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唯一的爱
飘过不说话2018-03-27 11:223,145

  钟离亦玉在她的眼里只看到倔强,对答案的倔强,随即摇摇头,“不喜欢,我爱你,很爱很爱。”

  “爱?”这答案或许在靖静的意料之中,她并没有太多的意外,重复着他的话,“很爱很爱?那是有多爱,是最爱吗?”

  “是唯一的爱。”

  “唯一的爱?”这样的回答靖静不满意,怎么会是唯一的爱,那那个梦儿是什么,所以她不相信他的话,现在她不想知道答案了,怕知道答案了,就算他爱自己的话是谎言,她也想就这样生活在谎言里,有他的爱就够了。

  以前想的爱情是属于两个人的唯一,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两人都只属于彼此,是彼此的唯一。可现在,她觉得自己不再那么绝对,想着只要现在自己是他的唯一,就够了。

  爱可以让人一再降低自己的底线,打破自己的陈规,放弃自己的原则,她以前不懂,现在都懂了。

  谁叫自己爱了呢,他的过去不属于自己没关系,那现在、以后她就让他只属于自己,她虽然怕麻烦,怕未知的危险,怕一切不可估计,但,只要确定了自己心意,她就会朝着自己的心意,勇敢往前。

  “我饿了。”

  钟离亦玉因靖静的神色七上八下,这一刻的小女人他是真的没看懂,明显的有心事。不过她不愿意说,就算了,他从不会逼她。在她的唇上吻了好几下,“好,你先起来洗漱,我一会就做好了。”

  靖静慢悠悠的起身,洗漱好之后,钟离亦玉已经在准备早餐,他会的很多,中西餐都会,只要有时间,就会每天不重样的给她做。靖静来到钟离亦玉身边,看着在他手上绽放的烤肠,食欲大开,“我想要尝尝。”

  钟离亦玉宠溺的笑笑,“我家宝贝就是一只小馋猫,”说着用小刀切了一小块放自己嘴边吹吹再喂到她嘴边,“来,小心烫。”

  靖静就着他的手一口吃下,舔舔嘴角,“嗯,好吃,多做点。”说完在他脸上送上一个奖励的吻。

  钟离亦玉拿着锅铲的手抖了抖,他就觉得自家小女人今天有些奇怪,一大早问他喜不喜欢她,现在还主动献吻,怎么看怎么有问题,不过这种问题他很喜欢,脸上还有小女人的温度,带着烤肠的香味,“啪”的扔下锅铲,将离开的人拽回自己怀抱,抱着便是一个深吻。

  换过气之后还想继续,却被靖静笑着推开,这男人惯会得寸进尺,“锅里糊了。”

  钟离亦玉也闻到了淡淡的糊味,想着管他的,亲够了再说,可靖静早在他看锅里的情况时逃跑了,无奈他只好继续准备早餐。

  一旁两张八卦脸随着两人的动静摇摆,曾伟“啧啧”的对着包子道,“一晚上的时间,你亲妈到底经历了什么,她是不是中邪了?”竟然像其他正常的女人一样,跟男人眉来眼去了。

  小包子对着曾伟冷哼,他亲妈才中邪了,他全家都中邪了,自家妈咪只是……只是,对了,只是没睡醒而已,就是没睡醒,都怪臭爹地,欺负妈咪,害得妈咪都没有睡好,一大早犯糊涂。

  靖静才不管几只心里怎么想,只要自己开心就好,她既然认定了钟离亦玉,便不会逃避自己对他的心意,也会接受他对自己的心意,之前就决定在解决了噬根草的事情之后就告诉他自己爱他,之前等到那时候是因为还要再确认确认自己的心,现在是因为这样决定挺好,到时候再给他一个惊喜。

  早餐结束后,几人收拾东西,准备启程,这里人多,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几人的背包都加大了一些,到时候要被发现他们这么多东西凭空出现就不好了。

  还是软软带路,向着森林深处进发。原始森林的危险比沙漠更甚,什么蛇虫鼠蚁,各种厉害的毒物,多不胜数,还有很多伪装成绿叶、枝干或是其他的危险,防不胜防,所以,走在这里,更让人小心谨慎。

  森林里枯枝腐叶、荆棘藤蔓很多,好在他们穿的都是钟离亦玉特制的衣服,防水、防刮、防渗透,是专门为来森林定制的,穿着也不累人,很方便。

  原始深林里有很多是外面稀缺或是绝迹的植被,靖静很高兴,看见一株就采一株,让钟离亦玉收好,她回去研究栽种。靖静不懂药,可她懂植被,看着许多有药用的植被,便催着曾伟多采一些,炼制成药,在接下来的路上可以有所帮助。

  曾伟自然也很感兴趣,以前他就只能在中药铺里买一些常见的草药,或是在一些专门收集草药的地方购买,只是都是些普通的,他也就只制作一些有限的药,好多他要的草药别人根本没听说过,自然也就没有人知道哪有,他炼制更高端毒药的打算就只能胎死腹中。

  现在没想到有这么好的机会,还有这么多的草药,曾伟兴奋得不得了,不用靖静催,便手忙脚乱的开采,期间还指挥着小包子动手。小包子虽然有时候老成,但到底还是个孩子,对采药这事感觉很新鲜,便帮着一起,曾伟还会臭屁的跟他解释这种草药有什么用,什么药材一起使用效果更好一类的话。

  钟离亦玉看着忙碌的三人,就自己一个人感觉无所事事,心里很不满,“宝贝,别管他,做一些保健品就是浪费时间。”拉着靖静来自己的阵营。

  靖静没好气的瞪他一眼,这家伙不打击曾伟就不舒服是吗?懒得理他,继续采药。而曾伟气得要有胡子的话,肯定会飞起来,他的药哪里像保健品了?保健品能将那么大一只只的毒蝎毒死吗?太侮辱人了,他一定要练出惊天动地的毒药来,气死他了。

  一天下来,即便几人边走边采药,速度还是很快,已经进入了原始森林内围,树木遮天蔽日,透不进阳光,一股股腐烂潮湿的气息扑面而来,可是没办法,森林里的环境只能这样。

  几人找了一个还算平坦开阔的地方安营扎寨,钟离亦玉没有准备太丰盛的饭菜,但也不会委屈了自家老婆,走了一天,吃饱喝足之后,便进入梦乡。

  在这里,钟离亦玉自然不会安心的睡过去,搂着靖静闭眼听着外面的动静,他们在帐篷周围撒了一些防毒虫的药,但难保不会有例外。耳里全是各种不知名的虫鸣,树声、风声交织在一起,他觉得今天晚上会有来访者。

  将怀里的小女人搂紧了一点,免得她着凉,遇神杀神遇佛杀佛,他已经等着了。“嘶、嘶”的声音从远到进传进钟离亦玉的耳里,与那些在周围响着的声音相比没有什么特别,可钟离亦玉听着嘴角却勾起一抹鄙夷的幅度,心道,“还真是没用的保健品,连一条小泥鳅都毒不倒。”

  望着帐篷的顶端,那里什么都看不到,可他就是能准确的知道声音从那里传来,还在不断靠近,钟离亦玉只是在想着,要不要将它弄死,弄死之后它有没有什么价值,他可不想白动手。蛇胆 、蛇皮、蛇肉,应该还能用,明早上就给自家宝贝做蛇羹好了。

  看在它还有一点用的份上,钟离亦玉决定让它死得痛快一点。用装着消音器的枪,指着帐篷顶端,一只手捂住靖静露在外面的一只耳朵,判断好位置之后,扣下扳机,不过瞬间,外面的空地上就是 “咚”的一声,怀里的小女人似被声音惊到一般,动了动,好在没醒。

  钟离亦玉松口气,想着下一次一定把这些东西丢远一点才行,也不管外面的巨蟒是不是会引来其他生物,就那样安心的搂着靖静睡过去,想来接下来没有什么危险了。

  为了不惊扰到怀里小女人的休息,钟离亦玉一向都是等她睡到自然醒才起身。昨天太累,今天靖静醒的有点晚,一睁开眼就听到外面曾伟的咋呼声。“哇,好大的蛇,怎么死在这里,好恐怖,为什么我一点都不知道?吓死宝宝了。”

  靖静在钟离亦玉的怀里蹭了蹭,等醒得差不多了才道,“曾伟一大早的就吃错药了?”

  钟离亦玉享受靖静的亲近,在她唇上吻了吻,“别管他,没用的娘炮,先起来洗漱,我给你做好吃的。”

  靖静顿了顿,娘炮?曾伟会哭吧?这个男人看着高冷,嘴可不是一般的毒。依言慢慢起身收拾自己,钟离亦玉出了帐篷准备做蛇羹。

  看着一大一小两人围着死蛇转悠,就又是一阵鄙视,“还说不是保健品,自己都快成食物了还嘴硬,没用就是没用。”

  曾伟一口气堵在心口,不上不下,他昨天为了晚上能够睡个好觉,在帐篷周围撒了很多毒粉,他笃定不会有蛇虫鼠蚁这些毒物敢靠近,所以睡得很死。可眼前这条死蛇实在明晃晃的打他的脸,自己竟然一点都没有察觉,钟离亦玉说他的毒药是保健品,就更加的找不到反驳的话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空间穿梭:萌宠小包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空间穿梭:萌宠小包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