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反物质炸弹
僧不戒2017-11-29 22:113,091

  陈邻听了李郁的话,矍然而起,四下看去,除了一望无尽的红色,什么也没有。惊恐的问道:“这又是什么地方?”

  “你不用担心……”李郁说道,“你可以把这里看做是一个房子,一个无边无际的房子。”

  “房子?”

  “没错,这里就是七镜寺了……你一定感到难以理解,简单来说,刚才船长拿的那枚球实际上是有限的空白空间经过初级压缩而形成的,你可以将无限大的无形物质实体化。那枚石头,就是反物质炸弹,通过它将初级压缩的空间球进行进一步的深度压缩,进而创造出这个独特的空间,当然了,这个空间是在很早之前就已经创造好的,刚才的反物质炸弹当量很小,只不过是打开入口而已……”李郁耐心的解释着。

  陈邻惊讶道:“反物质?这种东西真的存在?”

  李郁道:“当然是真的,有正必有反嘛!其实,关于反物质的猜想早就已经有了,但可惜的是,我们生活在一个正物质的空间里,根本不可能接触到反物质,所以即便是再合理的猜想,也无法得不到验证……”

  “那那个什么‘反物质炸弹’是怎么回事?”陈邻问道。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先问你,什么武器最有杀伤力?”李郁笑道。

  陈邻从未见过李郁这样甜美的笑容,霎时间骨酥筋麻,隔了半晌才回过神来,呆呆的答道:“那……那当然是核武器了。”

  “正是这样,从物质层面上说,核武器仍属于‘正物质’的范畴,它爆炸的时候会产生向外的冲击波,进而引发恐怖的破坏力。同样的道理,反物质炸弹在爆炸的时候也会产生冲击波,只不过……”

  “只不过是向内的冲击波!”陈邻抢着说道。

  “嗯,就是这样,你想象一下,一股巨大的向内的冲击波,将爆炸中心点的狭窄空间瞬间进行挤压,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李郁语气也变得激动起来。

  陈邻若有所思:“这就是你之前所说的,通过压缩空间,然后进入另一个空间?所谓的‘镜子’?”

  “没错!物极必反,无限小往往就是无限大,当空间被压缩到极点的时候,某个外空间的通道就会被打开,这,就是七镜寺存在的目的了。”李郁说道。

  陈邻还想再问什么,但还没来得及开口,忽然听到一阵类似瀑布流水的声音,紧接着,六个穿着白色衣服的中年男子从红墙中走出来。为首一个微胖的男子说道:“李郁,这些层面的东西晚些时候再跟他说吧,相信现在他也无法理解。”

  李郁恭敬的点点头,然后去搀扶陈邻。

  陈邻挣扎着身子站起来,只觉得浑身上下说不出的酸痛,突然间,眼前闪过一个画面:在一个诺大的房间里,乌黑的墙面上,锁着一个披头散发、带着诡异面具的女人,她周身一丝不挂,上面遍布伤痕,更为恐怖的是,伤痕的形状像极了植物的根须,浓密曲折。女人的旁边站着一个神色漠然的小男孩,手中拿着一根猩红色的羽毛,不知在做什么。陈邻认得,被锁的那个女人正是不久前参与绑架自己的“一瞳”。

  画面转瞬即逝,陈邻只觉天旋地转。

  “我想我们还是先认识一下,有了基本认识才能建立信任,才能成为同伴,对吧?”微胖男人抛出问题,却并不等陈邻回答,接着说道:“我们几个就是七镜寺的掌舵者,我是‘卡洛斯’。”顿了一下,指着旁边一个蓝眸红发的高个子男人说道:“他是肯•斯普里西。”指着一个蒙着双眼的秃顶男人说道:“他是帕•派尔特。”指着一个相貌儒雅的男人说道:“他是阿姆•比思申。”指着一个身材干瘦的老者说道:“他是欧布•尤瑟尔。”指着一个相貌娴美的金发女子说道:“这是斯塔•波拉恩。”说着走到陈邻面前,像检查货物那样在他身上反复打量,然后满意的点点头,接着说道:“我们几个管理着七镜寺,虽说一直没有纰漏,但也没有什么成就。幸运的是,如今,关于生物强化的研究已经取得了重大的突破,空间穿行也已经尝试过,尽管失败……但成功就是由无数次失败积累而成的,不是吗?对了,李郁可能已经跟你说过了,本来七镜寺的掌舵者有七个,除了我们几个,还有一个人,叫做冯•纳特卡尔,相信你已经见过了。”

  “没错,他和一个叫做‘一瞳’的女人绑架了我,还对我进行了实验。现在,那个叫‘一瞳’的女人正被关在一个大房间里,好像还受了很重的伤。”陈邻说道。

  “哦?”卡洛斯显出极为惊讶的表情,“你看到了?看来纳特卡尔对你的催化实验很成功啊,你的确已经达到‘雾破’的阶段,这么短的时间,真是不可思议。”

  “的确不可思议,那个什么纳特卡尔为了做研究,不知道已经杀了多少人,想必你们也一样吧?你们当真枉顾法律吗?”陈邻想到当日看到的那些冰棺,心情一下子沉重下来。

  肯•斯普里西大笑几声:“真是天真,你所谓的法律和良知只不过是现行空间里的人类为了互相制约而创造出来的无聊规则罢了,你看看我们所处的地方,早已跳脱出那个空间之外,这里既没有国家概念,也没有宗教概念,甚至连名字都只是代号,难道还需要遵守那里的规则?笑话!”

  “再者说……”卡洛斯接着说道,“你看到的那些牺牲者在生前早已将生命和信仰交给七镜寺,说得直白一些,他们的死亡是为了信仰,跟杀戮毫无关系,从另一方面来讲,正是因为这些牺牲者的献身,才换来了你这种能力者的生存。”

  陈邻一时也无法辩驳,突然心头一动,问卡洛斯等人:“我刚才说看到一瞳的时候,你们似乎并不怎么意外,难道她是被你们锁了起来?”

  斯普里西和卡洛斯对望一眼,轻轻一笑,算是默认。

  “这是为了惩罚?”陈邻接着问道。

  “算是,但也不全是……”卡洛斯意味深长的向李郁投过去一个眼神,“相信李郁已经跟你说过了,七镜寺存在的意义,就是探索世界之外的世界。世界创造了人类,人类却反过来用自己制定的规则来管理世界,这些规则的起点,说白了就是贪婪和欲望!随着所谓‘物质文明’的发展,世界的外表越来越光鲜,但内在却在逐步坏死。我们要做的,就是在世界崩塌之前找到新的栖身空间,支撑这样庞大的计划,用些非常手段也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这就是你们虐待那个女人的理由?”陈邻有些激动。

  卡洛斯轻轻摆一下手,笑道:“当然不是,我们虽然不怎么善良,可也不是什么恶人。相信李郁已经告诉过你,我们已经处死了纳特卡尔……”话到一半,他显出极惋惜的神情,叹了口气,“我们七个人各有自己擅长的研究方向,但就研究成果而言,纳特卡尔无疑是最优秀的掌舵者,他在先贤遗留的研究笔记中发现了‘纹’的秘密,然后进行了无数次的尝试,终于找到了生物强化的原理,这也给我们进一步探索‘镜’提供了前提。但可惜的是……在他的研究取得突破性进展之后,整个人竟然性情大变,甚至还策划要杀死我们六个人,无奈之下,我们只好把他处死。”

  陈邻心中恍然,但随即又想起自己被时的场景,暗思:“那个纳特卡尔看起来的确非常的狂热,但是他又为什么要杀死其他的掌舵者呢?杀死他们对他的研究又有什么益处?而且以一敌六,风险也太大了些。”

  卡洛斯继续说道:“虽然纳特卡尔背叛了七镜寺,但是他的研究成果却仍然属于七镜寺,一瞳作为他的左膀右臂,对他的研究思路和理论成果无不了然于胸。所以,为了拿到他的研究成果,我们只好对一瞳用刑……”

  陈邻对卡洛斯等人的行径颇为不齿,本来想要反驳,却被李郁的眼神堵了回去,只好转移话题:“那么,我对你们又有什么用?”

  卡洛斯拍拍陈邻的肩膀,笑道:“记住,以后不要轻易提出这样带有主观判断的问题。你对我们的确有用,但从另一方面来说,是你更需要我们。”

  “真是无聊!”陈邻越来越感觉对方在故弄玄虚。

  “是吗?李郁,你还没有告诉他?”卡洛斯向李郁抛出一个犀利的眼神。

  陈邻疑惑的看向李郁,她尴尬的表情中,隐隐还有些惊慌失措的意味,赶忙问道:“李郁……这是怎么回事?”

  李郁摇摇头,轻声说道:“你现在命在旦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镜穿行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镜穿行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