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棋子战术
僧不戒2017-12-10 17:382,898

  陈邻别的话他基本上没听进去,但那句“把两个人变成一个人”搅得他心海荡漾起来。但是美梦只是一瞬之间,因为李郁已经把他背了起来,而小球的破空之声,则再次在耳边响起。

  陈邻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只觉得眼前一个黑点迅速划过,紧接着左肩一凉,回过神来,他才意识到,一枚小球已经打穿了自己的肩胛骨。

  鲜血涔涔而下,滴到李郁的脸上,李郁又急又怒,喊道:“别分心!”

  陈邻羞愧无地,但情况紧急,已不能再有片刻分心,他大吼一声,赶紧催动“雾破”。

  李郁怒道:“都这个时候了还喊什么!注意看着小球的动向!”

  随着陈邻冷静下来,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纹涡”就像瀑布一样湍湍流动,“雾破 ”的能力瞬间大增,视线中的小球不再是难以捕捉的影子而是变得清晰可辨,仿佛一群急速奔逃的飞蝉。

  两枚小球分别从前面和左侧袭来,陈邻大叫道:“前面有一枚小球正要打过来,左边也有一枚!”

  小球的速度早已超过音速,虽然陈邻能够提前捕捉到小球的运动趋势,但在这狭窄的空间里,小球完成一次最远距离的横穿也不过短短两三秒的时间,因此在陈邻出口提示之后,留给李郁的反应时间实际上只剩下不足一秒。

  这么短的时间,根本不可能同时避开两枚小球!

  果然,李郁一听到陈邻的提示就赶紧向右后侧躲避,但是只勉强避开了正前方的小球,而左侧的小球则结结实实打在了陈邻的肋骨上。小球裹风带影,就像一记超重拳,陈邻的惨叫声还在舌头里打转,身体已经被打飞了。

  李郁正在纳闷,怎么自己后背上的压力突然消失了,直到陈邻的惨叫声传来过来,她才意识到陈邻被小球击中了,她急用“雾破”飞奔过去,只见陈邻的左肋已经肿起了一个大包。

  小球们依旧在放肆飞舞,李郁来不及查看陈邻的伤势,直截了当的说道:“我们的配合还不够默契,接着来!”说着扯住陈邻的肩膀,又将他抡到了自己的背上。

  陈邻强打着精神,凝视着四面八方的小球,继续充当二人的双眼。

  李郁的“形影”能在短时间内产生超过音速的爆发力,在这个狭窄的空间里,就相当于瞬间移动,但问题是,她无法一边保持速度一边转变移动方向,所以只能一次性躲避一枚小球,当然,这还是建立在陈邻提示及时的基础上。然而悲剧的是,小球很少单独行动,一般都是两三枚同时发动袭击,所以尽管两个人的配合越来越默契,但躲避的效果却始终没有提高。

  李郁明白,自己的双腿是两个人完成训练的唯一指望,因此在听到陈邻的提醒后,在明知不可能避开所有小球的情况下,她会刻意保护自己的双腿,如此一来,除了零星几次攻击打在了李郁的身上,大部分击打攻击都被陈邻硬生生承受了去。

  好不容易挨过了三十分钟,李郁几近虚脱的边缘,而可怜的陈邻,已经奄奄一息。

  李郁将陈邻小心的放在地上,看到他浑身上下已经血肉模糊,虽然“纹”的活性依旧处在极高的状态,但是她明白,陈邻的这条命也消耗的差不多了。

  李郁心头一痛,眼角忍不住渗出了眼泪,抚摸着陈邻的额头,低声说道:“陈邻,对不起,我原以为咱们两个配合会有更好的效果……”

  陈邻撑着仅剩的精神,试探性的用了一下力气,但是身体像一摊软泥,已经根本不受意识控制,心中暗暗叫苦:“这哪是什么合二为一,简直是拿我当盾牌……”

  李郁沉默的两分钟,轻声问道:“接下来我们怎么办?”语气中略带试探的意味。

  陈邻双手撑地,勉强翻过身来,本来想说话,但是极度虚弱,竟然连开口的力气都没有了,只得无奈地摇摇头,大口的喘着气。

  李郁见状,心一下子凉了半截,她明白,以陈邻眼下的伤势,绝对撑不过下一个三十分钟,而她自己,虽然还能自如的移动,但也早已经遍体鳞伤,如果失去了陈邻“雾破”的协助,只怕连一枚小球也躲不过去。她不愿就此放弃,抱着一念心思,走到空间的边缘,打算模仿船长在边缘开启一个出口,但是整个空间仿佛是个巨大的气泡,她走到哪里,气泡就跟到哪里,她和陈邻处在气泡的边缘,始终无法摸到边缘。

  陈邻稍微恢复一点体力,挣扎着用手肘撑起半个身子,叹道:“还说什么能力强大的‘纹’天赋者,我到现在都没有搞清楚自己的身份,现在这样,根本就和困在监牢里等死没有任何分别。”

  李郁扶着陈邻坐起身子,道歉道:“对不起,这一切都是因我而起,要不是我,你现在根本没必要……”说着呜咽起来。

  陈邻看着李郁的容颜,俏丽中带着三分忧郁,胸中的愤懑顷刻间化为乌有,赶忙劝慰道:“别这么说,其实说起来,真正把我带到这里的是掌舵者纳特卡尔,假如他没有绑架我,没有对我强制进行药物催化,我也不可能成为‘纹’能力者。换句话说,我是被七镜寺掌舵者选中的人,即便你不带我来这里,他们也不可能放过我,跟你没有关系的!而且……而且……从另一方面说,这也是我求之不得机会……”

  李郁早就看出来陈邻对自己有倾慕之意,她自己对于陈邻,虽然也有些好感,但远远没有达到喜欢的地步。她经过多年的训练,早已养成克制情绪的习惯。何况她现在一心要搞清楚自己父母死亡的真相,也无心纠结其它的事情。因此,虽然明知道陈邻随时都有可能死去,却仍然不愿意施舍给他一点爱情的甜蜜,只淡淡说道:“说到底,我们也只不过是七镜寺的棋子而已……”

  陈邻心中一片黯然,他明白,在性命攸关的境地,李郁仍然对自己的变相表白无动于衷,其实已经说明了一切。他的思绪突然间变成了一片荒芜,他望向四周,这个诡异的空间似乎正是自己内心荒芜的真实写照,它看似狭窄,却根本没有边界。

  “棋子,棋子……”陈邻喃喃地重复着李郁的话,突然间,他双眼一亮,提高了声调:“对了,棋子啊!”

  李郁吓了一跳,问道:“你说什么?”

  陈邻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竟然一下子站了起来,一脸兴奋地说道:“就是棋子啊!你记不记得,在学校的时候,我最擅长哪门课?”

  李郁一脸无聊:“都这个时候了,这个问题还重要吗?你是打算用优等生的荣耀来对抗死亡的恐惧?我看我们还是正经想想怎么应付接下来的三十分钟。”

  陈邻叹道:“我还真是笨,刚才怎么就没想到呢?”

  李郁问道:“没想到什么?”

  “刚才我犯了个错误。”陈邻说道,“虽然我能看清楚小球的来路,但是我再转述给你的时候,即便我们两个再有默契,也难免会有理解上的误差,这是一点;还有一点,就是时间,小球那么快,我说给你听,你再消化一下,这个时间消耗太多,根本来不及躲避。”

  李郁一脸失望:“我还以为你有什么神奇的高见,没想到还是一堆废话,你说的这个我当然清楚,要不然你也不会被打成这样……还有,你刚才说什么‘棋子’是什么意思?”

  陈邻道:“这就是我根据问题想出来的解决办法啊!”说着指向前方,“我们可以把这个空间想象成一个巨大的围棋棋盘,纵横相交,每条交叉线上相邻两点的距离就以你的步幅为准……”

  李郁打断道:“你的意思是,然后把我们看做是棋子?”

  陈邻点点头:“没错!在步幅的距离长度下,你的‘形影’几乎就相当于瞬间移动,把我们看做棋子,我就不用再费力转述小球的动向了,而是直接告诉你该怎么移动,就像口诀一样,比如‘前三左五’,就是向前三步、向左五步……这样的话,就算有三五个小球同时攻过来,我们也能轻易避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镜穿行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镜穿行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