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我可能不是亲生的
芒果酱2019-10-12 02:122,263

  第二天早上司沁是被热醒的。

  她皱着眉头转过身,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睡在了靳乐的怀里。

  悄悄的挪动身体,她想无声无息的从靳乐的怀中出来。

  可她却没发现自己身后已经没有了位置。

  砰!

  巨大的响声让靳乐一惊。

  他迷蒙的睁开眼睛,发现旁边已经没有了人,身上的被子也不知所踪。

  再一看,被子竟然掉落在了地上。

  他伸手想去捡,那团被子却忽然拱了两下。

  从里面探出一个头来。

  “司沁?你为什么到地上去了?”他记得昨天晚上自己明明是将她抱在怀里的。

  司沁总不能说她是逃跑时摔下来的吧?

  “几点了?”她十分生硬的扯开话题。

  靳乐瞟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闹钟:“八点半。”

  “八点半!迟到了!”司沁大惊失色的跳了起来。

  “今天周末,不用上班。”靳乐悠哉悠哉的看着她。

  司沁摇了摇头:“不用上班更惨!因为今天我们要回家。”

  她满脸都写着一句话:都是你的锅。

  靳乐的脸也沉了下来。

  半个小时后,林助理带着司机敲响了他们家的门。

  “我已经为你们定好了十点飞往A市的飞机,现在去机场应该还来得及。”林峰快速的说道。

  靳乐接过他手中的机票:“我让你带的东西都带齐了吧?”

  林峰点点头:“全部都按照您的吩咐放在行李箱里了。”

  “没有别的事了。”靳乐看了一眼林峰,正准备让他下班。

  却听到身旁的司沁感激的说了声:“谢谢林助理。”

  想起某段黑历史的靳乐沉下脸:“我想起和LC集团的合同还没有处理,你去公司处理下。”

  说完就带着司沁上了车。

  站在原地愣了一会,林峰才反应过来:LC集团的合同不是半个月之后才要吗?

  “你表妹的婚礼是在明天?”靳乐想起当时司母是让司沁回去参加表妹的婚礼。

  司沁有气无力的点点头。

  光是想象这两天可能会发生的场景,她就觉得人生了无希望。

  “你看上去一点也不高兴。”靳乐肯定的说。

  司沁白了他一眼:“那是你没见过…”

  想起他已经趁机去拜访过自己的妈妈并且从她手中骗到了户口本,司沁改了口:“那是你没见过真实的我妈。”

  靳乐想起上次和司母见面时的场景,他不可置否。

  说不定他见过的才是真实的司母。

  到达A市,林峰早就帮靳乐准备好了一辆车,将东西都放进后备箱,靳乐和司沁这才出发。

  原本以为他会需要自己指路,结果司沁发现靳乐记路比自己还准。

  “你该不会偷偷把地图背了好几遍吧?”司沁怀疑的看了一眼靳乐。

  靳乐睨了她一眼,讽刺的笑笑:“你以为我是你?”

  司沁呵呵一声:“也是,能骗到户口本的人这点本事还是有的。”

  靳乐没有再理会她。

  将车停在司沁家楼下,靳乐打开林峰准备的那个行李箱,将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

  司沁惊讶的发现他准备的竟然都是司母喜欢的东西。

  化妆品,首饰,衣服应有尽有。

  她愠怒的看着靳乐:“你调查我妈?”

  调查她就算了,怎么能调查她的家人!

  靳乐用一种奇异的眼神看着司沁:“我上次聊天的时候套出来的。”

  司沁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她忽然觉得她妈只被骗走了一本户口本算是幸运的了。

  到了司沁家门口,靳乐轻轻敲了敲门。

  司母打开门,看到靳乐便笑了:“小靳来了?快进来坐。”

  说着就热情的将靳乐迎了进去。

  被遗忘在门口的司沁:……

  “我还在想你们什么时候能到家呢,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司母笑呵呵的看着靳乐。

  “本来应该早点回来的。”靳乐有礼的回答。

  司母赶紧摆摆手:“你们年轻人要奋斗事业,忙一点是正常的。”

  靳乐的神情忽然严肃了起来:“有件事我要向伯母道歉。”

  司母一愣:“怎么了?”

  “原本约好下周再去扯证,因为我有些等不及了,就先和司沁扯好了。”靳乐满是歉意的将户口本和结婚证拿了出来。

  司沁诧异的看着他,这些东西靳乐是什么时候准备的?

  司母也有些惊讶,不过自己将户口本给靳乐就已经认可了他,早点晚点也没什么关系。

  “那你们什么时候办婚礼呢?”司母默认了扯证的事,又问道。

  司沁一愣,这件事他们根本就没讨论过,毕竟他们的情况有些特殊。

  她刚想说话,就被靳乐打断:“婚礼正在筹备中,我们打算在司沁生日那天办。”

  此话一出,司沁惊呆了,司母却满意的笑了。

  “生日办也不错,以后可以一起庆祝。”司母对靳乐是越看越顺眼。

  转头看向司沁:“你这丫头,这么大的事也不告诉我!如果不是小靳,我得什么时候才知道?”

  刚刚才知道的司沁:……

  “行了,你们先坐会,我去给你们做饭。”司母高兴的进了厨房。

  司沁一把拉过靳乐,低声质问:“我们什么时候决定婚礼时间了?”

  靳乐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刚刚。”

  司沁瞪大眼睛,明明还没有的事他刚才居然说的那么一本正经!

  “我就是想起如果在你生日那天办的话,每年我都可以省一份礼物钱,一辈子应该也有不少。”

  靳乐在司沁耳边轻轻说。

  司沁瞪了他一眼,心里却被靳乐说的那句一辈子狠狠烫了一下。

  耳尖悄悄泛红,嘴上却没停:“幸好我的生日是在年底,不然看你怎么圆。”

  如果她的生日是下个月,靳乐就完蛋了。

  靳乐无所谓的摇头:“还有感恩节,圣诞节,明年的情人节。这些不都是很好的日子吗?”

  司沁无语的看着靳乐:“你为什么不说清明节呢?我们可以连你的忌日一起庆祝。”

  靳乐看着司沁气鼓鼓的样子,不由得笑了出来。

  清明节?

  生当同衾,死当同穴。

  貌似也是一个不错的日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闪婚诱爱:靳少宠妻无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闪婚诱爱:靳少宠妻无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