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大老板的召见
沉安CA2018-01-31 16:472,592

  走出明华楼,九月末的风依旧热度不减,拂面扑来。

  云蕾扬手扇了扇,想赶走一点脸上的热气,走到附近的一家小卖铺买了一瓶半冰的水,往脸颊上一贴,温度瞬间降了下来。

  “好舒服。”

  可惜没一会水就被手心和脸上的温度捂热了,她拧开瓶盖,往嘴巴里灌水,还不忘欣赏正值青春的天之骄子们。

  真好啊,能在这么一流的学府上学,如果当年自己能撒泼打滚与老爸抗争,拒绝去武校学习,会不会变得不一样呢?

  握着矿泉水瓶的手停在了半空,她脑子空了几秒之后,不禁叹息了一声。人一定要有自知之明,就算不学武,凭她的智商,再怎么努力学习,高考成绩依然连A大的门槛都摸不到吧。

  就在她捧着半空的矿泉水瓶自怨自艾时,有点熟悉的男人声音传了过来。

  “舍……”只吐了一个字,声音便止住了。

  她好奇地转过头,正对上顾非的错愕的脸,下意识地喊了声:“顾老师。”

  “果然是你啊,云小姐。”他居然换了称呼。

  面对这个陌生的称呼,云蕾有些不习惯,挤出一丝尴尬的笑意摆了摆手:“不要叫我云小姐啦,听上去怪怪的,你刚才不是想叫我舍管吗?”

  顾非挠了一下后脑勺:“有点改不过来,不过现在你已经下班了,已经不是工作时间了。”

  “顾老师这么温柔啊,你叫我云蕾就好了。”难道是想照顾自己的面子?

  顾非点了点头,两人并肩走了一段路,他才开口问:“你到明华楼做什么?”

  云蕾给他展示了一下自己包包里的书,意味深长地笑了一声。

  顾非一看到书的封面,立马就明白了:“来听姜行的课啊。”

  “是的,没被姜老师赶出教室真是庆幸。”她拍了拍胸脯,深吸了一口气,脑海里又回忆起了刚上课时尴尬的场景,脸不禁又红了一些。

  “你对历史课很感兴趣啊,说实话《中国史学史》还真是挺无聊的。”顾非摸了下鼻梁,脸上的笑容淡淡的。

  云蕾真想点头表示赞同,但是顾非和姜行不仅是同系的老师、关系还不错,如果自己说了他的坏话,再这么一传,传到姜行耳朵里不就前功尽弃了吗?

  她违心地摇摇头,挤出一抹虚伪的笑容:“没有啊,我觉得很有趣,教室里也没有人开小差哦。”

  “也是,光是看看姜老师的脸已经足够有意思了。”顾非半开玩笑似地说着,还特地竖起了食指挡住了嘴唇,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跟姜行保密,他最讨厌别人质疑他上课的能力。”

  “顾老师也很受学生欢迎啊。”刚刚就有好几个学生特地过来跟他打招呼了,一点也不畏惧他。

  “还好吧,去年评比教师之星的时候,我也排名前十呢。”

  “第一是谁?”

  “姜行。”他咬牙切齿地念出这个名字,“我们是宿敌。”

  “他没有承认吧。”

  顾非继续不甘心地点头。

  两人分道扬镳之后,云蕾走出了学校,靠在公交车站台的广告牌上,单手按着虚拟键盘编辑消息,依旧是例行公事地给杜宇报告情况。

  杜宇很快就回复了过来:“待会来茶楼,我把地址发给你,大老板要见你。”

  大老板居然要召见她?难道自己消极怠工的样子被他发现了,还是又要给她布置什么高难度的任务?

  她心惊肉跳,无奈地发送了一个字——“好”,拿了人家那么高的薪水,底气当然不足。

  就在她垂头丧气的时候,耳边的声音越来越嘈杂,等抬起头时,她才发现到身边已经簇拥着不少等车的学生了,大家都带着行李,俨然是回家的模样。

  脑回路慢了半个的地球的她,这才想起来,马上就是国庆节了,这群学生怕是耐不住思乡心切准备逃课回家吧。

  真好啊,可以回家,有七天假期呢。在人群里感受着节日即将到来的气氛,她的心也有些飞远了,但很快她就意识到自己现在的情况有些微妙,她……她还能有假期吗?

  看着公交车缓缓驶来,她挤出了人群。学生无忧无虑地世界已经离自己远去,她只是个可怜兮兮的打工族,还没好好享受几年青春,就已经变成现在这样了。

  云蕾低下头,看了下自己土不拉几的衣服、裤子,用手机照了下自己的发型,忍住抬起头仰望青空,伸手想去抓些什么。

  “我的青春小鸟一去不回来。”不知是谁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与她的心声无比契合。

  看样子是挤不上公交车了,她在打车软件上叫了一辆出租车,按照杜宇给的地址飞奔而去,看着计费器上跳出的数字,不禁有些小小的肉疼。

  这座名为沁芳楼的茶楼远离闹市区,显得十分安逸,装修古色古香,一踏进大门,淡淡的茶香混杂着木头的气息萦绕在鼻尖,她本就极喜爱古风的东西,此时真有种穿越时空的感觉。

  穿着传统汉服的店员就上来招呼她:“是云小姐吗?老板已经在茶室了,请跟我来。”说着,将她引到了顶楼的包厢。

  推门而入,略带沧桑的古琴声传来,抚琴是个年轻的女子。

  姜麒挥挥手:“你们都出去吧。”

  泡茶的、抚琴的都下去了,屋子里只剩下了云蕾、杜宇和他。

  门一合上,姜麒就抬起了眼皮,目光不冷不热地投向她,实在让人捉摸不透是喜是怒。

  云蕾也有些慌了,挺直了背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过了会,他的表情总算有了些松动,垂下眉眼,捏起白玉一般的茶杯,对她说道:“过来坐。”他另一只手指了指对面的空位。

  她心里直打鼓,难道他是想把她找来挑刺的?可是看样子,他好像没有生气,虽然更谈不上高兴啦。

  “他……他过得好吗?”

  令她意外的是,姜麒的声音柔软了下来,总算有一丝父亲的样子了。他的脊背微微弯曲,头发也有了白丝,额头、眼角的皱纹更深了,原来在别人面前表现出强者姿态的姜氏集团的大老板也会有这种时刻啊,既憔悴又落寞。

  云蕾想起初次见面的时候,在办公室外偷听到了他与姜行的争吵,说实话,如果那是真的话,她一点都不同情他,不过为了工作嘛,她还是要竭力为老板服务的。

  她抬起眉眼,点了点头:“姜老师过得很好,生活规律,在学校里非常受学生欢迎,就连其他舍管阿姨都对他赞不绝口。他上课的时候,非常有精神,还会笑呢。”

  她长长地说了一段,却没得到回应,不由怀疑是不是自己说错了什么,却见他手指摩挲着茶杯,眉头皱得更紧了。

  “他会笑了啊?”

  “偶尔吧。”面瘫脸的时间更多来着。

  “下次拍给我看看吧。”

  她点点头,突然想起什么,赶紧掏出手机,把猫猫给她发的偷拍照给他看。

  姜麒看得满怀安慰,足足盯着看了十几分钟,才抬起头,伸出手臂,拍了拍她的肩膀。

  “干得好,本来以为你只会写‘今天一切正常’,看来还是有点用处的。”说着,他把手机交给杜宇,“把照片发送到我邮箱。”

继续阅读:第19章 老板要求真不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教授,您的保镖已就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