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古宅】
大泽天下2017-12-01 20:203,236

  夜光微凉,伴随着徐徐的晚风,起舞在正沉溺于梦乡中的都市。皎月似是有些不忍,不断散发着光辉,要将这淡淡地凉意驱赶,为睡梦中的人送来温暖。

  “师父,我们都在这转悠半天了。”一道抱怨的童声自我的身后传来。

  “别急。”我回头瞥了他一眼,他叫王经纶,是个孤儿,是我从一个废弃的工厂里捡来的,后来成了我第二个徒弟。

  他手里正拿着一根棒棒糖,贪婪的吸允着,脸上浮着浓浓的不耐。

  “少吃点糖,都快成球了。”我看着他的样子不禁哑然,然后轻轻摇头,我捡到他的时候,他只有七岁,当时面黄肌瘦,几乎是皮包骨头,如今过了三年俨然快成了一个肥乎乎的肉球。

  我对他打了个手势,示意他警示,他立刻从身上挂着的小符包里拿出一把小桃木剑,嘴里咬着棒棒糖,双眼警戒般的扫视,像极了一个受惊的小猫。

  我走在前面轻轻摇头,我这个小徒弟,还算聪颖,修道也有天赋,但就是胆子太小,容易惊神。

  前方是一面墙壁,我走上前,仔细观察。墙壁竟像是由一整块巨大的青石打造,上面布满了墨绿色的青苔和久经风霜的裂痕。

  我用手抚摸着潮湿的墙壁,顿时浓浓地潮味夹杂着淡淡的青苔味扑鼻而来,我不禁打了个喷嚏。

  手上滑腻腻的触感,让我感到有些恶心,用力将黏在手上的青苔甩掉,又在身旁的石头上抹了几把。

  这面墙壁上似乎刻着一幅画,但由于是晚上,光线昏暗,看得不是很清楚,但从刚才手的触感来说,我没有感受到一丝雕琢的痕迹,若是久经风霜磨平了这些痕迹,也有可能,但若是自然生成,未免有些太过骇人,我对着壁画立刻就生了兴趣。

  我从腰间挂着的符包里掏出一个小手电, 打开开关,顿时一道强光映到了墙壁上。

  还没仔细观看就听到身后的经纶惊恐地尖叫起来,我急忙回头,只见他目眦尽裂,眼珠暴起,全身正不停地抽搐颤抖,眼见就要昏厥。

  “啪!”我急忙伸手甩了他一巴掌,然后上前用手按住他的人中,知道他连连喊疼,我才放手。我看着他,无奈地摇摇头,本想带他出来练练胆,但看他这样子,估计没见到正主就被吓坏了。

  我不在理会他,转头观看壁画,随即眉头也皱了起来。壁画虽然被青苔覆盖,但是那上面血腥的一幕即便是我也有些心神不宁。

  只见上面刻画了一个蛇首人身的蛇妖,坐在一个巨大的蛇骨上,左手握着一根权杖,指向下方,下方刻画着无数条毒蛇,正在噬咬一群人,惶然,恐惧,绝望,痛苦等等负面情绪浮现在这些人脸上,刻画的惟妙惟肖。

  怪物的右手托着一颗心脏,心脏呈五菱型,不像是人的心脏,但是最骇人的是心脏上面竟然长了一张女人的脸,在怪物的身后竖着一口巨大的棺材,棺木的棺盖虚掩,一支巨大的骨手探了出来,伸向蛇妖的后背,似乎是要偷袭。

  “师,师,师父。”这时经纶突然抓住了我的衣服,唯唯诺诺道。

  “又怎么了?”我回头瞪了他一眼,然后经纶的右手对着墙壁一指,我顺着方向看去,顿时面色大变。

  我看着眼前的壁画,手也轻微的抖了起来,在墙壁的最下方,有两个穿着道士服的人正在做法,两个人的手印我却是熟识,正是本门的“五雷轰天阵”。

  我看着壁画面无血色,因为其中一个人的脸竟然和我一模一样,而且腰间挂着的符包上也写着一个“林”字,怪不得经纶这般表现,我急忙去看另外一个人的脸,但是却正好被青苔挡住,我用手一扫,然后甩掉手上的青苔,定眼望去,但随即就后退一步,低呼出声,那人竟然长着一个黄鼠狼的脸。

  “这是怎么回事?这壁画上的人为何与我这般相像!这旁边的人是人是妖?”我心中惊起了滔天巨浪,而且完全没有头绪。

  我突然心中一动,想到了什么,然后发了疯似的用手去扫上面的青苔,但还是太慢,我一把撤掉自己的上衣擦了起来。

  “昆仑门的分地尺,天宝门的落宝钱,三清门的掌心雷,青衣门的五行阵,八卦门的八卦迷踪阵,密宗的降魔杵,苗族的金蚕王……”壁画上的每一个人都不是泛泛之辈,一些很久不出世的门派也出现在壁画上。

  “走!进去看看!此地另有玄机!”我舔了舔嘴唇,这个古宅彻底勾起了我的兴趣,我的身体因为兴奋,轻颤起来。

  “奇怪,竟然没有门。”我眉头轻皱,和经纶饶了一圈,但是却并没有发现门,这些青石做成的墙至少有四五米高,我倒是能进去,但是将经纶一人留在这里,我有点不放心。

  “师父,这有个狗洞!”经纶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我转头一看,墙体上竟然有一个窟窿,经纶已经半个身子探了进去。

  待经纶进去,我用手摸了一把,这洞似乎是新开凿的,有着明显的痕迹,周围被杂草挡住,隐蔽性极佳,我等经纶完全进去,提着手电也钻了进去。

  进入宅子,顿时迎面扑来一股浓烈的花香,随后一个硕大的庭院便映入眼帘,庭院内花圃,假山,流泉,错落有致,辉映着洒下来的月光,别有一番雅致的美感。

  我仔细扫视了四周,只见地面上落着零零星星的树叶,青石砖上一尘不染,我将手背在身后示意经纶准备家伙。

  一处荒废的庭院里竟然有人打扫,花圃雅致美观,也是有人修剪,显然有人居住。我飞快的将手中的手电收起来,摸了一把黄符压在手心,借着月光谨慎地打量起来。

  什么人?”这时对面房间突然亮起了一道微弱的火光,随后就听到一声大喝,一个七旬老汉一手拿着烛台一手拉着一个小女孩推门走了出来。

  老汉脸色蜡黄,身上穿着一件黄色的长袍,女孩望着我们则有些怯生,躲在老汉身后偷瞄。

  “林道友深夜到此,不知有何贵干?”老汉面无表情地问道,但随即看到我腰间的符包,眼睛滴溜溜地转了起来,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孙小兰!”我还没来得及回话,经纶却是抢先喊出声来,声音里满含激动,更多的则是欣喜。

  “你,你是谁?”小女孩一脸的戒备,似乎对经纶能喊出她的名字极为奇怪。

  “我是王经纶!你忘了?你还说过要当我老婆呢!”经纶顿时急了,上前就去拉小女孩的手。

  我和老汉面面相觑,老汉似乎有些不喜,伸手就要对经纶出手,我重重“哼”了一声,瞪了他一眼,他才住手。

  “呸!不要脸,谁说过要当你老婆了!”小女孩的脸上顿时浮现两抹坨红,眼神嗔怪,但是却让经纶牵了手,是孙小兰无疑了。

  “小兰,带着你的朋友去里屋说话。”老汉吩咐道,孙小兰应了一声便拉着经纶跑进了屋,经纶回头瞅了我一眼示意我放心,我对他轻轻点头回应。

  “林道长,里面请,屋内说话。”老汉说完引我进了屋,然后又给我倒了一杯茶。

  “我不喝茶。”我丝毫不给他面子,冷声回道。

  “哦?我这有一瓶陈年老酿,不知道林道长有没有兴趣尝尝?”他的言语中带着浓浓地挑衅之意。

  “老黄皮,没想到你还深谙待客之道。”我直接揭穿了他的身份,但是他却并不在意,从身后的柜子里掏出一个白瓷瓶,又拿了一个酒杯,给我满上。

  我接过来放到鼻尖闻了闻,随即当着他的面,将杯中的酒倒了回去,然后连瓶子一起放到了符包里。

  这可是好东西,黄皮子性淫,其尿液更是强烈的春药,且修为越高,效果越强,实在是阴人的宝贝。

  “林道长你有些欺人太甚了,你这几天剿了我子孙十多座庙,泥人也有三分火气,你别太狂了!”老汉一拍桌子,登时酒杯掉落在地,发出一声脆响,碎裂开来。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的那些子孙不该惹我,况且你那些子孙我一个都没杀。”我见大家撕破了脸皮,也寒声道。

  “不就是找了些女人泄泄火,可是你!竟然将他们的子孙根都给断了!你今天是走不出这泥丸殿了!”老汉双目不断透出慑人的黄光,一双利爪直接从老汉的手中穿了出来,直刺我的心窝。

  我和它离得近,没想到它突然发难,急忙用脚一踢桌子,将他拦了下来,他被撞到桌子上,见一击未果,双爪用力往桌子上一插,然后用力一撕,桌子竟然被它撕成两半。

  “赦!”我大喝一声,脚用力往地上一跺,随后右手对着老汉一指,顿时十枚铜钱弹射而起,带起阵阵破空声,直击老汉的胸前。

  “噗噗噗噗!”一连串的穿透声穿起,我定睛一看,老汉已经被打的七疮八孔,竟然是一张人皮!老黄皮子正飞快的爬上房梁而后借力向我俯冲而下,尖嘴大张,露出满嘴的利齿,向我扑了过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师秘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师秘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