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是否最爱
飘过不说话2018-03-27 11:203,146

  包子怒瞪着一脸惊恐的女人,“又丑又老,没自知之明的出来吓人,嘴巴不用来吃饭用来装屎,真恶心。”

  靖静捏捏包子的小脸,这小家伙,该软萌可爱的,怎么能说这么重口味的话,不过他维护自己的心倒是让她感动。

  靖静几人的气场明显不是对方五人可以比拟的,之前只是围观,并没有说难听话的几人看同伴的样子有些不忍,一个看着像是队长的男人开口道,“抱歉几位,我朋友说话可能直了点,有什么得罪的还请见谅。只是这条河贯穿整座原始森林,来这的人都是靠饮这里的水维持,大家都心照不宣的共同维护,突见几位在这里洗澡,才会有些情绪,说话也就有失礼貌了。”

  “我管你什么心照不宣,再敢让我听到一个字,死。”钟离亦玉要是依着自己真正的脾气,在那个女人开口的瞬间就已经命丧当场了,哪还能让她嚣张的那样骂自己的宝贝,不可饶恕。

  靖静瞪了他一眼,这家伙,看着是个绅士,怎么这么粗暴,瞧把几人给吓得。也难怪几人会露出这样震惊的神情,就连靖静若是不知道钟离亦玉这个人的话,也会被吓到,他的周身散发着浓浓的杀气,让人望而生畏,没人会认为他是在大放厥词。

  这也是认识这么久,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钟离亦玉,以前他混蛋无赖,霸道无理,腹黑,严肃冷凝,可从没有这样的嗜杀,不过她却一点也不害怕,反而高兴,她知道他是在为自己而愤怒,真是一个小心眼的男人。

  在靖静的瞪视下,钟离亦玉委屈的收了自身气息,傲娇的扭头,现在他要老婆哄,否则就生气。靖静黑脸,赖得理他。“抱歉,我们是第一次来这里,不知道这里的情况,放心,以后不会了,只是你这朋友,我看你们还是好好劝劝,祸从口出,到时候吃亏的是她自己。”

  对这个队长一样的男人,靖静没有好感,刚刚这个女人骂那样难听的时候他在一旁默不作声,知道自己这方四人,即便还有个小奶娃,也不是他们五人可以欺负的,便开始放低姿态,这样的人,靖静一向看不上,只是秉着出门在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再说自己几人确实有些不对,便大家都行个方便,不多计较。

  队长看着靖静,这样好看的女人,他还是第一次见,又如此有个性,更是唤起了他的征服欲。钟离亦玉收敛的气息瞬间爆发,敢盯着自家女人看,不想活了?只是轻轻一脚,那个队长便飞出两米,捂着腹部艰难的喘气。“再敢看一眼,我就将你的眼珠子挖出来,再让你自己吃下去。”

  这一幕发生得太快,谁都没来得及阻止,靖静没好气的看了一眼钟离亦玉,这家伙真的是够了,“曾伟,去给他看看。”

  曾伟屁颠屁颠的慢慢摇过去,在队长身边蹲下,随意的在他身上点点,没有任何章法的问着“这痛不痛?那痛不痛?”

  对长被他点得,本来没多痛的身体,现在痛得要死,只能拼命的摇头,让他别点了,曾伟若无其事的点点头,“都不痛啊?那就没什么事,死不了,这瓶药留着,要死了吃一颗。唉,真可怜,那样的女人你也看得上,活该被没肚量的男人打了,这夫妻俩没一个好东西,还特别爱记仇,以后小心着点,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完了又在他身上点了几下,痛得那人白了脸。

  旁边的几人看着,敢怒不敢言。靖静几人也不再理会他们,转身向帐篷走去。曾伟屁颠屁颠的跟着,想去逗逗小包子,却被躲开,“笨蛋,敢骂我妈咪,离我远点。”

  曾伟怒,这小东西胆子肥了,“静静,管管这小东西,一点礼貌都没有,我可是他叔叔,没大没小。”

  “我不是好东西,我特别爱记仇,这点你说的很对。”靖静凉凉的扫他一眼,不理会。

  “呃……呵呵呵,好静静,我这不是为了不让那样的渣男脏你的眼吗,我这可是为你好。”曾伟摸摸鼻子,刚刚只顾着嘚瑟了,忘了这吃人连渣都不剩的一家三口。

  靖静没理,钟离亦玉冷哼一声“娘炮,对付个女人还婆婆妈妈的。”

  “娘炮?”曾伟不敢相信的指着自己,他这么MAN的男人竟然被说成娘炮,赤、裸、裸的侮辱啊,“你以为都跟你一样粗鲁?野蛮?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你不知道杀人也是一种艺术吗?土包子。”

  任曾伟在一旁叫嚣,一家三口愉快的进入到晚餐中,谁理他。可不远处还未走的五人听着却是背脊发凉,他们竟然将杀人说得这么理直气壮,再也不敢停留,慌乱离开。

  夜色微凉,酒足饭饱的四人坐在折叠躺椅上晒月光,森林外围的树并不是那么浓密,还可以看到漆黑的夜空中,一闪一闪的几颗星星,和被乌云遮挡了大半的月亮。这里的晚上有些凉,钟离亦玉将靖静搂紧。“宝贝,外面湿气太重,我们到帐篷里面去休息了,明天得继续出发。”

  靖静点点头,对着曾伟道,“晚上给忆忆盖好被子,别让他着凉了。”

  曾伟不满的瘪瘪嘴,无良夫妻,把自己当保姆,自己两人每天刺激单身狗,太可恶了。可不满归不满,谁叫他看上那辆车了呢,为了车,什么都甘愿,扛着小包子睡觉去。这里,慢慢的归于平静。而北边荒漠,因他们的离去,震惊中外。

  北漠,在传送阵被启动时,毁灭也同时被启动,传送阵将他们送到目的地之后,毁灭装置正是开始启动,整座墓中墓,发出轰隆隆的声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塌陷,所有的吸血草、食人花、火炉、火蛇、迷宫都被埋在了黄沙之下。

  因为塌陷,黄沙漫天,染黄了北漠整片天空,三天三夜不平息,许多探险者,不管是之前是否垂涎过北漠传说中古墓的人,都纷纷前往,一探究竟,这里再一次成为了探险者乐园,死亡沙漠的诅咒也抵挡不了大家的脚步。当然,这些都是身在东森的靖静四人不知道的,现在的他们一心扑在接下来的旅行中。

  第二天一早,当朝霞染红天边时,靖静在钟离亦玉的怀里慢慢转醒,又是一夜好眠,连梦都没有,她发现自从和钟离亦玉睡在一起后,一直都是好眠的。以前独自一人时,总会被梦惊醒,醒来后什么都不记得,只觉得心口有深深的酸涩和疼痛。

  虽然不记得梦里有什么,可她知道梦里的一切很真实,就像是真正发生过的一样,她想要抓住,想要记得,可是始终不行。现在,她不再做梦,也不会有心痛和酸涩,梦里的一切她也那么想要知道了,因为她觉得有他在就够了,这样的想法她不知道好不好,他在自己心里的位置越来越重要,靖静突然觉得有些怕了。

  每当沉侵在他的柔情里时,那晚他口中的梦儿就会浮现在自己耳边,那样深情,那样心痛,他一定很爱那个女孩,虽然他也爱自己,可她不知道他爱自己多一些还是那个梦儿,以前觉得这个梦儿无关紧要,至少与自己无关,可现在她总会拿那个梦儿和自己比较。

  她们谁更漂亮,她们谁更温柔,她们谁更适合做他的妻子,她们谁是他的最爱。以前是不是都是她做饭给他吃,她贤惠的伺候着他,不会像自己什么都不会。他是不是更喜欢那样贴心的女人?所有的疑问,就像紧箍咒一般,绕着靖静的脑海旋转,烦不胜烦。

  钟离亦玉在靖静睁眼的那一刻,也跟着醒了,本想来个大大的早安吻,可看着怀里的人似乎有什么心事,眼神没有焦距的望着一个地方,脸上的神色变化着,或懊恼,或担心,或难过,久久的就那样望着。

  “怎么了宝贝,一大早就魂不守舍,是不是没有我爱的亲亲,所以不高兴?”钟离亦玉吻吻她的眼帘,换回她的思绪,自家老婆不应该这样多愁善感,她只需要开开心心就好。

  靖静抬眼看着眼前这个绝色的男人,他有祸害所有女人的资本,不管是外在、内在还是物质,他真的无人能及。“你喜欢我吗?”她知道答案,可她还是想问,想听到他的回答。

  钟离亦玉挑眉,他没想到一大早自家女人就问这样的问题,是发生什么他不知道的吗?她问他喜欢她吗?这个问题让他有些不高兴,“看来我表现得还不明显,”低头撰住娇唇,温柔的、疼惜的吻着。靖静没有恼怒,没有推开他,而是难得的伸出双手,勾住他的脖子,回应他的吻。

  钟离亦玉为她的回应高兴,也疑惑,这小女人有些不正常。在两人温度升高之前,放开,钟离亦玉紧紧的盯着靖静的双眼,想要从里面看出什么。靖静任他打量,也回视着他,“你喜欢我吗?”她没有放弃,继续着这一个问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空间穿梭:萌宠小包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空间穿梭:萌宠小包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