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藤术、躬掠、壳
僧不戒2017-12-07 23:403,360

  船长道:“当然,就像你说的,人类根本都不知道七镜寺的存在,又谈何监视?但是如果人类中已经混进了强大的‘纹’能力者,那就另当别论了……”

  陈邻和李郁相互对望一眼,均感不可思议。

  陈邻和李郁还想进一步问个究竟,但是船长没有给他们机会,他摆摆手,冷冷说道:“十分钟已经过了,你们要继续进行躲避球练习了!”

  陈邻和李郁吸取先前的教训,听到船长提醒,立刻同时向后跃出。

  果然,陈邻和李郁甚至都没有看清楚船长的动作,八枚小球已经从身边呼啸而过,这次的速度明显比之前更快,运动的轨迹也更加刁钻,以很小的角度转弯,速度却丝毫不减。

  李郁纵高伏底,心念集中,将“形影”的力量发挥到了极致,也只能勉强避开小球的攻势。

  陈邻虽然还无法随心所欲使用“雾破”,但在意念的指引下,眼睛捕捉动态物体的能力已经有了长足进步,小球飞行的速度在他的眼里已经变慢,因此,尽管自己的移动速度比不上李郁,但却可以在小球靠近自己身体之前进行闪避。

  两个人都用尽了在和小球周旋。

  船长在一旁悠闲地踱步,隔了十几分钟,突然说道:“同时对抗飞球和空间压力的训练也并非全是为了提升‘纹’的能力,这一点,你们要牢牢记住。”

  李郁和陈邻微微愣了一下,两枚小球已经无情的打在他们身上,这次,小球造成的创伤和之前又有所不同,除了依旧劲力十足以外,还有一种灼烧的感觉。二人不敢分心,赶紧凝聚精神,继续专心躲避。

  船长接着说道:“按照纳特卡尔的研究成果,如果只是想提升‘纹’的阶段,只需要用药物催化就可以了……”

  陈邻累的满头大汗,听到船长说起药物催化,想起纳特卡尔的确曾对自己说过,“纹”的几个阶段强化都要通过药物,于是忍不住大声问道:“那为什么不直接用药物进行催化?”话刚说完,一枚小球就从头顶穿过,陈邻甚至能感到头发从双颊滑过。他心惊肉跳,凝视四周,再也不敢分神。

  船长回答道:“原因有四个,一是纳特卡尔已经死了,没有人知道催化药物的配方;二是药物催化太过危险,剂量稍有差池,被催化者就会有性命之忧;第三点,每个人的‘纹’天赋上限不同,药物无法分辨真正的上限,整个催化过程中催化者会数次处在昏迷的状态中,如果在这个过程中催化强度超出了催化者本身的上限,将会对他们的身体产生不可逆转的伤害;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药物催化虽然所需的时间短,但是只能提升‘纹’的能力,却无法提升身体本身的能力。”

  小球的攻势越来越猛,陈邻和李郁拼尽全力也只能勉强应付,丝毫不敢分心,但船长说的话实在太过玄妙,尽管强忍着不去想,但耳朵还是不由自主的竖了起来。

  船长接着说道:“你们肯定会问,经过药物催化之后,身体素质不是已经得到强化了?不错,随着‘纹’的苏醒,生物素质会得到大幅提高,但这也只是三元素平衡下的必然结果,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强化……”

  陈邻目视着小球运动轨迹,看到有两枚小球正沿着相反的方向分别向李郁的前胸和后背飞去,他惊叫一声,知道开口提醒已经根本来不及了,想也不想就冲了过去,在小球离李郁后背不足半尺的时候飞起一脚将它踢向了一侧。与此同时,李郁向上高高跃起,躲开正面的小球。被陈邻踹飞的小球只在空中停滞了片刻,便继续疾速运动起来,而且比之前更快。

  李郁向陈邻递去一个感动的眼神,提醒道:“船长说过,这些小球被击打之后速度会变快,劲力也会变强,尽量不要碰它们。”

  陈邻点点头,只觉得体内热血翻涌,他知道,“纹”正在悄悄地和自己的意念融合,它正变得越来越得心应手。

  即便惊险丛生,李郁和陈邻还是忍不住分心去听船长说话,他们在一心二用中艰难保持着肉体、精神和“纹”之间的平衡,看似手忙脚乱,动作却越来越灵活,内心也却越来越平静。

  他们并不知道,这其实也是训练的一部分。

  船长冷眼看着二人,继续说道:“生物素质,直白来讲,也就是我们平时所说的体力、耐力、爆发力,从能力的角度来说,也就是适应、攻击、防御。完成了药物催化的‘纹’天赋者,体力和耐力的确已经远超常人……”

  听到这里,陈邻暗思:“确实是这样,记得我被纳特卡尔绑架并强制用药物催化之后,我曾长跑一公里却丝毫感觉不到累,彻夜不眠依然精神饱满。”

  “……但是,即便体力和耐力已经达到非常高的境界,也只能说是超乎常人,远远没有达到所谓能力的程度,比如,无法削弱汽车的撞击,无法抵抗燃烧的大火,但是,通过强化肉体、精神和纹三者之间的平衡,就可以修炼出身体本身的能力,那就是,‘藤术’、‘弓掠’和‘壳’!”

  这个理论实在太过匪夷所思,陈邻自不必言,李郁的父母皆是强大的“纹”天赋者,她耳濡目染,却也从未听说过什么“藤术”、“躬掠”和“壳”。

  船长轻挥双手,八枚小球就像被驯化的小鸟一样,纷纷飞回到他的手中。

  “三十分钟已经到了。”船长说道,“你们可以把身体的能力看作是一种技巧,类似于武功中的招数和忍术中的体术。”

  李郁和陈邻已经完全虚脱,瘫坐在地上,后背相互抵着,想要说话,却被肺部紧张的呼吸挡了回去,只不停地摇头。

  船长将一枚小球轻轻放到李郁的手中,露出一个耐人寻味的表情,说道:“我知道你们想问什么,‘藤术’,顾名思义,就是将身体修炼的像藤条一样,柔软,坚韧;‘弓掠’,就是将身体锻炼成力量的容器,不仅可以同化外来的力量,还可以像弓弩一样,将内储的力量集中于一点爆发出来,形成强大的攻击力;而‘壳’,则是以静制动的妙术,将身体的活性激发到最高的水平,小到细胞血管,大到骨骼肌肤,都有着各自不同的生命频率,在‘壳’的境界里,所有的生命频率在同一时间达到和谐同化,再加上‘纹’苏醒后本身就具备相当高的强化作用,于是就会产生一种特别的抵抗力,这,就是‘壳’。三者既相互辅助,又是递进的关系,换句话说,要想掌握‘弓掠’,就必须要先学会‘藤术’,要想达到‘壳’,则必须同时学会‘藤术’和‘弓掠’。”

  李郁站起身来,将信将疑盗:“怎么之前从来没有听您说起过?甚至于,我的爸爸妈妈也从来没有对我提起过,他们一直希望我成为强大的‘纹’能力者,应该不会对我有任何保留,除非……他们也不知道所谓身体的能力。”

  船长轻笑道:“那是自然,其实,七镜寺的掌舵者们早就发现了身体固有能力的秘密,只不过担心掌握的人多了难以驾驭,这才秘而不宣,很多天赋者明明已经掌握了‘藤术’,却依然不明所以,还以为是‘纹’强化造成的。不过现在不同了,人类中已经混进了很多‘纹’能力者,我们急需进入‘潮汐世界’取回‘牵引石’,这种情况下,掌舵者们再保守这个秘密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陈邻站起身来,问道:“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们该怎么修炼才能达到什么‘藤术’之类的境界?”

  船长道:“身体能力的可贵之处就在于,它根本不需要什么狗屁天赋。你们应该清楚,每个人的‘纹’天赋上限不同,有的人天赋很高,‘纹’能够强化到第六阶段;而有的人天赋极低,‘纹’只能强化到第二阶段,这是不可更改的。”

  陈邻一脸恍然,转而对李郁说道:“不错,我被纳特卡尔绑架的时候曾见过一个叫做‘一瞳’的女人,她的天赋也是‘瞳纹’,纳特卡尔说她的能力只能强化到第四阶段,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上限。”

  李郁点点头,并不作答。

  船长继续说道:“但是身体能力却不同,对于它来说,‘纹’的苏醒只不过是个触发点,即便一个人天赋极差,只要他的‘纹’还没有坏死,哪怕他只能到达第二阶段,也可以通过修炼达到‘壳’的境界,就像我之前说的,它类似于忍术和武术,要想达到高深的境界,最好的方法,就是不断地苦练!只不过,修炼的过程一定异常艰苦,比你们现在的训练要艰苦的多,甚至还有性命之忧……”

  李郁双脚不自主的向后挪了一下,紧紧咬住嘴唇。

  陈邻则向前迈了一步,怒道:“即便如此,你也要对我们进行训练?这是要把我们当成是七镜寺的私有物品吗!”

  船长左手食指轻轻在太阳穴上摩擦,缓缓说道:“我不会强迫你们,你们现在接受的训练完全是为了‘纹’强化,跟提升身体能力没有丝毫关系,我只是向你们说明情况,至于要不要接受训练,那是你们的事情。而且,即便接受训练,在,在短短一个月内,就算天赋再高,也只可能练成‘藤术’,想要达到‘弓掠’和‘壳’,则需要经年累月的苦修。”

  李郁毫不犹豫的说道:“我要修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镜穿行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镜穿行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