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老两口的创业路
颜无言2019-09-27 10:202,739

  陈新果与刘惠花这对年逾古稀的老夫妻也不是刚来北京就开启他们的“创业项目”的,孙子森森两岁半入托后,老两口的时间豁然多了起来,多少有点儿不适应。老头陈新果背着手一天到晚沿着小区外的环城小溪边溜达,老太太刘惠花性子活泼,跟小区里一帮岁数相仿的老太太们家长里短,相互吐槽下自家的儿媳妇。

  某天,陈家对门的那家搬家,房主是个年龄不大的小伙子,一个人在房间里忙碌着。碰巧刘惠花买菜回家,见人家大门打开着,好奇心驱使着这位老太太探着身子往里张望,又忍不住打听人家是不是要搬走了。

  小伙子看也没看刘惠花一眼,闷声嗯了一下算是回答。城里不比乡下村子里,同住一层楼的邻里关系也多冷漠,就像巫彩雯与对门的这个小伙子,住了好几年,也没有过交集。

  刘惠花不满小伙子的态度,一边小声嘀咕着,一边回过身去掏钥匙开自家的门。

  “阿姨”那个邻居小伙子突然叫她。

  听到叫声,刘惠花有些讶然,回身,想确定对方是不是在叫自己。

  “这些书你要吗?如果要的话,就拿走吧,还能卖钱。”他指着脚下那一堆凌乱的书,足足二三百本的样子。

  要!肯定得要呀!白给的,傻子才不要呢!刘惠花喜滋滋的把拿些书从别人家搬到自己家,虽然她字识得不多,但家里儿子儿媳都是爱书的人,她觉得可以给他们看。

  为了表示感谢,刘惠花特意把今天自己在早市上买的苹果拿出来洗了两个送过去。

  那都是些专业性很强的书籍,儿子及儿媳妇摇头表示对这些书没任何兴趣,老太太颇感失落,也成了她的一件心事,那么一大摞书丢了真可惜,她可不想丢掉。

  巫彩雯提了个至今想打自己嘴巴的建议,她建议刘惠花可以找个收废品的地方卖掉,据说现在纸张很值钱,一斤能卖好几毛。

  这可是相当有用的信息!刘惠花兴奋的在心里盘算,即使三毛钱一斤,这些书也能卖个一百块钱呢。

  陈新果散步的那条路上的沿河边,就有好几家废品收购站,离家不远。第二天,把孙子森森送去幼儿园后,老两口就迫不及待地拉着那堆书出发了。

  解放区的天是蓝蓝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啦啦啦~在那个难忘的日子里,老两口将那些书换成了钱,乖乖,真不少呢,116块6毛钱,有零有整,还都带着6,吉利呀!

  这么吉利的数字,它开启了陈新果和刘惠花两位老人人生的新篇章,犹如一剂大剂量的鸡血般,让老两口的夕阳红顿时变成了霞光万丈的朝霞,从此开启了老两口晚年的事业,找到了人生新的奋斗方向。

  这可一点儿也不夸张,二三十年前,在中国西南某省大山里的农民都受过穷,过得不那么容易。陈华亿常无限感慨自己爹妈活得辛苦,老家山里挣钱不易,除了每年田里产的粮食能卖点钱外,他家的经济来源就靠父母贩卖鸡蛋了,一年到头,挣不到三五千块。

  年轻时没找到什么挣钱门口,老了老了,竟意外开启“致富”之门。

  老两口望着手里的116.6感慨:还是城里的钱好赚,就这么还来回两趟,钱就这么到手了,想当年,要挣这么多钱,得走上百里山路,卖上千只鸡蛋吧。那时的他们隔天就要挑着鸡蛋筐走三十多里路去城里卖鸡蛋。有一次太累了,咬着牙坐了中巴车进城,路上遇到有石头从山上滚下来,中巴车急刹车,令两筐鸡蛋全部碎掉,半个月的艰辛成果就这样没了,刘惠花当时就哭了。中巴车司机不忍,免了两人的车票,但也把俩人列入了黑名单,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愿意让他俩搭车。

  那碎掉的两筐鸡蛋的故事,陈华亿无数遍讲给巫彩雯听,讲到动情处,甚至都要流几滴眼泪点缀下。然后再n多遍地告诫巫彩雯,你一定要对他们好,一定要孝敬他们。

  后来,巫彩雯醒悟,对艾琪和岳诗诗道:他们卖鸡蛋管我屁事!凭什么他们穷,他们苦,他们活得不容易,我就得对他们好,就得孝敬他们?关我个毛事!

  那天下午,陈新果喝了点酒又出去了,照例沿着小溪边走,这次他可是有目的的,沿途的几家废品收购站被他挨个考察了翻:原来那么多不起眼的垃圾都能卖钱啊。

  回到家,手里便多了几样东西,那是路过楼下垃圾桶时捡来的两只空饮料瓶,三只空快递纸箱。他小心的把东西挨着门后墙角放码好,对厨房里做饭的老妻感慨:“这些都是钱啊……”

  巫彩雯下班到家已经是晚上七点半了,森森坐在地上的爬行垫上玩玩具,刘惠花靠在沙发墩上打盹。厨房黑着灯,剩饭剩菜凌乱地摆在餐桌上。

  通常这个时候,公公陈新果会靠在那张贵妃塌上看抗日剧,今天竟然没人在,巫彩雯有点诧异。

  听到妈妈回来,森森从地上爬起来向她求抱抱。刘惠花起身去热饭,一边热着饭一边很开心的探着身子对巫彩雯道:“今天我们卖废品挣了110多块钱。”

  巫彩雯说:“哦,厉害。”

  刘惠花掩饰不住兴奋:“城里就是好,挣钱门路多,连垃圾都能卖这么多钱。”

  巫彩雯一边陪儿子玩,一边随口应和着,无意中她发现门厅出多了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怎么没丢出去?”

  森森玩着手机的机器人告诉她:“爷爷从外面捡来的,卖钱。”

  呃~,噩梦就这么拉开了序幕~

  巫彩雯有些措手不及。

  老两口将接送孩子之外的所有空余时间都花在捡垃圾,卖垃圾,再捡垃圾,再卖垃圾上……

  又一个晚上,门口堆着从外面捡回来的已经拆开成片状的纸箱子,一个黑色大塑料袋里装着几十个空饮料瓶,旁边还有杂乱的泡沫板之类。

  森森一个人对着iPad 玩游戏,冷掉的剩饭凌乱的放在桌上,还有三个人吃过的碗筷,还没有收拾。

  巫彩雯边换衣服边对儿子说话:“你爷爷奶奶呢?”

  森森盯着iPad:“爷爷打电话要奶奶出去了。”

  巫彩雯沉着脸热饭,然后发微信问陈华亿什么时候回来。陈华亿回复她已经到家门口了。

  陈华亿进家门时,巫彩雯刚把热好的饭菜端上饭桌,看到巫彩雯一脸阴沉预感不妙,果然就听到她上来一句就是:“你爹妈现在捡垃圾都上瘾了。”

  就这事呀,值得大惊小怪么?

  陈华亿不以为然:“老人无聊,找点事打发下时间。”

  巫彩雯:“垃圾多脏你知道吗?有多少细菌你知道吗?大晚上的把森森一个人留家里你知道吗?”

  陈华亿敷衍着答应去沟通,其沟通的结果是:老两口垃圾捡得更欢快了。

  巫彩雯很内伤,她觉得自己就差吐口鲜血了,看来男人是靠不住了,非得自己亲自出马,在家里还没有被公婆捡来的垃圾占据前赶紧阻止,以防事态蔓延。

  巫彩雯说:“垃圾脏。”

  刘惠花说:“我们有洗手。”

  巫彩雯说:“有好多细菌”

  刘惠花说:“我们有洗手。”

  巫彩雯好崩溃,心里骂道:“奶奶的,真会装傻!”

  巫彩雯道:“你们别捡了。”

  刘惠花嘿嘿笑,不说话,不过,垃圾依然捡的欢腾。

  巫彩雯怒了,对陈华亿道:“给他们说,再把垃圾堆家里别怪我翻脸。”

  这难不倒老两口,他们把垃圾藏到楼梯道里,反正大家都走电梯,楼梯道里那么大的空间,完全够他们放东西。

继续阅读:第4章:防火防盗防婆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