是个好东西,不够红的话,正好有时间先学做人。”乔以安唇角一勾,视线掠过她,转向看好戏的叶惜,笑容明媚,“是不是?”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产名媛约不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