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纹能力详解
僧不戒2017-12-02 22:403,062

  “李郁,这是怎么回事?”陈邻惊问道。

  李郁摇摇头,不作回答,嘴唇已经被牙齿咬破。

  突然间,船长像鬼魅一样出现在二人面前,缓缓说道:“这个空间对于生物素质的要求介于我们生活的世界和‘潮汐世界’之间,你们两个的‘纹’都只达到第二阶段,在这里还能勉强应付,等你们什么时候适应了这里的环境,再考虑进一步的强化吧!”

  李郁问道:“船长,是不是因为你已经达到了第四阶段,所以在这里才感觉不到辛苦?”

  船长点点头:“不错。”

  “那……我们要怎么训练?”陈邻问道。

  船长蔑然道:“训练?最好的训练就是学会适应,适应能教会人忍耐和冥想,这也是强化的基本要诀,也是我把你打伤的原因之一。”说完,从衣袖中掏出两个破旧的纸卷,分别扔给陈邻和李郁。

  陈邻和李郁将纸卷打开,只见上面画着很多奇形怪状的符号的密密麻麻的问题,不知何解。但卷端一个残破的大字却异常刺眼,那就是,纹。

  “这就七镜寺目前已知的有关‘纹’的全部内容了。”船长边踱步边说道,“每个人身上都存在着‘纹’,可以把它看作是人与生俱来的天赋,但是这种天赋平时处在沉睡状态。‘纹’的强弱因人而异,简单来说,也就是所谓的天赋高低。受生活习惯、意外和环境等因素的影响,绝大多数人的‘纹’在出生数年后便坏死了,而且,‘纹’的坏死不可复原。”

  “根据天赋的特性,‘纹’可以分为三大类:体纹、意纹、眠纹。”

  “根据天赋的具体表现,三大类还可以继续细分,将每个大类细化为四个小类。体纹:瞳纹、飞纹、触纹、聆纹。意纹:觉纹、诡纹、冷纹、渗纹。眠纹:幻纹、幽纹、巫纹、隐纹。其中,瞳纹、诡纹和幻纹最为罕见……”

  陈邻打断道:“‘纹’既然有这么多种类,那怎么去区分一个人的天赋究竟归于哪一个?”

  船长咳嗽一声,说道:“‘纹’是一种特殊的生物状态。按照现有的知识体系,我们通常习惯把肉体和精神作为组成人类的两大元素,将四肢、五官、骨骼、肌肉等归于肉体,将思维、记忆、感受、意念等归于精神。几乎所有的活动都基于此,比如说,宗教惯用的催眠伎俩,就是告诉人们,只要他们舍得让信仰把自己教化成白痴,就可以在肉体消失的时候获得精神上的永久解脱。而‘纹’,则是肉体和精神之外的另一个元素。”

  陈邻摇摇头:“不明白。”

  船长不耐道:“你之所以感到不明白,是因为还在使用固有的思维方式!问你一个简单的问题:人为什么要给乞丐施舍?……李郁,你也回答一下。”

  陈邻不假思索,脱口而出:“当然是因为人心向善。”

  李郁沉思片刻,说道:“我的回答和陈邻相同。”

  船长道:“看,这就是人类的固有思维,其实,人之所以会给乞丐施舍,并不是因为善良,而是为了缓解自身的不适感。乞丐的形象通过视觉形成一种压迫感,这种压迫感给人极度不适的感觉,无法克服这种不适感的人只好通过外在的行为去消减视觉上的压迫感,这就是所谓善良的真相。”

  陈邻不屑道:“即便你是对的,这种说法也太偏激了,善良究竟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每个人都相信它,这就是所谓的规则。”

  船长道:“你能说出‘规则’两个字,说明还不算太蠢,那好,我说得简单一些,道德和审判之所以会凌驾于人的思维之上,就是因为人的主观感受不可控,我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看到黑暗会害怕,不知道为什么面对尸体会恶心,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产生嫉妒和憎恨,当然,我们可以把这些统统划入精神的范畴,把它们归于教育体系和社会体系的同化作用。但是,为什么会出现社会?人又为什么要制定各种各样的规则?问题就在于,人类本身是不可预测的,这种不可预测性的源头,就是‘纹’。”

  李郁道:“船长,记得我刚开始接触‘纹’的时候,你曾对我说,要学会在不可预知的情况下寻找平衡。”

  船长点点头:“没错,单就善恶来说,一个好人在特定的情况下可以变成坏人,同样,一个恶人在特定的情况下也可以变成一个好人。奇怪的是,越是善良的人,在摈弃善良后,就变得越坏。而越是邪恶的人,一旦弃恶从善,往往变得特别善良。人之所以会出现这种不可预知的情况,实际上就是肉体、精神和纹三元素出现了失衡。”

  陈邻问道:“怎么寻找平衡?”

  船长不紧不慢的摸出一根烟点上,使劲抽一口,然后向黑暗吐出一个螺旋状的诡异烟圈,缓缓说道:“在空间里面,仅凭肉眼是看不到‘纹’的,它是一种临界与‘物质’和‘精神’之间的东西,当然,它也有自己的形态,那就是‘纹涡’。”

  陈邻和李郁几乎同时发出疑惑:“纹涡?”

  船长摆摆手,说道:“简单点说,就像漩涡和龙卷风那样,但是肉眼看不到,只有放下肉体和精神上的牵绊,才能够感觉到,当然,感觉是发起控制的前提。李郁,你可知道你为什么能够自如的控制‘形影’而他却无法控制‘雾破’?”说着指向陈邻。

  “当然……”李郁望了下陈邻,“在药物催化之后我曾受过长时间的静默训练,直到能感受上双腿上的变化,也就可以控制它了。”

  陈邻盯着李郁的双腿看了良久,结结巴巴的问道:“静默……什么是静默?”

  李郁道:“就是在巨大的痛苦中感受内心的平静。”说着卷起裤脚,将小腿露了出来。

  陈邻不禁惊叫一声,他万万没有想到,李郁优美的腿型下面,竟然遍布着惨不忍睹的伤痕:暗红色的疤痕交错,就像一幅针脚拙劣的纹身,竟然没有一寸肌肤能幸免于难!

  李郁笑道:“大惊小怪,在将近二十天的时间里,我每天都承受着针刺般的痛苦,要想进一步强化‘纹’,就必须要经历这样的阶段。”

  陈邻直冒冷汗:“然后就可以控制‘纹’了?”

  “差不多吧!”李郁卷回裤脚,“当内心不再感受到痛苦的时候,精神力和肉体就差不多同时达到了一种虚弱状态,这时候,你就可以感受到‘纹’的存在了,它就像一缕活水,在身体里面流动,当你适应了它的流动,就可以控制它了,跟你控制双手双脚没什么区别。简单来说,就像是身体里的一根沉醉的神经被激活了。”

  船长补充道:“不同的纹有着不同的纹涡,相同类型的纹,在不同人的身上,也会有极大的区别。第二阶段的纹,因为处在激活的前期,所以只类似流水,而到了更高阶段,纹就会变的沸腾,变得猛烈,变得像飓风和漩涡那样,可想而知,身体也必须要有相应的承受力才行。”

  陈邻默而不语,他了解自己的处境:纹已经完成了初阶段的催化,如果不尽快学会控制,纹的反噬就会要了自己的命。但是掌握控制纹的方法又是那么残酷,整个过程简直是非人的痛苦,这又让他十分踌躇。他并非胆小,尽管生活不幸,但他始终坚信自己可以创造属于自己的未来,并为了这份坚信不断努力,他的学习成绩出类拔萃,但仍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松懈,再过两年,他就要实现自己迈入高等学府进而改变命运的梦想。然而,此刻,他却接触到了另外一个世界,这个世界充满着奇幻与冒险,与它相比,所谓学业实在太多渺小,但是要他轻易放弃,却也是千难万难。

  这时候,一个眼神打消了陈邻所有的犹豫,那是一个充满着期待、责备、忧郁和坚定的眼神,也是一个无比迷人的眼神。那是李郁的眼神。

  “那就开始吧!”陈邻大声喊道。

  船长脸上掠过一丝惊讶,随即便恢复了严肃,冷冷说道:“训练早就已经开始了,听着,你和李郁虽然都处于‘纹’的第二阶段,但实际上,李郁已经学会了控制自己的纹,但是你最基本的感知都还没有学会……按理说你应该先从静默开始,但是我们只有一个月的时间,所以只好将阶段强化的时间进行压缩,这也意味着,你要承受更大的痛苦……我老实告诉你,那种痛苦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陈邻使劲咬了下左臂上的伤口,坚定道:“没关系,我做好准备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镜穿行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镜穿行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