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死了,死了
大泽天下2017-12-09 11:233,465

  “呵呵,好吧!鸭子,既然王婶不知道,那你就告诉王婶这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师父惋惜的看了一眼半躺在炕上的王母,强忍住即将喷发的怒火,脸色转即阴沉的对德顺说道;

      “王婶!其实这里面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就是从你们家锅里拿了一块骨头而已;你不用这么紧张的哈!”

      德顺反倒是哈哈一笑对着王母卖起了关子,不过其中的嘲讽之意确是表现的溢于言表。

      “骨头?”

      王母听了一阵惊悸,两眼瞪了个倍儿圆;竟是一个骨碌翻到炕里头墙根里去了,两眼满是恐惧的盯着刚刚还在自己身侧的瓷坛子。

      事情到了如此地步,王母自然知道了师父与德顺为何如此说道;未待师父说话,王母就已经三两下爬到炕头抱住师父的胳膊怨声告饶:

      “凌子啊……你就饶了我们吧!这天杀的世道啊,逼得我们实在是没办法了……”

      王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求饶;这才让师父和德顺知道了这件事情的真相。

      原来事情的原委还是要归根于王家老五;王家共有兄弟五人,除了王五以外,四个哥哥均已成婚;这王母眼看着自家老小二十多岁的人了还找不到婆娘自然是心里着急。几次三番的拜托花嫂说媒,倒也说成了几家;只是这王家男丁众多,再加上正巧碰上了灾害年程;这一大家子却也是穷的叮当响,各自自顾不暇;到别家借去吧,此年此景,人家就是有些口粮也不愿意借给你;所以才导致了花嫂领了婆家人来王五家认门却是连口像样的饭菜都没有,如此窘迫的情形自然没有人愿意把自家女人嫁入到王五家中;眼看着儿子一天着急的“嗷嗷”叫唤,王母却也只能偷偷抹眼泪,没有任何办法。

      说来也巧,这天夜里,王母正欲熄灯上炕睡觉;却忽然听见有人在敲自家的桩门(指院子大门),王母虽有些惊疑这么晚了谁还不睡觉跑来叨扰,却也不好将人家拒之门外;只好穿了衣服,提了马灯去为来人开门。

      “扑通”一声,王母刚刚打开自家的桩门;却见一道黑影直愣愣的倒向了自己,把自己撞了一个满怀却又倒在了地下。

      “哎呀妈呀!我的乖乖呀……”

      王母吓得尖叫一声扔了马灯就往儿子房里跑去……

      王五听到了母亲的呼喊,急急忙忙的光着膀子冲了出来;却见自家母亲早已被吓得失魂落魄、完全不知所措了。王五安抚安抚母亲定睛一看,桩门里面一个黑影趴伏在地上,还在不时蠕动着;刚才被母亲扔在地下的马灯依稀照映出这个黑影像是一个人形物体。

      王五壮着胆往前捡起了马灯一看,顿时松了一口气:

      “二狗啊!你可吓死我了……”

      原来这闯进自家院子里面的黑影是邻居家的陈二狗,王五这才擦了擦头上的冷汗;王母也听到了王五的声音,战战兢兢的跑上前来一阵端详,可不就是邻居家的陈二狗吗……

      “我饿……我饿……”

      地上的黑影发出了一阵阵的呼唤,听到王五母子耳朵里却变得那么微不可闻;很显然这陈二狗已经饿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咦!不对啊,五子!你看这二狗子怎么了,不会进门的那会儿给摔坏了吧?”

      心细的王母发现了陈二狗此时的异状,急忙招呼儿子王五上前查看。

      “二狗子,你个瓜皮再不要给我装,赶紧麻溜的起来!”

      王五骂骂咧咧上前对着二狗的屁股就是一顿大脚丫子踹了出去,却见地上的二狗丝毫没有像以前一样一个蹦子跳起来与自己熙熙大闹,反而是更加的静逸……

      “唰!”看到陈二狗此时的反应,王五的脸一下子变得惨白惨白,只穿着一条大裤衩的腿微微颤抖,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几步。

      “妈呀!不会真的出什么事了吧?”王五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自己的老母亲。

      “哎呀!那你在那里愣着作死呀!快些把马灯提过来看看呀!”王母此时也慌了神,急急忙忙从儿子手里拽过了马灯照向了地下陈二狗的脸……

      蜡黄蜡黄皮包骨头的脸,深陷而空洞的眼眶,泛白的眼珠里面掺杂着还未凝结的血丝;微微向前抻展着的骨瘦如柴求救的手。

      “死了……死了!”

      看着地上二狗恐怖异常的死相,王五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只是不住的往后退却,微微发干的嘴皮还在剧烈的颤抖!

      王母也是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母子俩一个瘫坐在地上,一个站在死尸跟前慌了神;院子里陷入了短暂的寂静当中,显得诡异异常。

   “五子!”

      “娘!”

      半晌时间,母子俩突然同时出了声,四目相对,王五和王母都在对方眼睛里看到了同样的想法……

      母子二人连夜将二狗的尸身刨尸解肚之后才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各自回房睡去,只是这一夜,母子俩都未曾睡得着。

      第二日,花嫂带了婆家前来认门,虽然母子二人都是一夜未眠;但是精神状况却不是一般的好,王母早早的就开始在自家厨房做起了招待亲家的饭菜。有了肉食母子二人也就有了底气,不再为拿不出上台面的饭菜而发愁;王五看着前来认门的新媳妇长得如花似玉,自是乐的合不拢嘴,全然将前夜杀尸取肉的事情抛到了脑后。

      “娘!真香!”

      厨房里,王五看着锅里煮着的满满当当的一大锅肉,馋的直流口水。

      “香吧!香了就尝尝!尝完了赶紧去屋里陪着你未来的丈母爹和丈母娘,别忘了多说些好话,不然人家可不会把自己的闺女嫁给你的!”

      王母看着儿子舔舔嘴唇,那还不明白自家儿子想的什么;这才边说着话边拿起筷子夹了一大块肉放在了锅边上的碗里让儿子解解馋,满脸的慈祥与溺爱溢于言表。

      王五那还听得进去自家老娘的话,也不顾手脏,抓起碗里的肉就往嘴里塞;对于已经很久没有吃过肉的他来说,目前先把这块肉送入自己的胃里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呃!”

      王五突然间憋红了脸,嘴里面还有小半块肉没塞进去就已经捂着脖子不动了。

      “哎呀!你看看你,慢点吃呀!阎王爷又没催着你赶着去投胎,急啥!来,娘给你捶捶!”

      王母看见儿子此时的样子,哪还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赶忙走到儿子背后捶捶打打起来,全然没有发现此时的王五双目已经变得赤红赤红,显得诡异异常,丝毫不像是被噎到的表现。

      王母锤了一阵,也发现了儿子不太对劲;因为任凭她怎么捶打,前面的王五却都像是被谁勒住了脖子一样,只是发出一阵阵断断续续大喘粗气的声音;王母正准备上前观看,忽然一阵大力传来,却是王五一把甩开了她冲向了自家的大案板,拿起了案板上面的菜刀缓缓转过身来……

      两眼散发着诡异的赤红色光芒,憋得通红而扭曲的脸上却挂着一丝渗人的笑意;王母忽然从儿子扭曲的表情上面看到了另一个人的影子,陈二狗!

      不待王母有所动作,面容扭曲的王五就已经提了菜刀径直冲向了自家母亲……

      听完了王母的叙述,师父的脸色已经憋得铁青铁青,不知是因为气愤王家母子杀尸取肉还是在气愤老天爷的不公,亦或者是二者都有!

      “好了,王婶!没事了,这件事情我不会说出去的!”

      看着满脸悔意只抹眼泪的王母,师父深叹一口气,轻轻的摇了摇头;对于发生这样的事情,他只能在心里悲叹一声苍天无眼,让这么多苦难的人生活在吃不饱穿不暖的市景之下!

      晚上八点,临秋的村里天还没有全黑;堂屋里的王五自从被师父关到屋里就再也没有了动静,而师父则在院里的石桌上用黄纸折折叠叠不知道在做什么,德顺见师父不说,倒也没问,只是在边上抱着那盛着半块人头骨的瓷坛子打瞌睡;真让人难以置信他上辈子是不是张飞转世,胆儿够肥!

      没过多久,门外就传来了熙熙攘攘的脚步声;师父抬头一看,原来是村长德旺叔带了几个胆大精干的小伙子进门来了,同来的还有除了王四之外的王家其他几个兄弟。

      “凌子,娃儿们给你找来了,都是村里没事天天蹲地坑的,胆儿可都不小呐!快过来看看合不合你说道!”

      德旺叔拿下嘴里的旱烟杆,不紧不慢的在自己的布鞋底上敲打去烟灰这才直起身来捋了捋下巴上的山羊胡对着师父咧着嘴说到。

      “属狗、属鸡的有没有?”

      师父并没有理会村长大人兴致勃勃的邀功,而是轻轻放下了手里面刚刚叠好的东西,这才抬头向村长带来的几个小青年问道。

      “我是属鸡!”

      “我是属狗的……”

      几人中的两个小伙子兴冲冲的站了出来,生怕被别人抢去了自己表现的机会!

      “你二人站过来,伸出中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师秘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师秘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