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人肉
大泽天下2017-12-08 11:263,443

  就在师父准备收回视线招呼众人开门而入时,门缝里出现了一张人脸;这张人脸青筋暴漏,两眼散发出诡异的血色红光,紧紧的盯着师父;大咧着的嘴里面渗出丝丝鲜血夹杂着口水滴答滴答的掉落在地上,粗重的呼吸呼出的臭气扑面而来。

      此人,可不就是王五?

      “吼……”

      门缝中的“王五”忽然像是看到了什么极其可怕的东西一样,发出了一声不死人类叫声的吼叫声音,一个转身向着堂屋里面跑去。而就在此时,师父身后背负着的七星剑剑柄处的一枚不知什么年代的铜钱发出的一阵闪亮光芒一闪即逝。

      “快,开门!”师父急忙对着身边的村民们喊道;

      王五的哥哥王四急忙拿出钥匙哆哆嗦嗦的将门上的锁打开了;未待王四推门,师父已经一手执符一脚踹开了王五家的破旧木门。

      “镇封!”

      师父窜进门里,一声大喝,将手中符甩向了王五逃窜而去的堂屋;

      “嗖”的一声,师父手中的符在没有任何外力的干扰下静静的停留在了王五家堂屋大开着的门口正中间缓缓摇曳。

      师父未做任何停留,奔向了堂屋门口躺着的王五老母,一道符纸无风自燃化为灰烬落在王五老母的颈间止住了不住往外流的鲜血,随后向着身后的王五家亲戚嘱咐事宜:

      “五色纸一副、黄白纸各五张、五谷粮一斗、纸钱若干,速去准备!晚了怕是这王五他娘就活不成了。

    王五的哥哥们一听自家老母还有命可活,哪敢担待;急急忙忙按照师父的话风风火火的准备东西去了。花嫂顺手拿了一床被褥席地铺下,帮着师父将王五老母亲的身体安放到了上面。

      做完这些,师父才深深的喘了口气;未做停留径直向着王五家厨房走去……

      周围村民看见师父走向了王五家的厨房,一时间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不知道师父要做什么;甚至有人还以为师父做法肚子饿了到王五家厨房找吃的去了……

      李德顺见师父面色阴沉向着王五家厨房走去,眨眨眼睛像是想起了什么,也紧跟师父尾随而去……

      厨房里面一方灶台,上面安放了一口大锅;锅里面冒着的滚滚热气和散发出的肉香味差点引得李德顺食指大动。按理说这个时候家家快连树皮都没得啃了,为什么王五家的锅里面还煮着肉?李德顺两眼一阵惊恐,验证了自己之前的想法。

      师父掀开锅盖,锅里面煮着满满当当的一锅肉,看起来鲜香四溢;师父一手执筷看着锅里面的满满一锅肉瞅准里面最大的一块骨头捞了出来放进了锅边的瓷碗。

      “人肉……”

      尽管李德顺早已想到了这个结果,但此时见瓷碗里面的那半块人头骨;还是惊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不禁失声叫了出来。

      “嘘……”

      师父为防外面人听到,赶忙抬手示意李德顺禁声。李德顺会意,点点头再没说话。

      外面一阵熙熙攘攘,看样子是王五家的亲戚们寻了东西回来了;师父迅速的将刚刚捞出来的半块人头骨找个坛子收了起来,让李德顺抱在怀里;随手拿了干净碗筷一副盛满清水这才盖上锅盖走出了厨房。

      师父将一副碗筷放于王五老母亲身侧,然后示意王五家亲戚将一斗五谷杂粮放于碗边;

      “本家人烧纸!”

      师父从德顺手里接过了装着半块人头骨的坛子,轻放于王五老母亲头部的正上方;然后看了一眼王五的几个哥哥神色严谨的说到。

      王五的哥哥们急忙慌里慌张的拿起了手里面的纸钱,跪伏于老母身边烧起了纸;与此同时,师父也没有闲着,而是抓起了斗中五谷在院子中间画起了八卦;不多时,师父就已经用五谷粮在地上画好了一副八卦图案,待上面各方位置标注明确之后师父才端起了王五老母头侧盛满了清水的白瓷碗置于八卦图案正中间的位置并将一根筷子直立于碗中,却不知用的什么方法,直立于碗中的筷子并不见倒下;做完这些,师父才从王四手里接过了刚刚拿来的五色纸和黄白纸。

      ……

      一拜冀州第一坎,二拜九离到南阳,

      三拜卯上震青州,四拜酉兑过西梁,

      五拜亥乾雍州地,六拜巳巽徐州城,

      七拜申坤荆州界,八拜寅艮兖州城,

      行坛三魂七魄入中宫。

      师父一边烧纸一边叨念经文,而身后跪伏着的王家几兄弟则是随着师父的叨念面向自家老母诚恳扣头;八个响头过后,师父手中纸恰好烧尽,徐徐灰烬也正好落入了八卦图案上的清水碗里。

      “王四,过来将这碗符水给你老娘服下……”

      言毕,师父这才收手负立;王四自是不敢耽搁,急忙上前端过白瓷碗对自家老娘灌下。

      忽然,就在王四将那碗符水对自家老娘灌下之后,王母身体一阵抽搐,浑身打起了哆嗦,像是承受了什么巨大的痛苦一样,脖子上伤口的位置隐隐有黑血流出;紧接着,一道黑雾从王母头顶涌出像是被什么东西撕扯一般,缓慢的涌入了王母头顶处盛着那半块头骨的坛子里。

      “拙!”

      随着最后一丝黑雾涌入坛子,师父一声大喝伸手一道符箓甩出,纸符稳稳的贴到了坛子上方封住了坛子。

      一声轻哼,王母悠悠醒转;后面的王氏兄弟一见急忙围到跟前照看,周边的村民们也是一阵吁吁,直夸师父道术高明,给老张家争光了!

      过了半晌,王母才挣动眼睛醒来;看到满院子的村民和身边的师父等人,先是一阵迷惑,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忽然之间激动起来,大声叫嚷着要寻自己的儿子王五;师父赶忙示意王家几个兄弟们上前安抚,这才将王母安置于小房里。

      “好了,乡亲们都散去吧!切记到了晚上不论听到什么声音都勿要出门,只管在屋里睡觉便是!”

      安置好了王母,师父这才出了小房驱散了满院子的村民们;一众村民自然是对于师父的话言听计从,陆陆续续的各自出了门回家去了。

      “德旺叔,等等!”

      眼见村民们基本都出门了,师父这才上前叫住了最后面走着的德旺叔;德旺叔是我们村的村长,平日里也是德高望重,颇有些威望!见师父叫他,微微思衬一番,这才手柱拐杖来到了师父王天凌身侧。

      “你几个瓜娃子,看甚么看?赶紧回家去……”德旺叔一杵拐杖,喝退了几个扒在门口想看热闹的娃儿这才示意师父说话。

      不知道师父附在德旺叔耳边说了些什么,只能看见德旺叔面无表情偶尔机械的点点头,像是师父在对其托付什么一样。

      送走了德旺叔,师父王天凌这才掀开门帘回到了小房里;小房里面只有一方大炕,除了墙边上摆放了几套被褥并无其他;房间里面王氏几兄弟熙熙攘攘站了一大堆显得很是拥挤。

      “你们都先回去吧,王四留下就行了;到了晚上再过来,记住女眷切勿让出门!”

      师父看了看房间里面的一群人眉头稍皱,随后才出声让王家几兄弟各自先回去;王家兄弟几个互相对视几眼,虽不知道师父王天凌是什么意思,但还是各自自觉的出了小房门,毕竟此时自家老母及兄弟的性命在道士王天凌手上,而王天凌所言想必自有其含义。

      待王家兄弟几人走远,房间里面就只剩了四人;师父王天凌,王家老四,德顺还有半躺在炕上的王家老母。

  “王四,去给你娘烧些水来;记住回家去烧,万万不要在这里烧,否则可是会出大事的”;王天凌看了一眼德顺,又看了一眼王四这才面色凝重的说道。

      “哎哎好……我这就去烧,那凌子,我娘就麻烦你先照看照看了!”

      王四看见师父王天凌点头之后这才撒丫子往自己家跑去……

      师父掀开门帘看着王四出了门,顿时脸色阴沉了下来;背搭着双手在屋里来回踱了几步这才对着炕上半躺着的王母开了口:

      “王婶,有个事儿得问你一下!”

      “哎!凌子,你说吧!”王母满脸苍白的躺在炕上,虽说表现的足够镇定,但是躲躲闪闪的眼神还是没能逃过师父王天凌的眼睛。

      “鸭子,把坛子放在炕上,你说你抱着不累吗?”

      师父并没有直接询问王母,而是挥手示意李德顺将盛放着半块头骨的坛子放于炕上。

      “哎,凌子,你倒是早点说呀!你又不是不知道,这玩意儿抱着怪渗人的……”李德顺一边怪叫唤一边将怀里抱着的坛子不着痕迹的放于王母的身侧。

      王母一听德顺的话,脸上立马狠狠的抽搐了一下,像是想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一样。

      “王婶啊,你猜这坛子里面是什么东西?”,师父王天凌照旧皮笑肉不笑的对着王母直打哈哈。

      “不……不知道!”

  此时的王母已经开始惶恐不安,两眼紧闭,口不成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师秘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师秘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