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家里一堆破烂事
颜无言2019-09-27 10:052,632

  清晨五点半,手机闹钟铃声刺耳的响起来了。巫彩雯困得睁不开眼,闭着眼伸手摸起手机按掉,又继续睡,待手机再次响起来时,她迷迷糊糊的听到客厅里出来噼里啪啦的动静,不仅眉头皱起来,懊恼又崩溃地坐起身来。

  客厅里,公婆已经起身,年过70的公公陈新果耳朵背,嗓门大,在这寂静的早晨愈发的清亮。隔着堵墙也能听到他高分贝地向婆婆刘惠花下命令:“你今天死守着3号楼门口的那两个垃圾桶,绝对不能让8号楼的老娘们过来捡。”

  刘惠花从鼻孔里哼了声:“那老娘们要是再来偷我的垃圾,看我不骂死她去。”

  两人边说边雄赳赳的关门出去了,听到那声嘭得关门声,巫彩雯脸上带着绝望又略痛苦的表情,心里忍不住又骂起娘来。

  算了算,从自己怀孕始,已经跟公婆住在一起有4年时间了,公婆来自贵州某个贫困山村,如果不是因为儿子考上大学来了北京,老两口这一辈子恐怕都不会走出那个大山。跟大多数贫苦的山里人一样,走出大山落地北京的小儿子陈华亿是他们所有的骄傲和希望,这份骄傲让他们在老家那个与世隔绝的村里连吵架都多了几分底气,有一次陈华亿的二姐夫跟一个邻居因某个田间地头的小事打起来,刘惠花给陈华亿打电话:“你赶紧从北京派几个警察来把欺负你姐夫的那几个人抓起来。”

  类似的事情不少,听得巫彩雯哭笑不得,她对艾琪和岳诗诗道:“愚昧到这种程度我也是醉了,还派警察把人家抓起来,她以为她儿子是谁?公安局局长,奶奶的,一个小民企业的普通员工要是能有那本事?”

  艾琪说“八成在他们那的人心里,只要是在北京的人,都是当大官的。”

  巫彩雯道:“何止是当大官,还是挣大钱的。这么多年来,大姐家有事,打电话过来借钱,二姐家有事,打电话过来借钱,大哥家有事,打电话借钱,说得好听是借,从来没有一个人还过。”

  艾琪道:“他们觉得你们挣钱容易。”

  巫彩雯一副愤恨的表情:“容易个屁容易,刚结婚那会穷得连个婚纱照都拍不起,跟人合租个小两居,挤在一张1米2的单人床上,交完房租后穷得连吃饭的钱都没有,周末馋了,想吃碗酸辣粉,纠结了俩小时,最后买了一碗,两个人当菜吃,就这,人家爹还打电话过来要钱,说村里修路要钱,娘的,后来我才知道,为了嘚瑟自己有个在北京的儿子,连修路都比人家多掏500块。”

  岳诗诗道:“好在那种日子也熬过来了,现在陈华亿也算个绩优股,大小算个金领了,能给你买北五环130平的房子,让你开上BMW。算没白熬。”

  巫彩雯痛苦:“是,经济上是好点了,一点我不否认,到他老家那一堆破事一点儿没少,反而更多了。就在前两天,他大姐打电话给他说,想来北京当保姆,说她们村里有谁谁谁在北京干保姆的,一年挣大几万,比在家里种地强。她二姐没好意思直接给我们说,要我婆婆过来问,说儿子初中不愿意上学了,能让陈华亿安排到他公司上班不。”

  艾琪打断她:“陈华亿公司不是搞软件开发的吗?一个初中没毕业的人能干啥?”

  巫彩雯点头:“关键那还不是个听话的娃,天天网吧里打游戏,跟一帮不学好的孩子打架,去年还偷过家里的钱跑过,你没见过那孩子,纹身,染着头发,典型的农村杀马特造型。”

  岳诗诗颇同情:“陈华亿的二姐可能是让你们给管孩子吧。这个烫手山芋可不能接。”

  巫彩雯道:“还有更烫手的呢,你猜猜陈华亿大哥找他什么事,说自己儿子马上要升初中了,要陈华亿想办法弄北京来上中学,说北京的教育好。”

  艾琪和岳诗诗万分同情的望着巫彩雯,艾琪一脸费解:“他不知道在北京上学需要户口吗?”

  巫彩雯道:“知道,那又如何,他以为自己弟弟神通广大,可以搞定户口的事情,切,要是真能搞定,他不想想我儿子森森怎么还没有个北京户口?”

  艾琪:“oh,my God ,他们哪来的那个自信?”

  巫彩雯道:“所以愚昧啊,而且陈华亿也是个蠢货,向来对老家报喜不报忧,赚1万块他能给家里吹嘘挣了100万。”

  姐妹淘聚会时,巫彩雯如祥林嫂一般,述着这家里的一地鸡毛,听得岳诗诗心里发毛:“你真有勇气嫁给这样的家庭。”

  巫彩雯欲哭无泪:“这不是当初年纪小,以为有情饮水饱呗。”

  现在流的泪,可不都是当年脑袋里进的水。跟巫彩雯一样,有多少年轻女孩子当初嫁给了爱情,后来败给了家庭。巫彩雯就是在这样的家庭里变得焦躁而敏感,而与公婆同住后,她更是神经衰弱起来。

  怀儿子森森时,正是陈华亿跟着现在的老板刚创业没多久,家里的经济主要靠她支撑,所以她没有想过要全职在家带孩子,临生产前的一个月,公公婆婆从老家坐飞机赶过来,这一来就没想再回去过。

  不是没想过要老两口回老家,陈华亿创业的公司走上正轨,森森也到了入托年龄,巫彩雯想着辞职一边在家照顾孩子一边开个网店自己创业,让公婆回贵州去,陈华亿不同意:“你这叫卸磨杀驴,老人辛辛苦苦帮你带孩子,现在孩子大点了,好带了,你竟然要赶走老人,心太歹毒了吧!”

  公公陈新果也不愿意回去,他说:“咱村里的人都说住不惯城里,我跟你妈就觉得城里比家里好,你妈就喜欢在北京住。”

  婆婆刘惠花也不愿意回去,她说:“在老家哪里找钱去,以前为了供陈华亿上学,我天天跑去收鸡蛋卖,一个鸡蛋挣几厘钱,卖一个月才挣二三百块,现在跟你爸在小区里捡捡垃圾,随随便便一个月就能卖三千多快。”

  陈华亿的哥哥陈华万自然不同意他们回去,他说的理由:“北京环境好,父母吃的好,享福,回家来他们又得跑去山里种田,这么大年纪了,上山种田太辛苦了,别再累出个好歹来。”

  当然,这些都不是面对面大家交流出来的话,除了陈华亿说得那些之外都是巫彩雯自己总结的,她觉得是他们看出来自己有想让老两口回家的意向,有意无意透露给她的。

  每次姐妹淘的小聚会,巫彩雯都会唠叨:“你们说他们老家山里多好,山清水秀空气清新,多适合养老,就不喜欢,就喜欢留在这里吸雾霾。”

  艾琪宽慰她:“他们要是想留在北京就让他们留在这两呗,实在不行,给他们租房子住吧。”

  巫彩雯苦恼:“我自然想过,可人家不愿意,必须守着儿子孙子,有次我装作无意提过一次,我婆婆跟个林黛玉似得哭了一晚上,说我赶他们走,为此,陈华亿还跟我打了一架。”

  艾琪沉默了下:“有没有办法让他们不去捡垃圾?”

  巫彩雯道:“没有,他们已经入了迷,就像陈华亿说得那样‘在咱们眼里是垃圾,在他们眼里是钱,比如,你走着走着看到路上有张100块钱,你能不捡不?不捡心里多难受啊,他们看到垃圾跟咱们看到这一百块钱是一样的,让他们不捡这一天都过不好’”。

继续阅读:第3章:老两口的创业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