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纹涡
僧不戒2017-12-04 22:472,427

  二十五分钟过去,船长说道:“还有五分钟,你们试着感受下自己的‘纹涡’。”

  隔了片刻,李郁边躲避球边说道:“之前感觉到的‘纹涡’像是流水,现在好像流速变快了。”

  陈邻感觉李郁的动作越来越快,自己睁大眼睛,也只勉强能够跟上自己她的影子,心里暗暗佩服:“单听李郁说话,语气平静的就跟平时聊天一样,丝毫没有疲累的感觉,但实际上她正在飞速的躲避球,刚才她还跟我一样吃力,现在已经闲庭信步,要不是亲眼所见,真是不敢相信!”正想着,右膝上突然被一枚小球击中,一股钻心刺痛袭来,他猛地回过神来,赶紧将注意力放到小球上。

  好不容易熬到三十分钟,船长收回小球,分别将两罐饮料扔给陈邻和李郁。李郁二话不说仰头一饮而尽,陈邻用鼻子嗅了一下,一股带着辛辣感觉的刺激性气味瞬间堵住了他的喉咙。陈邻猛咳几声,警觉地问道:“这是什么东西?”李郁嗔怒道:“这种高浓度的液体可以长时间维持身体机能,你只管放心喝。”陈邻犹豫片刻,屏住呼吸,猛地灌了下去,只一瞬间,便感觉神采奕奕。

  船长盯着陈邻和李郁看了片刻,问道:“感觉怎么样?”

  李郁道:“我能明显感觉到‘纹涡’的流动,但是‘纹’似乎没有太大的变化,不过身体似乎轻松了很多,现在已经感觉不到刚开始那种压迫感了。”

  船长点点头,道:“能在三十分钟内将自身的生物素质提升到适应这个空间的地步,算是不粗的成绩了,不过要想把‘纹’强化到下一个阶段,除了需要更多的时间,还需要一些契机,这种东西我教不了你,只有靠你自己去感受‘纹涡’的变化并将其转化成相应的能力。”

  陈邻急道:“可是我一点进展都没有!”

  船长笑道:“是吗?你现在的伤口还像刚才那么疼吗?”

  听船长这么说,陈邻突然意识到自己身上的疼痛的确不像一开始那么疼了,沉思片刻,说道:“记得刚开始的时候,每当被小球击中,都是钻心的疼,后来我发现自己根本不可能躲开所有的小球,如果与每个小球纠缠,随时都可能被打死,于是我干脆只躲避那些冲向头部和心脏部位的小球,忽视其它部位的打击,现在回想起来,一旦我把注意力放在脑袋和心脏上,其它部位的疼痛感似乎也变得不再强烈了……”

  船长说道:“岂止疼痛感降低,你看看身上的伤口。”

  陈邻向自己的胳膊看去,只见好几道伤口竟然已经结痂!就在几十分钟前,胳膊上还是一片血肉模糊,不禁惊呼道:“这是怎么回事?”

  船长并不回答,接着说道:“你现在闭上眼睛,仔细冥想一下刚才疼痛感减弱的过程。”

  陈邻一脸茫然,望了望李郁,见李郁向自己肯定的点了点头,犹豫片刻后,开始闭上眼睛冥想。从他进入七镜寺到现在,肉体上的痛苦和精神上的疲惫早已超出了正常人所能承受的范围,而且突然走进另外一个世界,接触那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思绪早已大乱,根本无暇细想。此刻静下心来,突然感觉自己仿佛置身海水中,晃荡荡,轻飘飘,明明没有任何依靠,却并不下沉,仿佛有一股奇异的力量在托着他的身体。

  陈邻心里似有所悟:“真是奇怪,以往我学习的时候总是胡思乱想,为了强迫自己静下心来,总要拿现实的压力反复提醒自己,如今明明心乱如麻,可一闭上眼,心神立刻就安定下来,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就是‘纹’的力量?”

  陈邻正在冥想,忽然听到船长说话:“其实你应该感谢纳特卡尔,他的催化药物非常厉害,虽然增加了痛苦,但在一定程度加速了生物素质的强化。我刚才已经说过,不同的‘纹’通过强化所展现出来的能力属性虽然不同,但整个强化过程对于身体的辅助强化效果却是相同的。比方说,我们要在不改变整体外观的情况下提高一座高塔的稳定性,最笨的方法是加固地基,但是这解决不了根本问题;最复杂的方法是逐步将整座高塔的部件替换成更坚固的材料,这个方法虽然艰难,却一劳永逸,当然,我们在替换的过程中可以将细节处的横梁和竖梁换成斜梁,因为三角形比矩形更加稳定。最后的结果就是,从表面上看,高塔的样子一点都没变,但实际上,它的本质和结构都已经变了。”

  陈邻睁开眼睛,恍然道:“也就是说,我的身体已经变得强壮了?”

  船长大喝道:“谁让你睁开眼睛的?闭上!你只管听我讲,不要开口!”

  陈邻偷瞄了李郁一眼,不耐烦的闭上眼睛。

  船长说道:“你的身体岂止变得强壮了,在人类的文化里,有所谓的武功和忍术的概念,强调通过肉体锻炼和精神感悟达到常人所不能达到的超脱境界,也就是所谓的高手。这种修炼过程确实是合理的,但仍然只是停留在肉体和精神两大元素的层面,要知道,组成生物体的元素除了肉体和精神,还有‘纹’,只顾提升两大元素,纵然能够有所进展,毕竟潜力有限。那些传说中的忍术大师和武学高手之所以超凡入圣,其实是悟到了控制‘纹’的方法,只不过他们自己不知道而已。你身上的‘纹’早已被纳特卡尔激活了,即便你不用自己‘瞳纹’的能力,仅凭自身的生物素质,稍微修炼一下,也可以成为上等的忍者或者武林高手,伤口自愈功能的强化就是明证!”

  陈邻心中暗喜,忍不住便要说话,一想起船长的警告,又生生咽了回去。

  船长接着说道:“受助于纳特卡尔的药物催化和刚才飞球的击打,你的肉体和精神都已经非常虚弱,这种情况下,你的‘纹’就变成了三元素中最活跃的一个,你浑身是伤却依然神采奕奕恰好说明了这点。这也是学习控制的最佳时机,机不可失,否则等肉体和精神恢复过来,你还要经受一次毒打折磨!”

  李郁补充道:“陈邻,你仔细回顾一下痛感逐渐减轻的过程,一定能感觉到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陈邻紧闭双眼,心中如空似明,刚才躲避球的过程逐渐清晰起来:起初,他的身上反复被球打中,想要移动身体,但是巨大的空间压迫感弱化了四肢的灵活性,在用尽全力的情况下,他只好弃车保帅,将有限的体力和注意力集中在脑袋和心脏的位置上,从而完全忽视身体其它部位所遭受的击打。奇怪的是,在他下定决心之后,身体产生的痛感竟然开始减弱,当时以为是痛到麻痹,现在回想起来,不仅疼痛感减弱了,身体似乎也没有那么沉重了,动作也在逐渐灵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镜穿行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镜穿行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