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蛇腹藏阴
大泽天下2017-12-04 12:473,175

  黑流萤没什么攻击性和毒性,很快就被空中的洛神噬咬撕裂,黑流萤的残躯如同细雨,纷纷从空中洒落而下,我怕被洛神的磷粉沾上,便转身躲入黑色的蛇蜕之中,好在蛇蜕中空,我顺着蛇蜕往里面摸索,由于没有光线,我也不敢照明,怕将洛神引来,只好抹黑前行。

  但是这时突然整个大殿剧烈的震动起来,我在蛇蜕之中顿时感觉天摇地晃,心知这白尸蟒是被惊醒了。

  好在白尸蟒一动,它身上大片的黑流萤都冲飞出来,有一小部分冲到了蛇蜕里面,让昏暗的蛇蜕有了些光亮,有漆黑的蛇蜕阻隔,也不怕洛神发现。

  黑流萤飞快的向着前方飞去,我略一沉吟知道前方定有尸源,拿出八卦镜,提着桃木剑跟了过去。

  大殿的震动依旧在持续,蛇蜕也晃动不已,看来外面白尸蟒应该正和洛神交锋,就是不知情况如何。

  黑流萤渐渐停了下来,将眼前的空间照亮,我上前一看,眉头略微一皱,只见地上躺满了各色尸骸,看年份应该很久了,在这些尸骸的下面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散发着光亮。

  我用桃木剑将尸骸挑开,就看到一个拳头大小的夜明珠正在散发着光辉,心中顿时大喜,这夜明珠原本应是悬在殿上,后来被白尸蟒吞入腹中。

  有了光源,双目感觉舒服了一些,我开始打量蛇蜕的里面,黑流萤此时正围绕着一个雕像旋绕飞舞。

  “没想到这雕像也被吞了。”我轻叹,怪不得此处如同绝地,若不是进了这蛇蜕,即便在洛神和白尸蟒口下逃生,怕也是要被困死在这里。

  我急忙上前去打量雕像,这具雕像刻画的是一个老者,身着长袍,长发飘然,胡须留到胸前,手中握着一把浮尘,颇有仙风道骨的感觉,就是不知是何人?

  这尊雕像要比下面两层大的多,但是雕刻的手法却是差了许多,仿佛这尊雕像是雕刻着凭空雕刻出来的,细节之处,有些粗糙。

  更让我奇怪的是这老者的头却并没有仰望上方,而是平视前方,而且双目圆睁,满面愤怒之色。

  我仔细观察了雕像却并没有发现有机关,但是黑流萤的异常却是让我有些疑惑,黑流萤喜尸气,而且极为敏感。

  “难道在这雕像里面?”我走到老者的背后,发现老者的背后有一个小洞 ,洞口只有指甲大小,一丝丝尸气正从里面涌出。

  我心中默念一声勿怪,然后猛然对着雕像踹了一脚,雕像顿时摔倒在地,却是没有碎裂,我也不急,拿出符刀,对着那个洞口,慢慢刮了起来。

  用了大约两炷香的时间,一颗青色的珠子被我挖了出来,我看了看,有点像尸珠,但是尸气却非常淡,可能是时间久远,消散了吧。我没多想就收了起来,黑流萤顿时开始四散飞走,不再停留。

  我看着雕像沉默,可能因为雕像移位,使得这层的机关无法触发,但是我也不愿从这出去,将雕像复位,先不说有用没用,可能刚出去就被洛神和白尸蟒分尸了。

  我的目光无意中扫到了雕像的脚部,突然发现上面有一个凹陷,大小和尸珠相仿,我急忙掏出尸珠放了上去。

  但是随后一股股浓烈的阴风就卷了起来,顷刻间尸气纵横,我还没弄弄清楚怎么回事,就发现,成山似得黑流萤向着我这边扑了过来。

  我想要将尸珠取出已是来不及,只好先跑,没跑两步,突然整个蛇蜕剧烈的摇晃起来,我顿时步履不稳,摔倒在地,然后就见蛇蜕被打开了一个缺口,一个巨大的蛇头探了进来,张开血盆大口,然后猛然向着雕像和我冲了过来。

  白蛇莽的身上被密密麻麻的洛神压住,带着一阵磷风卷了过来,白蛇莽来的太快,我还没爬起来就和雕像一起被白蛇莽吞入腹中。

  我只感觉眼前一黑,然后身体重重摔倒了什么硬物上,顿时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快要散架了。

  这时幽幽的白光亮了起来,是我之前握着的夜明珠,被一并吞了进来。

  我爬起来一看,忍不住后退两步,几只洛神正趴在夜明珠上啃咬,翅膀正在不断煽动,五彩的磷粉在它们周身不断飘扬。

  我面如死灰,没想到竟然被白蛇莽吞入腹中,这下可好,要葬身蛇腹了。

  身边的雕像正在散发着尸气,尸珠也变得通透,宛如一颗水晶一般。“这雕像当真邪门,早知道不碰了。”我悔的肠子都青了,心中暗自懊悔。

  “不行,我得想办法出去,经纶还等着我去救呢。”我突然想起垂危的经纶,身上莫名的涌起一股力气。

  “当前要想办法将这几只洛神解决掉。”我略一沉吟,开始翻找符包,但是符包里除了那老黄皮的春液再无其他液体。

  我咬了咬牙,将瓶盖打开,然后捂住口鼻,对着洛神浇了上去,洛神一碰水,顿时五彩的身体开始变黑,然后纷纷落下,却是死了。

  我没想到水真的有用,心中稍安,正当我准备想办法从蛇腹中出去的时候,蛇腹却剧烈的晃动起来。

  我急忙拿出符刀,狠狠插到白蛇莽腹内的肉上,然后双手紧紧握住,拼命让自己不被甩飞,一但被甩到白蛇莽的胃中,定会变成一具枯骨。

  晃动越来越剧烈,我坚持了小半晌就被一股大力震飞,心中只道一句,“完了!”,就被卷了起来。

  我的身体宛如断线的风筝,在蛇腹之中被抛来抛去,更是被撞得身体疼痛,五脏俱裂,然后突然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等我醒来的时候,只感觉自己的全身提不起力气,身体五脏疼的厉害,歇了好一阵,才慢慢爬起来。

  “不像是胃里。”我从符包里摸出手电打开,看了看四周后沉吟。

  “这雕像真是阴魂不散!”随后就看到不远处雕像正安静的躺在那里,默默散发尸气,我顿时暗骂一声。

  走过去,将已经完全变成透明的尸珠从雕像脚下扣了出来,我拿着尸珠,感觉尸珠好像不一样了,之前的尸珠的触感和普通的石头没什么两样,如今却冰冷滑腻,晶莹剔透。

  “嗯?这是什么?”我正准备将尸珠收起来,目光偶然扫到蛇腹上似乎插着什么东西。

  我蹲下身子,仔细查看,似乎是一面小幡,但是已经破损严重,我用力将它拔了出来。

  这一拔却是惹了大祸,只见从小幡的所插的位置,突然不断涌出了黑色的液体,浓烈的腥臭味顿时让我头脑发昏。

  “不好!”我急忙将小幡插回去,但是一插,小幡顿时被一股漆黑的水箭冲了出来,而且小洞不断有扩大的趋势。

  我不知道这黑水是什么,但是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情急之下,直接拿起手中的尸珠按了下去。

  洞被尸珠堵上,停止了喷涌,我惊得满头是汗,庆幸自己的果断,流出来的黑水似乎有很强的腐蚀性,被黑水溅到的蛇肉顿时糜烂,发出阵阵腥臭的味道。

  我坐下来惊魂未定,喘了口粗气,结果此时蛇身却又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我的身体顿时被抛起,手中的手电也掉落下来,然后我再一次感受到了宛如进入地狱一般的痛楚,全身火辣辣的疼,这次似乎晃动的更加厉害,煎熬了约摸一炷香的时间,才终于停了下来。

  我趴在地上,腹中一阵翻涌,头晕目眩,直接伏地吐了起来,吐了一阵才感觉舒服了些,但是全身乏力,提不起力气。

  “嗯?”突然一道微弱的光线从蛇腹的上方传来,一只巨大僵尸头伸了进来,然后双手用力对着裂口一撕,白尸蟒腹部顿时被撕开,然后一双大手就向着尸珠抓去,随后抛到嘴里,咔嚓咔擦咬了两下,吞入腹中。

  “砰”这时一声撞击声传来,随后就见这具巨大的僵尸重重被撞飞,然后突然一股浓烈的阴气化成一阵狂风将我从白尸蟒的腹中卷了出来。

  我正准备爬起来,却发现自己的衣领被人拎了起来,我顿时大骇回身望去。

  只见一个绝美的女子一只手正拎着我,嘴中不断吐出尸气,却是一具女尸,这股尸气阴寒无比,吹到我身上,我立刻就感觉自己似乎步入了凛冬寒狱。

  “嗤!”这时巨大的僵尸站了起来,嘴中也吐出一口浓烈的尸气,不过这股阴气却是炙热无比,这巨大的僵尸往前猛踏一步,然后张嘴作嘶吼状,顿时一股滔天热浪迎面而来,我的身体一半极热一半极寒,脑海中更是眩晕无比,根本无法动弹。

  “哇!”我被女尸直接扔到墙上,顿时一股巨力渗透我的五脏六腑,我只感觉一口逆血上涌,一口鲜血从嘴中吐了出来。

  我艰难的睁开眼,发现两只僵尸都停住了行动,原地矗立着,双眼中竟然都冒出猩红色的光芒,眨眼间,两只僵尸都动了起来,扑向我身前吐出的鲜血之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师秘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师秘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