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老学习园与西宏巷子
尼西爱贝2017-12-03 01:451,597

  舒先生这时候在学习园任教。他与蓝家班子分开不过半年。他被柒老爷子投资的学习园邀请一起办学。柒老爷子是想收取学费赚钱,舒先生却是单纯的想带好学生,他现在任教与学习园旧园子。新园子还在奠基未开始上课。

  他认得笙儿,随即过来与她寒暄了片刻,便对江程少爷耳语几句,此行,他乃是邀请他去老学习园捉贼,这贼人善于易容,他分辨不清,需要江程这位高手相助。他见笙儿呆若木鸡的闲着,亦吩咐笙儿同去做个帮手。

  马车夫载着他们一路西行。到了老学习园方向。此地古色古香的建筑,古老却不失优雅。

  笙儿耳力好,附近观察一会儿,就听见院子里面细细碎碎之声,立刻叫上学习园值班的老师一起尾随过去,老师又操起来门口的扫帚以防万一。 怎料他们动作慢了些,瞧见了被江程很快拿下的毛贼,又被剥下来仿制的财神爷外套,里面一身穷苦的街坊衣裳。

  笙儿她惊诧道:“老乡……您不能如此玩耍啊。假扮财神……偷大饼?这若是被别人给捉了,不得被关进监狱去啊。”她如此说,是想暗示他们,放了此可怜人。见他眉目花白的,忍饥挨饿的模样。

  舒知歌仔仔细细打量他,却发觉此人竟然是学习园周师傅的弟弟。随即叫来周师傅。

  周师傅气的哆嗦,上前来给弟弟狠狠一个嘴巴子。弟弟的皱纹随即抖落下来。原来他不过二十出头……此街坊衣裳也是偷来的。

  此刻。

  西宏巷子。在学习园百里坡子过去。此地,乃是西部商人与中原商人兑换钱财之处。

  也偶尔有大漠那边过来的漠匪混入其中。

  尘土飞扬的一处小道,一个马车拐弯,飞落下来一个带着面纱的中老年男人。体格强壮。手里拎着一把大刀。

  此人乃是西宏巷子前来兑换钱财的柒老爷子,身份隐蔽。他敲打着一处古色古香却隐蔽的院子门,按照一个暗号敲打了三下重的,两下轻的,随即有仆人前来开门,示意道:“老爷在里面,有请。”

  漠匪头子落座在正院子当中,一张古香木大靠背椅子,摇着一把破扇子,随即看到有人进来,立刻把古板大脸盘子堆满了微笑:“呦,贵人来了。今天带来啥好宝贝,要与我交换。”

  柒老爷子嘴角一撇:“你手握那个仿扇子,玩的挺欢实啊。”

  漠匪头子:“仿的像,舍不得丢了。你看看,唐朝西部名侠鹤大侠的仿扇。人家现在可算神仙了。我祖宗跟他有过交情,我也想沾沾光。”

  柒老爷子:“得了吧,一把破扇子还能成仙儿?再说,你杀了多少人了。就这点德行。算了吧。”

  漠匪头子:“拜托你的事儿,咋样了。”

  柒老爷子:“求大漠下雨哪是那么容易的事儿!别做梦了。雨婆子,她帮不了。就把你相好的那个姓马的女人老家给求雨了。黑云却打偏了。飞到金陵边儿去了。”

  漠匪头子气道:“你这不等于啥也没做吗?把我给你的送子娃娃图还给我,你多大岁数了,就别指望家里女人了。”他却不知柒老爷已经得子。

  一丝秋风,飘洒下来几片秋叶。

  这古旧的老宅子里面。柒老爷子冷笑一声,脚尖勾起来一把反过来的小椅子,踢起半空落下,他随即端坐下来。

  漠匪头子把破扇子猛然一把拍在附近喝茶的桌面,眼珠子转了一下,似乎想起来什么,皮笑肉不笑的冷颜道:“山本酌木,他回来了。”

  柒老爷子端坐一旁,坐立有神,取出来布包裹的大刀,乃是打磨干净利落的龙凤刀柄的铁刃,他一边看着刀光面上反射的风景,一边冷笑:“我对日本商人,不感兴趣,我今日只是来卖我这把大刀的。”

  漠匪头子:“他可以给咱们三倍,换咱们的宝贝疙瘩。”

  柒老爷子:“唐朝的金疙瘩,给多钱也不换。”

  漠匪头子:“你难道想交公不成?人家不得以为是偷窃的?”

  柒老爷子冷笑着看他:“依我看,这玩意儿还是少留在自己手上好!已经联系了军中人士。将择日给予蒙洛先生。由他转交可靠之人吧,也算做点贡献,总比给外人强。”

  漠匪头子:“他一个西部游侠,年纪尚浅,从军时间不多。不过就认识那几个人,能靠得住么。”

  天色阴沉起来。唯恐下雨。漠匪头子随即请他进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八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八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