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救赎
顾卿颜2019-12-15 15:072,314

  楔子

  丽锦国太和三十八年时逢大旱而太和帝荒淫无道,苛捐杂税致使民不聊生纷纷举旗起义虽被官府一一镇压却使国力大减。渝州太守周德元联合在京任参将的次子周铎拥兵自立历时三年推翻太和帝的统治并一举攻占丽锦国南部卫、伦两国建立大颐国国号盛元。

  周德元称帝后立嫡长子周昱为太子,而当初与自己并肩作战的次子周铎赐领地交州封为惠王。

  第一章

  冰冷的井水从口鼻涌进肺里,直到肺里的空气越来越少,黑暗越来越近里面一个声音悠悠地说:“放弃吧!你活与不活都是在地狱!”

  少女被捆住的双手慢慢失去力气,完全放弃了抵抗。身后按住她头的男人抓着少女凌乱的头发在水缸里晃了晃对坐在一旁穿着华丽的妇人说:“张姑姑,怕是要死了。”

  张姑姑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中手绢说:“赶紧弄起来啊,你还真想给我弄死啊?”

  男人‘哦’了一声把已经失去意识的少女提出水缸然后扔到张姑姑的脚边,少女头发上的水沾湿了张姑姑的绣梅花月牙缎鞋。张姑姑惊跳起来指着男人责骂道:“做事怎么毛毛躁躁的?”

  张姑姑还想再骂却听地上的少女咳了几口水幽幽地醒了过来,少女吃力地睁开眼睛看到面前那双在她心口留下无数次脚印的鞋又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原来想死都这么难。

  张姑姑见少女醒了也不再计较男人弄湿她鞋的事,转而蹲下身拔弄了一下少女的头说:“不要给我装死。”

  少女再次睁开眼睛冷冷地注视着面前的妇人,明亮的眸子里有张姑姑最恨的倔强。少女被卖来百花院半年得罪无数达官贵人不说,刚刚居然摔了酒壶割伤了张知府的儿子,真是要了命了。张姑姑头疼得紧,当初以为买了颗摇钱树回来,不想却是一道催命符,现下还不知道怎么跟知府大人交待。

  见少女依然无动于衷张姑姑气不打一处来,一个耳光把少女头打得偏了过去然后恶狠狠地说:“你以为你是贞洁烈女?老娘一直留着你的清白是为了卖个开苞的好价钱,不然就你这把贱骨头百花院哪个男人不能收拾了你?”

  张姑姑绕着少女来回踱了几步委实气不过,对男人说:“去把吴嬷嬷叫过来,我还不相信治不了你了。”

  听到吴嬷嬷的名字少女瑟缩了一下,事到如今她觉得自己一点也不怕死,可她怕极了吴嬷嬷的那些折磨人的手段。张姑姑看到少女微微颤抖的身体终于露出一丝得意的笑意,再开口已经不再是刚刚那副吃人的面孔而是充满了怜爱一般劝说:“春桃啊,你要是能听姑姑的话什么锦衣玉食没有,干嘛非要遭这非人的罪?”

  春桃的脸俯在地上看不清表情,她银牙紧咬不让自己害怕得哭出来,可是她实在怕得紧。她听说百院初来的姑娘都曾经如她这样抵死不从过,甚至有人寻死过可最后都在吴嬷嬷那些非人的手段中被一一治服。

  不一会儿一个老妪推门进来,看了眼俯在地上的春桃不由失笑:“怎么又是这丫头?”

  张姑姑没什么好脸色:“还笑,就是嬷嬷你那些手段不好使了。”

  吴嬷嬷也不气,她这年纪了在百花院什么样的姑娘没有见过,到最后总是有方法让她们求饶的。吴嬷嬷蹲下身把春桃扶起来替她拔开额际的湿发,尽管脸上已经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却依然是美艳不可方物,也难怪张姑姑在她身上费尽心思了。

  吴嬷嬷的样子一点也不凶,甚至很和蔼,可是春桃却在她手中抖得越来越厉害。她还记得竹签扎进指甲里的痛,她还记得盐水淌进鞭伤里的疼,此时此刻这些记忆最深处的疼痛仿佛一瞬间全部从吴嬷嬷搭着的肩上漫延开来。

  春桃无助的看了眼站在一边冷眼旁观的张姑姑,最后呜咽着哭出来。看她一哭吴嬷嬷却笑了,依然笑得慈爱无害:“怕什么呀?又不是非吃苦头不可的,只要你点点头就好了。”

  春桃抽着噎,犹豫了半响还是摇了摇头。吴嬷嬷敛下一脸慈爱收回了手慢慢地直起了身子,然后抽出手绢擦了擦刚刚扶过春桃的手。

  吴嬷嬷拍了拍手,立时就有院护提了只木桶进来,里面传来指甲抓挠桶壁的声音和“吱吱”的叫声。

  吴嬷嬷走到院护旁边拔开盖子看了一眼然后对春桃说:“前几天半夜我老是听见房里有老鼠的叫声,白天起来到处找却又没有,这不前晚上终于被我抓到了。你猜怎么回事?这只老鼠竟然在我房角打了个洞,这来来回回的我哪里捉得到。

  后来我听说啊,这老鼠的牙齿像凿子一样厉害,莫说那木板了,怕是铜墙铁壁也是能凿穿的。你说要是这老鼠在人身上凿个洞又是什么样子呢?”

  旁边的张姑姑以为吴嬷嬷真要用老鼠在春桃身上试着凿洞刚要出声,却被吴嬷嬷挥手阻止,她当然不会在春桃身上凿洞了,她还得留着这张漂亮脸蛋替百花院挣钱呢。

  春桃也不说话只是俯在地上嘤嘤哭泣,吴嬷嬷见她还是不服软冲院护打了个手势,院护立刻上前把春桃按在地上要把那桶扣在春桃背上。极度的恐惧让春桃吓得牙齿都在打颤,可是手被牢牢捆在身后丝毫动弹不得。

  就在此时春桃只听房门被“砰”的一声踢开,然后按住她的院护也被人一脚踢飞,桶里的老鼠得到自由很快就窜到不知名的角落去了。

  张姑姑见来人个个身着便衣轻甲气势不凡似是官府的人,还以为是知府大人来问罪了,瞬间没有了主张。还是吴嬷嬷沉得住气喝斥道:“哪里来的歹人竟敢在百花院闹事?”

  春桃回头只看到领头那个高大的男人摘下腰间令牌对两人说:“惠王府!”

  说罢也不管张姑姑惨白的脸色径直走向春桃,将她扶起来然后问站在门口那个一身粗布灰衣的中年男人说:“是她吗?”

  春桃认得这个中年男人,是当初她在孙员外府中做烧火丫头时的李总管,后来孙员外家变卖家奴他先跑了。

  李总管仔细的辩认了许久才唯唯喏喏地点了头:“官爷,就是她了。”

  确认无误之后男人替春桃解开手上绳索,然后将一张银票扔到张姑姑面前说:“这姑娘惠王殿下替她赎身了,至于你们逼良为娼的罪过自有惠王向知府问罪。”

  说罢也不管张姑姑的哭喊求饶扶着春桃离开了百花院。

继续阅读:第二章:初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折花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