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清醒,异常,李郁
僧不戒2017-11-25 21:083,706

  上课的时候陈邻只觉得浑身不自在,心跳越来越快,肺里面仿佛塞了一块石头,几乎要他窒息,但他还是强忍着不敢大口喘气,仿佛一开口,心脏就会从腔子里蹦出来一样。

  这样慌乱的状态,他还是第一次经历。

  一节课过半,物理老师已经讲完了所有的理论,照例抛出了一个问题,左右环顾了一下,最后点名让陈邻回答。这个班是所谓的实验班,可说是集合了整个年级的精英,而陈邻更是精英中的佼佼者,数理化从来都是数一数二,因此物理老师对于他能给出解答抱有十足的信心。但是陈邻大半节课都在走神,别说这道题确实很难,就是极为简单的理论,只怕他也回答不出,只得站起身来,弱弱说道:“我……不会。”

  老师有心提示,笑着说道:“咱们刚刚讲了库仑定律嘛,你再仔细想想。”

  陈邻只感觉脖颈热辣辣的,低头说道:“我……这道题不会。”

  老师微感诧异,陈邻的物理成绩一直是班上第一,很多极复杂的问题都难他不住,怎么会折在这么个小问题上?再看了下自己出的题目,心想:“这个问题不难啊?”转眼看到了陈邻旁边的李郁,心中便猜到了大概:“这样一个鹤立鸡群的漂亮女生突然出现在身边,所以陈邻这小子才会心不在焉。”有心敲打一下他,便又说道:“旁边那个同学,你回答一下吧。”

  同学们听老师这么说,齐刷刷把目光聚到了李郁身上,均想:“人长得这么漂亮,想必学习不会太好。”这是人类一种很奇怪的思维,仿佛某个人一旦在某个方面拥有了旁人无法企及的优势,就必然要在其他的方面有与之相对等的劣势,否则便不正常,而即便相信这种结论,人们还是喜欢拿自己的长处跟别人的短处比,或者拿自己的短处跟别人的长处比,比来比去徒增伤感。

  出人意外的是,李郁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慌乱,而是平静的起身,用极其沉稳的语气,完美的说出了解题思路和方案,甚至还给出了答案。所有人都没有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惊愕之下,这才意识到这个陌生的女生不仅仅是外貌出众,学习方面也是实力超群,如此一来,班上的女生自是相顾形惭,男生也尽皆为之倾倒。

  陈邻在学习方面素来争强好胜,平日里班上只要有人在学习上强过他,即便是女生,他也会心有不甘,往往暗下苦功,直到再把对方压回去方止。但不知怎的,看到李郁表现比自己出色,他不但没有心理不爽,反而替她暗暗叫好,甚至连自己刚才的失望也抛到了九霄云外。于是,陈邻认识到,他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女生,即便他们见面还不超过一个小时。

  再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陈邻不但没有跟李郁建立起熟络的关系,反而觉得越来越看不透她:她不拒绝跟别人交流,却从来不多说一句话,脸上也始终没有吃次见面那种冷冷的表情;她的课本上没有任何涂画的痕迹,她仿佛也从来不做笔记,但是没有任何题目能够难倒她;她不住校,每天放学后就径自回家,不与任何人同行。

  陈邻紧挨着李郁,仿佛置身于一个巨大的谜团之中,他想要找到一些线索,他想要窥视她的内心,但却找不到那根可以拆解谜团的线头。但他并不是个知难而退的人,李郁身上散发的神秘感竟然无限激发了他的探知欲,终于,在一天傍晚放学之后,陈邻偷偷的跟在李郁后面,因为他太想看看她住在哪里,太想知道她的生活环境,乃至她的一切。

  一路上,陈邻就像个心虚的窃贼,生怕自己的行为被李郁知道,因为如果那样的话,他或许就会完全失去进一步认识李郁的机会。他暗骂自己卑鄙,却又心怀希望:“李郁平日沉默寡言,难道她跟我一样,也是童年不幸?嗯,或许她也是寄人篱下,性格才会变得这么内向……这样的话,我们两个就可以共同进步,然后一起创造属于我们的新的生活!”他放肆的想着,想着自己和李郁共同努力,然后考取同一所大学,再然后共同组建家庭……他想着,竟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仿佛那美妙的未来已经触手可及。

  但是现实是冰冷的。当陈邻看到李郁的家时,他才明白自己的想象是多么的苍白和可笑。那是一栋自己从未见过的豪华别墅:三层套叠的格局,每层都有一个弧形的阳台,精致的镂雕木质围栏套在大理石的框架里,上面或摆放着休闲茶具,或点缀着各色花卉,大方得体;飘窗玻璃几乎接顶,上面纤尘不染,正被夕阳余晖渲染得妩媚万方;四围墙面上镶满了墨绿色的马赛克瓷砖,一直延伸到一楼的小阶梯上;旁边是一个精致的花园,红飞绿颤,其中一株紫薇花,漂亮而醒目。李郁进门后立刻就有一个中年男子过去接过她的自行车,形态甚至恭敬,一看便知是家中的仆人。“她这样,怎么可能寄人篱下……”陈林苦笑一阵,转身离去。

  ……

  从思绪中走出来,陈邻突然想到:“那天我从李郁家离开后去了哪里呢?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是回家了么?不,应该没有。去打工了?好像也没有。”他暗自诧异,但思马上就要迟到,也就顾不得深思了。

  奔到学校门口的时候,距上课时间已不足五分钟,正要加速,忽听背后有人大喊:“陈邻!”

  转过身去,一个体型微胖的男生正满头大汗的跑来,正是陈邻的同班同学李占亮,他成绩虽然比陈邻稍逊一筹,却也是班里的佼佼者,他家境虽然比陈邻好得多,却从不把它们作为炫耀的资本,反而非常佩服陈邻的坚忍和毅力,二人平时经常讨论问题,算得上是最好的朋友。

  陈邻见他右手攥着书包,半拖半拽,样子非常滑稽,笑道:“亮子,你这是睡过头了?”

  李占亮喘着粗气,以一种十分惊讶的表情盯着陈邻看了片刻,然后摆摆手,示意边走边说。陈邻笑笑,便帮他携了书包,大踏步往教学楼方向走去。走了大约半分钟的时候,李占亮终于调匀了气息,从陈邻手里接了书包,问道:“你这一个月去哪儿了?感觉黑壮了不少啊!”说着用力捏了捏陈邻的肩膀。

  陈邻被问得莫名其妙,下意识张口:“啊?”占亮白了他一眼,再问:“你这一个月到底去哪儿了?”

  陈邻张大了嘴巴:“什么去哪儿了?我不是一直在学校么?前天咱们还数学测试来着,有一道空间向量的综合题,班上只有咱们俩和李……李郁解了出来,你忘啦?”

  占亮拍了下陈邻的头,笑道:“哥们儿,有意思么?那次考试是7月13号,今天都8月14号了!”说着把手腕上的电子表递过去,上面赫然正是8月14号。

  陈邻先是一惊,但随即微微一笑,心想这小子为了耍我倒也做足了准备,正要拆穿,突然心念一动:“不对呵,亮子早上确实是经常晚到,但是我每天很早就到学校了,他不可能会料到我今天晚到,所以怎么可能会提前做好准备搞这个恶作剧呢?而且,亮子也不是这种无聊的人……咦?我刚才跑了将近一公里,怎么一点都不觉得累呢?”

  他身体素质向来不好,姑妈一家又是整日百般虐待,而且他平时还要打工挣钱,因此体能可说连一个女生都不如,高一那年有次体育课还因为推铅球导致低血糖昏了过去,更不用说其它剧烈运动了。可就在刚刚,他发足狂跑了一公里,不仅不感到累,就连喘气也没有一丝,这实在太过反常。再看李占亮,见他仍是满头大汗,正惊讶的望着自己——那种状态和表情是做不得伪的,再联想到刚才姑妈的种种反常行为,不禁大疑:“难道我真的……难道那个不是梦?”想到那个“梦”中的场景,立刻惊出一身冷汗。

  李占亮见陈邻发呆,料想肯定是他姑妈一家对他百般虐待,他忍受不了才离家出走,其间种种缘由想必极为凄惨曲折,因此也就不再多问,说道:“不管怎么着,回来就成,别忘了,你可是咱们的天之骄子,要考名牌大学的!”

  这一句话仿佛冷雨临头,一下子将陈邻浇醒:“是啊,我这么多年努力学习为了什么?别说这一切或许是梦,就算真的发生了什么,这么关键的时刻,我也不能有任何旁的心思!”这时,上课铃声响了,陈邻和李占亮加速跑进了教室。

  全班师生对于陈邻的到来都表现出和李占亮相同的反应:惊讶,疑惑,意外……纷纷追问他这一个月都去了哪里。陈邻虽不明所以,但心想其中必有一些缘由,再加上之前已跟李占亮聊过,也就不表现出多大的惊讶,而是随便搪塞了过去。

  走到自己座位的时候,李郁正埋头做题,仿佛无视他的到来。陈邻有些失落,苦笑了一下,放下书包。

  刚准备坐下,却发现自己的椅子上竟然落了厚厚一层灰,而桌面上却是纤尘不染。正在疑惑,却听李郁说道:“我怕弄脏了自己的胳膊,所以你不在的这一个月里我有每天擦桌子,但是……”李郁用笔轻轻指了下陈邻的椅子“我没有义务擦它。”她说话的时候仍是没有看陈邻一眼,声音虽然刻意压低,但语气中的冷漠仍像是一根细针,轻轻地扎在了陈邻的心头。

  陈邻突然有些生气,他愤怒的“哼”了一声,心想:“就算你是富家女又怎样?身世又不是你自己选的,又有什么值得趾高气扬的?我现在不如你,未必一辈子就不如你!”用手使劲去擦椅子上的灰尘,擦到一半,心念忽生:“咦?椅子上落这么多灰尘,难道我真的有一个月没来了?恶作剧的话,绝不可能做到这么细微的程度,况且现在学习任何这么重,老师们怎么配合全班同学去搞什么恶作剧呢?还有李郁,她的性格……更不可能了。”忍不住偷偷往李郁那看了一眼,恰此时,李郁也正转过脸来看他,四目相接,陈邻只觉浑身发热,一缕猛血眼看就要从鼻腔里狂喷而出,刚才的愤怒刹那间烟消殆尽。

  陈邻慌忙转过头去,用翻书来掩饰自己的心跳,可李郁却像是看到了陌生人一样,死死地盯着他,隔了半晌,才轻轻地说道: “原来你已经……”话犹未尽,却没有再往下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镜穿行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镜穿行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