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阴阳尸魃
大泽天下2017-12-04 18:533,216

  女尸身着一身白裙,裙腰上束着一块巴掌大小的玉,她的身高和我相仿,在那巨大的僵尸面前简直像是婴儿一般,但是她的速度极快,率先一步扑到地上,开始舔食我的鲜血。

  “砰!”又是一声闷响,却是那个巨大的僵尸一脚将女尸踢飞,随后发现血腥味消失,顿时恼羞成怒,向着远处的女尸扑去。

  我看着这具巨大的僵尸,心中惊疑不定,我的印象中并未见过如此巨大的男性僵尸,还有那具女尸,怎么会散发出如此阴寒的尸气,简直闻所未闻。

  两尸交战,男尸巨大无比,每一次出手都地动山摇,女尸身材娇小但是速度奇快无比,而且力气也不小,更是可以和男尸正面抗衡,一撞一下,连男尸都要后退几步。

  我急忙从符包里掏出八卦镜,残留的几张的黄符,两捆红线,一把铜钱,然后在身边迅速布起了阵法。

  我心中清楚,先不说双方难以分出胜负,看它们的样子,困在此地很久了,能分出胜负也不会拖到现在,其次,就算是两尸分出了胜负,也定不会放过我,一口血就能让它们疯狂至此,可见许久没有进食了。

  果然,打了一会,两尸便停了手,纷纷向着我所在的墙边望过来,我顿时冷汗直流,手中的速度更快。

  两尸似乎都有些忌惮对方,就这样对峙着,却是为我争取了时间。我布完阵法,然后猛然一拍胸口,顿时连喷三口鲜血,随后整个空间都被血腥味布满,两尸顿时被鲜血味吸引,开始疯狂的四处攻击。

  我躲在一边,和它们保持距离,以免被波及,这个阵法叫“嗜血阵”,本来是用来抓捕僵尸和喜食血气的魈魅用的,可以迷惑它们的嗅觉,找不到我的具体位置。

  我心中稍定,应该能拖延一点时间,我的目光飞快的额在这一层扫荡,但是却并没有发现雕像,顿时心中一凉。

  这时血阵之中的血气突然锐减,我看到两尸正张开大嘴连同周围的尸气一同吸入腹中,顿时面色大变,急忙向着白尸蟒尸体的方向跑去。

  跑到白尸蟒的身边,随后发现白尸蟒的身体下似乎压着什么东西,我以为是雕像,急忙用手去拉,结果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却并未发现雕像,反而拉出来一块漆黑的石碑。

  我定睛望去,只见石碑上刻着几行字,“余在燕都北郊发现旱魃,体巨而力,不凡,拘而养之。于南疆九黎山发现寒尸,敏而力,腹阴,甚佳,拘之。养两尸于朝南殿,望成阴阳尸魃。”

  “阴阳尸魃!”我脸色变了变又变,旱魃我知道,多出自北方,这个燕都似乎是南北朝时候的地名,至于九黎山我却是没听过,可能也是古地名。

  “也就是说这两个僵尸被禁锢在此地有千年时间了,还有这石碑上说的‘朝南殿’似乎和老黄皮说的‘泥丸殿’相悖。”我心中沉吟。

  我躲在白尸蟒的身后,摒住呼吸,看着两尸动作。两尸将血气吸尽,似乎有些意犹未尽,仍旧不停地打着转不停地嗅着。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不知这白尸蟒是如何到达这一层的,找到原因,说不定能找到出路。”我想着就开始打量四周。

  我随后猜测,这白尸蟒怕是从下一层直接冲上来的,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

  “这样想来也合理,这宫殿共有五层,我此处是第四层,第五层应当是在上方,但是如何上去呢?”我脑海中不断思索着,渐渐有了思路。

  随后我的目光停在了巨大的男尸身上,或许可以利用它的身体,但是眼前是必须要解决掉这两只僵尸,活的僵尸与我而言只是威胁。

  “喜欢食血气,那便让你们吃个够”我心中一动立刻有了主意,然后再次拍了一下胸口,将鲜血吐到装血糯米的罐子里,然后用衣服迅速包上。

  我刚弄好,两尸就立刻冲了过来,对血腥气的敏感程度果然很强,我背靠在白尸蟒身上,随后见到一道白影向我扑来,我立刻将罐子摔倒了它的身上。它没有躲闪,身上立刻鲜血淋漓。

  “嗤!”男尸此时也冲了过来,见到一身血的女尸,立刻发狂似得扑了过去,女尸正在舔着身上的鲜血,完全没注意男尸,顿时被男尸扑到在地。

  男尸此时已经被血腥气刺激地彻底发狂,张开大嘴就对着女尸咬了下去,女尸躲闪不及,顿时一只手臂被男尸咬了下来,但是却没有血液流出。

  我向着女尸望了过去,发现女尸的断臂处竟然结满了冰霜,身体竟然阴寒至此!

  男尸咬住女尸的嘴顿时布上了一层冰霜,这男尸也是彪悍,用力对着自己的嘴就是一拳,将上面的冰给打碎,然后后退两步望着女尸。

  女尸似乎对断臂没什么感觉,甚至将断臂捡了起来,继续舔食上面沾着的鲜血,看得我头皮发麻。

  男尸矗立了一会最终还是禁不住血腥气的诱惑,再次扑了上去,女尸似乎对男尸打扰它进食有些不满,也张开嘴对着男尸迎上来的手咬了上去。

  男尸用力想将女尸甩开,但是女尸咬得十分紧,甩了几次竟然没有甩掉,反而被女尸撕下一块皮肉,流出猩黑的鲜血。

  我盯着女尸的身体,它的身体此时正在慢慢发黑,我心中升起一摸激动,我在之前的那口血里掺了白尸蟒的血液和洛神的磷粉,白尸蟒的血液蕴含尸气,对僵尸没什么吸引力,但是其中却含有剧毒,再加上同样含有剧毒的洛神磷粉,是我在白尸蟒腹中顺手收取的一点。

  女尸的身体渐渐开始浮肿起来,男尸察觉不到异样,仍旧对着女尸一口咬了下去,这次却是直接将女尸给咬到嘴中,然后嚼也嚼就吞入腹中。

  我紧张地看着眼前的一幕,男尸在吃了女尸之后,跪在地上,全身开始结冰,很快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冰雕。

  我从白尸蟒的身后转了出来,试探了几次,确认男尸确实是被冻住了以后,才松了一口气。

  我爬到男尸的腿上,却突然发现男尸的身体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然后他的腹部突然被划开,一个漆黑的婴儿头伸了出来。

  我顿时大骇,拿起桃木剑狠狠刺了上去,桃木剑顿时贯穿了婴儿的头颅,婴儿似乎吃痛,竟然“哇哇!”的哭出声来。

  我见将它的头颅刺穿竟然还不死,心中升起了一股狠劲,将桃木剑抽出,带出一片红白之物,然后对着它的颈部削了过去。

  但是桃木剑毕竟只是木质,竟然卡在它的脖颈处,那个婴儿哭的更凶了,而且原本紧闭的双眼似乎有睁开的迹象。

  我心中顿时大惊,手中却是更加狠厉几分,紧紧握住剑柄然后狠狠一拉,顿时漆黑婴儿的头被我割了下来,然后顺着男尸的腿滚落在地上。

  “哇哇!”婴儿的头掉落在地,但是却并没有停止哭啼,反而哭的更加惨烈,周围的阴气开始诡异的流动,向着婴儿的头流去。

  我此时早已被骇的魂飞天外,这才明白腹阴的意思,这婴儿才是那人要养的真正的阴阳尸魃,我知道对它奈何不了,急忙反手顺着男尸腹部的伤口刺了进去,然后桃木剑似乎碰到了什么硬物,我急忙用手一掏,顿时掏出一颗红黑两色的珠子。

  这珠子的上的尸气浓郁无比,我只是用手拿着,便感觉到尸气拼命往身体里钻,这两色珠子竟然是这婴儿的尸珠,婴儿自出生便有阴珠简直骇人听闻。

  “破!”我此时顾不得那么多,婴儿的眼已经有睁开的迹象,再迟疑下去死的便是我了,我张嘴就是一口鲜血喷在其上,然后开了天门,三朵阳火立刻从我的额头和双肩飞了出来,将我的血引燃,和着尸珠疯狂的燃烧了起来。

  “哇哇!”婴儿哭的更凶,但是声音之中却是由凶戾变成了悲惨,它又哭了一阵,最后收声。

  我将阳火收回,手中早已空无一物,再看婴儿的头,静静躺在地上,我擦了额头上的一把汗,心中暗暗后怕。

  新生的婴儿若是睁眼之后惨死,其魂便会化成厉鬼,称为“婴煞”,会直接冲进人的脑中,撕咬灵魂,端的是凶残无比。

  我看着地上的婴儿头,只见一个乳白色的魂正从它的身体中飘出,然后缓缓消散,我心中默念往生咒,虽然知道无用,但是心中却是安定了不少。

  “没想到这女尸身体中竟然暗藏尸胎,险些让它睁眼,不过,这尸胎在女尸体内孕养了千年,也着实诡异,而且在男尸吃掉女尸之后还能用这种诡异的方式出世,端的是骇人。”我却是不愿再看婴儿,从男尸的身上下来。

  这时突然从上面传来了振翅的声音,然后一大群洛神从上面冲了下来,向着周围的人皮灯冲了过去。

  “我明白了!”我顿时明悟,却是猛然跳进白尸蟒的腹部,拿出符刀将白尸蟒皮肉快速挖了出来,,然后果然在它的腹部下发现了一个凹陷的窟窿,我想也没想,直接跳了下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师秘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师秘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