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血痕图案
僧不戒2017-12-09 18:323,252

  如此折腾了好几个小时,两个人被打得身受重伤,都差不多只剩下半条命了。更棘手的是,陈邻的左腿受了重伤,他的动作本来就远不如李郁灵活,这样一来,简直就像待宰的羔羊。

  李郁趁着休息的时间帮陈邻处理伤口,她扯开自己的外衣当绷带,但陈邻的腿骨几乎寸断,根本无法包扎,犹豫半天,只好胡乱盖在陈邻的伤口上,心中又痛又悔,忍不住掉下泪来。

  陈邻万念俱灰,反而心境空明,虽然极度虚弱,却似乎感受不到任何疼痛,他并不知道自己的“纹”已经达到前所未有的活性,还以为自己就要死掉了。

  看到李郁低声地抽噎,陈邻突然有种说不出的幸福感——处境尽管极度悲惨,但这是他第一次看到一个不一样的李郁,一个敏感、忧郁、伤痕累累的李郁,而不再是那个傲娇、沉默、神秘的李郁,最重要的是,她是为了他在哭。不知怎么的,陈邻心中突然升腾起一个念头: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两个浑身狼藉的人靠在一起,且处在性命攸关的当口,在陈邻眼中,却是如梦如幻般的浪漫渲染。他忍不住去擦拭李郁眼角的泪水,手上的鲜血沾到了李郁的眼角,形成诡异的、仿佛树根一样的图案。

  李郁止住泪水,依旧恢复之前傲娇的神情,低声问道:“陈邻,你是不是后悔了?是不是非常怨恨我?”

  陈邻盯着李郁眼角的鲜血痕迹,呆呆的出神,完全没有听到李郁说话。

  李郁再三追问,见陈邻紧盯着自己却始终不开口,心想他一定是怨恨到了极点,深深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你知道吗?从我记事起,爸爸妈妈就是七镜寺的人了,他们虽然在真实世界中有自己的身份,但却经常失踪,后来我才知道,他们是稀有的‘纹’能力者,需要无条件执行掌舵者们交给的任务……直到我十二岁那年,七镜寺的掌舵者们开始对我进行系统性的培养。可就在我接受药物催化的前一天,爸爸妈妈意味深长的提醒我:要小心掌舵者,尽快提升自己的‘纹’,然后去一个谁也找不到的世界里……我至今都没有明白他们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但是他们的死实在太蹊跷了,他们的‘纹’能力应该不输船长才对……所以我一定要去‘潮汐世界’,哪怕只取回他们的尸体!……这些话我从没跟任何人说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告诉你,但愿你能守口如瓶。”说到这里,苦笑着摇了摇头,“还说什么守口如瓶,我们能不能走出这里都不知道……”

  陈邻仍旧痴痴地盯着李郁眼角那怪异的血痕,他的心头有个奇怪的念头一闪而过,他朦胧的预感那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闪念,因此紧追思路,想把它拉回来,所以根本就没有听李郁说话。

  李郁在陈邻的额头上重重点了一下,说道:“陈邻,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但也不至于一句话都不说吧!”

  陈邻回过神来,那个闪念再次浮现,他大叫一声:“对了!”

  李郁道:“什么对了?你听到我刚才的说话了吗?”

  陈邻惊喜的抓住李郁的手,说道:“我明白了,我们死不了!”

  李郁更加奇怪:“什么死不了?你疯啦?”

  陈邻急躁的摇摇头,抓住李郁那只满是鲜血的右手在自己的脸上抹了一下。这个充满安抚意味的动作让李郁手足无措,一瞬间,她还真以为陈邻疯了,但随即,她就发现了问题:陈邻脸上血痕的形状逐渐变化,最后变成了一圈圈类似于波痕的图案,仿佛刻意勾勒的纹身,精致,诡异。

  陈邻双眼闪着晶光,兴奋的问道:“怎么样?学抹在我的脸上有没有什么变化?”

  李郁惊讶的说道:“你怎么知道……”

  陈邻道:“如果我推测的没错,鲜血的痕迹之所以会变成这样,很有可能是我们体内的‘纹’造成的。”

  李郁似有所悟:“你是说,这些血的图案反映出来的是‘纹’的流动轨迹?这怎么可能,我们的‘纹’不可能有这么强大的活性。”

  陈邻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李郁,说道:“你看看咱们身上。”

  他们两个人身受重伤,身上早已经血影斑斑。李郁凝神去看,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之处,正要反问陈邻,突然发现,他们身上的血迹似乎也遵循着某种固定的运动轨迹,在皮肤上形成一片片诡异的图案,这些图案有些像年轮,或者根须,有些像漩涡,只是因为它们不断地被伤口中渗出来的鲜血覆盖,乍一看不怎么明显,这才没有引起李郁的注意。

  李郁突然意识到,这些血迹不可能自己幻化出图案,显然是受到了某种力量的支配,而这种力量,只能是“纹”。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我们的‘纹’会有这么大的活性,但既然纹是组成生命的三元素之一,那么我们应该不会轻易就死掉。”陈邻说着,疲惫的眼睛里又开始闪动光芒。

  李郁眉头微蹙,回身观察了下小球,思索了片刻,恍然道:“也就是说,尽管我们的身体和精神受到了极大的摧残,但‘纹’的活性变强了,此消彼长,在我们的虚弱背后,却是纹能力的增强!”

  陈邻肯定的点点头:“或许是纹感受到了身体所处的危机,然后启动了自我保护机制。”

  李郁道:“很有可能,我记得爸爸曾说过,纹就像寄生在我们体内的虫子,平时处于沉睡状态,一旦身体遭遇危机,即便没有经过催化激活,也会释放出强大的能量,人临死前的回光返照,就是这个原因。”

  陈邻道:“要真是这样的话,躲避球倒也简单了,我们只要时刻保持对纹的静默与感知,维持住纹的活性就行了。而且,随着纹的不断强化,我们身体的抵抗力和自愈能力也在不断提升,相对来说,小球的威胁也会越来越低。”

  李郁将手上的血一把抹到陈邻脸上,严肃道:“异想天开,你冷静想想,如果身体都被打散架了,你的纹还能存在吗?就算我们的纹达到了很高的活性……”李郁的话说到一半,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表情一亮,抓住李郁的肩膀,边狂摇边说道:“我怎么没有想到!”

  陈邻茫然道:“想到什么?”

  李郁道:“笨蛋!看看我们身上的血迹,这是‘纹涡’啊!这就是纹涡的形状啊!”

  陈邻仍旧一脸懵逼。

  李郁急得使劲抓陈邻的肩膀,略显不耐烦的说道:“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当上优等生的!你想想,身体是纹的宿主,纹涡是纹的能力源,现在你的纹涡都已经溢出来了,不就说明你的纹能力也提升了吗?”

  陈邻道:“很有道理……可是我依然不会使用‘镜魂’啊!”

  李郁把头向后仰去,长叹一声道:“真不知道纳特卡尔为什么会觉得你天赋异禀,除非笨也是一种天赋。”

  陈邻心中暗暗嘀咕:“明明是你喜怒无常,现在却反过来说我,简直不讲道理……我根本什么都不清楚好嘛!糊里糊涂被绑架,糊里糊涂变成什么‘纹’能力者,糊里糊涂跟你跑到这个监牢般的地方,接下来,说不定连这条小命也得糊里糊涂搭上,还顾得上管什么优等不优等、笨不笨的问题?”

  李郁见陈邻始终跟不上自己的思路,警觉地看了看四周的小球,说道:“差不多还有两分钟,这些小球就会再次发动攻击,我们没有时间了!你现在马上用‘雾破’观察一下这些小球的运动轨迹,快!”

  陈邻不敢反驳,只得依言照办。

  李郁急忙问道:“感觉和之前有什么不同吗?”

  陈邻一脸惊喜:“小球的移动变慢了,我现在能够清楚的看到它们的运动轨迹!”

  李郁道:“你怎么还不明白,不是小球的速度变慢了,而是你的‘雾破’变强了!不能的‘纹’能力对应的纹涡的形状也不同,比如我的‘飞纹’,在‘形影’阶段的时候,纹涡呈现流水形,而到了‘无绊’的阶段,纹涡则会呈现波浪的形状。现在你可以感受一下自己的纹涡,它的结构并没有发生改变,只不过活性增强了,所以你没有达到‘镜魂’,但是‘雾破’的能力却增强了,好比说两个人都会跑步,但是由于体能和身体结构的差异,跑的速度和步幅也不相同。”

  陈邻兴奋道:“李郁,虽然我还是没明白你说的话,但只要我能看清这些小球的运动轨迹,就什么也不用怕了!”

  李郁道:“不,这次我们改变策略,我背着你。”

  陈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反问道:“李郁,你的意思是让我背着你吗?”

  李郁不耐烦的将陈邻一把扯到身边,大声道:“你的一条腿已经断了,我也受了重伤,以我们两个人现在的状态,根本撑不过下一个三十分钟,唯一的指望就是你的‘雾破’和我的‘形影’,所以现在要做减法,把两个人变成一个人,用你的眼睛去看,用我的双腿去躲,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争取到时间喘息,这也是唯一的机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镜穿行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镜穿行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