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解毒
大泽天下2017-12-05 12:283,188

  “砰!”我的身体由于惯性重重摔到了地上,我顿时感觉自己全身似乎散架了,缓了老半天才爬起来。

  “没想到竟然是这样。”我喃喃,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这一层的空间很小,准确的说更像是一间密室,布置也十分简单,周围的墙壁是用一种鳞石打造,虽然少见但是却并不难得,这些鳞石散发着暗淡地青光。

  地面铺的是软玉,在软玉的尽头立着一个雕像,只不过却是背对着我,在他的面前有一面墙壁,上面刻着一副壁画,不过由于光线实在太暗,看得并不是清楚。

  我拖着有些麻木的双脚,缓缓向着壁画走了过去,然后从符包里摸出火石,脱下身上的衣服,用桃木剑卷了起来,然后点火,终于看清了壁画。

  这幅壁画上面刻着一具巨大的棺木,和我在古宅外看到的十分相似,但是古宅外的棺木刻画的十分粗糙,远没有眼前清晰。

  棺木上面密密麻麻刻满了我不认识的文字,在棺木的周围立着十八根龙柱,在棺木的正前方有一个锁孔,似乎需要钥匙打开。

  我转过身,就看到雕像双手端着一根金色的权杖,我看到雕像的那一刻,全身止不住的颤抖起来,这个雕像刻的不是别人,却正是我。

  “没想到除了壁画,竟然还有雕像。”我冷笑道,心中却是早已充满了愤怒,一脚就将雕像踹倒,雕像顿时碎裂,金色的权杖顿时掉落在地,然后在雕像的内部露出了一个竹简。

  我急忙将竹简捡了起来,然后打开阅读,看了半晌,然后沉默着将竹简点燃。

  竹简上记录了一个叫“昆仑玉墟”的地方,那里藏有让人不死升仙的宝藏,而打开这个宝藏需要三样东西,一是“阴尸珠”,二是“冥蛇杖”,最后一个是叫“凤眼”的东西。

  若是王天龙所言不假,“阴尸珠”在大师兄身上,脚下的想必就是“冥蛇杖”了,至于“凤眼”却是不知在何处。

  “这个棺材里就是宝藏?”我盯着壁画上的棺材,怎么看都感觉上面露出浓浓地邪气。

  竹简上还记录了一个地方和出路,地点是一个叫“三世祠”的地方,位处南疆,上面说那里有我藏的东西,还有我的身世之谜。

  最关键的是落款,“林寒冬”,更为可笑的是,笔迹竟然和我的一般无二。

  “不论你是谁,如此作弄与我,已经越了我的底线,你既然想让我去,我便去,看看你口中所说的东西和身世!”我猛然将桃木剑甩到地上,然后摸出符包里所有的火石,将此处点了起来,鳞石引火,很快这里就烧了起来。

  我捡起权杖,想放到符包里,但是没想到权杖太长,放不进去,只好握在手里。

  然后顺着竹简上指引的方式,按动了壁画里棺材的一处花纹,顿时一个出口出现,我毫不迟疑的走了出去。

  出去后,发现又回了古宅,出口竟然是在那面壁画之上,更为诡异的是出口是在刻画了我模样的壁画后。

  “饶命!饶命!我真的没看到你的师弟啊!”这时从里面传来了老黄皮子的声音,声音凄惨无比。

  我找到洞口进去,就看到王天龙一把手将它倒提着,正在用刀剥着它的皮。

  “二师兄。”我淡淡地喊了声,示意他停下。

  “寒冬!你没事啊!”王天龙顿时脸上一喜,放下手中奄奄一息的老黄皮,向我走了过来。

  “没事。”我轻轻点头回道,然后把目光移向了老黄皮身上,冷声道,“把解药交出来!”

  “交可以,但是你们不能杀我!”老黄皮眼珠一转,开始讨价还价道。

  “还敢讨价还价!看爷爷不弄死你!”王天龙说着提刀就要上前。

  “好!交出解药,我不为难你,我与你本来就无死仇,”我将王天龙拦下来,对着老黄皮道。

  “解药需狐尾,马眼,熊胆,地龙根,然后加上百年红芝熬水,五晚熬一碗即可。”老黄皮虚弱道。

  “师兄,走吧。”我对着王天龙喊了一声,便转身离开。

  “你手里的是?”这时老黄皮的眼中露出精光盯着我手中的权杖高声道。

  “你认识?”我眉头一拧,这老黄皮说不定真知道什么,我返身再次将它提了起来。

  “啊!我错了!我只是看它是金的才动了贪婪之心,我不敢了,真不敢了!”老黄皮在我手中哀嚎,我看它的神情不像是作假,心中升起浓浓地失望,一把将它甩到地上。

  “师兄,有火石吗?”我转脸问王天龙,同时故意将手中的权杖举起来,查看他的反应,但是他似乎对这个权杖不感兴趣,从他的符包里掏出一堆火石给我。

  我没多说,直接将这个古宅给点了,然后目光扫了一眼壁画所在,转身王天龙用了五鬼搬运之术,带着我离开。

  回到家中就看到一个白裙女子立在庭院里,发现我回来了,恭敬地对我鞠了一躬,抱拳道,“师父!”。

  “凝霜,回来了。”我对她点点头,她是我的大徒弟,之前我让她出去采一味炼制避毒丹的药,如今才回来。

  “呦,这小狐狸长得倒是标志,你小子挺有艳福啊!”王天龙一眼就看出了凝霜的本体,我没心情理会他的打趣,对着凝霜简单介绍了一句,“这是你二师伯。”,然后进屋去查看经纶的身体状况。

  “大师伯好!”凝霜给王天龙做了揖,巧笑喊道。

  “不错!不错!你师父挺有眼光!”王天龙夸赞道。

  进了屋,我给经纶把脉,经纶的毒复发的很快,此时已经到了心房周围,若是不尽快解毒,很快就会有性命之忧。

  “凝霜,去给我找狐尾,马眼,熊胆,地龙根,百年红芝。”我对着凝霜吩咐,这些东西,我觉得都有存藏。

  凝霜也不多言,轻轻点点头,然后就去拿材料。这时王天龙从外面走了进来,见到我一脸严肃,便玩笑道,“寒冬,不错,你这俩徒弟,一个小狐狸,一个半妖,要是被师父知道非揍死你不可。”,说完他的双眼顿时黯然。

  “师父!找到了!”凝霜的动作很快,很快就将几样材料拿了过来。

  “这是你的?”我拿起一根白色的狐尾,上面还有淡淡地血迹,皱眉看向凝霜道。

  “师父,我怎么说也活了五百年,多少有点法力,我的狐尾效果会更好。”凝霜不敢看我的眼睛,低头吐着舌头道。

  “去煎药,五碗煎成一碗。”我轻轻抚了抚她的头,然后轻声道,嘴角含笑,心中满是欣慰,在那大殿之中的压抑顿时消散了不少。

  “好嘞!”凝霜一见我对她笑,立刻俏脸含笑,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转身去熬药。

  “师兄,你是怎么擒住那黄皮子的?”我坐了下来,拿起桌子上的茶壶给王天龙倒了一杯茶问。

  “师弟,你别说,这真是我经历的最凶险的一次了!”王天龙一听我发问,顿时一脸的兴奋道。

  “你不知道,我收了上百野魂,准备去和你汇合,但是进去之后却发现你根本不在。”王天龙拿起茶水喝了一口道。

  “你是怎么进去的?”我心中一沉,那副壁画想必王天龙也看到了,但是为何看到权杖没有反应?

  “我是飞进去,难不成还钻那狗洞?”王天龙作了个飞的动作,我当即明悟,是鬼魂托他上去的。

  “你不知道啊,我在那个院子里发现了养尸地的入口,进去之后,发现殿里的僵尸都被制住了,我想你肯定上去了,于是也赶了上去。”

  “没想到在那里见到了一排排的棺木,我的天吗,少说也有一二百,我怕你有危险,便没敢缠斗,留下上百小鬼牵制,顺着楼梯上了第三层。”王天龙喝了一口茶水道。

  “等等,直接从楼梯上去的?”我一愣,随后惊讶问道。

  “对啊!你不知道啊,在第三层,足足有五六十只青面尸,它们身上还全部穿着铠甲,我差点栽在那个地方,好在我机灵,用五鬼搬运术直接挪移到了第四层。”王天龙说的眉飞色舞,口沫横飞。

  我听着心中暗自苦笑,我们俩的遭遇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不过五鬼搬运之术能够在那里挪移却是出乎我的预料。

  “你知道我在第四层见到什么了吗?”王天龙故作神秘道,见我不回话,便接着说,“我见到了罕见的尸王,至少都有五六百年了,你是不知道那尸王见到我就像见到亲爹一样,扑上来就要咬啊,但是我手持桃木剑,脚踩七星步,用八卦镜把他定住,然后来了个刺心穿,瞬间秒杀!”

  “那老黄皮?”我顺着他的话问道。

  “那老不死的在最上面一层,躲在一副棺材里面想要阴我,结果被我发现,招来鬼将将它一顿暴打,然后我提着它出来,准备逼问你的下落,正好你就来了。”王天龙摊了摊手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师秘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师秘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