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
颜无言2019-09-27 10:212,656

  曹天宇回家时,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这个男人一如当年学生时那样瘦,却不再其貌不扬,岁月及阅历为他添了些许成熟稳重的内涵,名牌服饰的包装也让他有了不凡的气度。

  女人的第六感向来很准。

  艾琪猜得一点没错,这个男人在外面确实有人了,那个人是他的同事,叫薛俪,两年前入职的。薛俪工作能力很强,入职后做了一段时间曹天宇的助理后,然后开始独自运作项目。

  刚做助理没多久时,两个人就好上了。

  薛俪跟艾琪是完全不同类型的两种人,艾琪平淡,脱俗,有着水一样的柔和。薛俪则有着火样的热情,泼辣,干练,擅长心计。

  男人呗,就这样,红玫瑰和白玫瑰都想要。现在白玫瑰已经稳稳地攥在手里了,他的心思自然都挂在了红玫瑰身上。

  当艾琪给他打电话发短信时,他哪里是在加什么班呀,大周末的,他不过是在两人的爱巢里享受卿卿我我罢了。

  薛俪从一开始就知道曹天宇有老婆孩子这事,可她仰着青春且骄傲的脸庞,对曹天宇说:“我只是单纯的爱你,不会要求你离婚娶我,不会破坏你的家庭。”

  这招,小三们都爱用,屡试不爽。历来插足三部步曲:第一步“我只是单纯的爱你”,第二步到“我只要你的心”,第三步“我要你的心也想要你的人”。运气不好的把自己作死,运气好的能挤走正堂夫人荣登宝座。

  薛俪牛就牛在跟了曹天宇两年了,竟然从来没有要过名与分--她说她是真爱。

  她越不提,曹天宇越觉得对不起她,越觉得对不起她,就越宠幸她,以至于完全忽略掉家里的那支白玫瑰,满心满眼里都是这只红玫瑰了。

  最近,曹天宇就职的那家公募基金公司重庆分公司总经理因办事不利业绩平庸,被总公司罢免,公司高层领导们排查了众干人等,目光锁定在曹天宇身上。

  这是个难得的机会,分公司总经理位高权重不说,到手的薪水也相当乐观。

  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离家远了,他还真有点舍不得。

  红颜知己薛俪自告奋勇的要求跟曹天宇一起去重庆,理由是她是土生土长的重庆妹子,有利于辅助曹天宇开拓重庆市场的业务。

  公司欣然同意。

  卧室里,艾琪刚把女儿欢喜哄睡,就听到外面传来开门声,随后传来婆婆丁兰香的招呼声:“回来了。”

  曹天宇嗯了声,换下鞋子,脱掉外套,径直走向沙发坐下并打开了电视机。

  丁兰香提醒他道:“欢喜在睡觉。”

  躺在床上的艾琪清楚的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她仔细端详着怀里熟睡的女儿好看的脸,悲从心生。

  女儿今年四岁了,上幼儿园中班。跟很多普通的家庭一样,生了女儿后,婆婆丁兰香也从老家赶来,帮着他们带孩子。

  日子过得真快,一眨眼就四年过去了。这四年里,也是艾琪与曹天宇关系恶化的阶段,尤其是这一年,两个人的关系越来越淡漠了。

  确切说,是曹天宇对艾琪的淡漠,无论艾琪怎样做,他都能挑出刺来。

  一个人如果对你没感觉了,无论你怎么做,他都不会满意。

  大概半个小时后,曹天宇推开卧室的门,走了进来,看艾琪搂着欢喜沉思,压低声音,语气里有平时难得的温柔:“下次什么时候去复查,到时候我陪你一起去。”

  他还是关心我的吧,艾琪这么想着,心里有些暖意,告诉他:“下个月3号。”

  “哦”,那边的回答有些迟疑:“好的。”

  两个人相对沉默着,艾琪又闻到了那股熟悉的似有若无的香水味,刚腾起的暖意褪去,厌恶生出,声音冰冷:“你昨天又在她那里过的夜吧。”

  曹天宇不禁有些心虚,佯装发怒地掩饰:“莫名其妙,你一天天的什么事都不干,就会瞎怀疑。拿出证据来,怀疑我你就拿出证据来。”

  艾琪冷笑:“我还真希望是自己多疑,只是你身上的香水味又出卖了你,两年了,她一直用这款香水么?”

  曹天宇因自己的疏忽有些懊悔。其实,这种事,再谨慎也还是有漏马脚的时候。就因为香水味道,曹天宇已经好几次被艾琪抓住了把柄,不过,艾琪并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他出轨了,只要没有证据就好办了。

  怎么办?死不承认不就可以了。

  曹天宇不想再为了这个跟艾琪争吵,虽然艾琪不会跟他大吵大闹,但她一贯冷冷的讥讽确实挺让人受不了。

  见他不说话,艾琪也闭了嘴巴,目光又回到了女儿睡着的脸庞上,心里忧伤:如果离婚了,你怎么办?

  曹天宇挨着床沿边坐下来,他的目光也落在了女儿身上,一眨眼欢喜就长这么大了,他不是没想过回归家庭,可薛俪像毒药,让他有些无法自拔,他狠不下心来跟她断了关系,至少目前是这样。

  “我月底要去重庆了。”曹天宇说。

  艾琪没搭理他。

  没有等到艾琪响应,曹天宇顿了顿,又说:“公司派我过去那边做总经理,这一两年我在那边的时间会比较多。”

  艾琪沉默着,听曹天宇继续说:“职位上升了,薪水也比现在多些,我的工资卡还是由你保管,分开段时间不见面也好,可以让咱俩都冷静冷静。”

  冷静冷静?艾琪觉得很搞笑。难过吗?肯定难过,很难过,可艾琪不想表现出来。难过有什么用?你难过他就不会去重庆了?你难过他就可以跟外面的女人断了关系,回归家庭?

  你难过,与我无关。

  丁兰香敲门,喊曹天宇去吃饭。这个老人很勤劳善良,不太爱说话,但她早已经敏锐的感觉到了儿子儿媳两人之间出了问题。什么问题她不清楚,儿子不常回家,儿媳又不会告诉她。

  曹天宇起身去餐厅吃饭,丁兰香又看向艾琪:“我炖了个鸽子汤给你,马上可以喝了。”

  艾琪很感激地看了眼婆婆,嫁给曹天宇这么多年,她从没有为婆媳关系烦恼过,婆婆疼她,嫌她瘦,煲各种滋补的汤让她喝。

  艾琪出去喝汤时,见曹天宇一边吃饭,一边对着手机微信傻乐。艾琪趁机扫了眼那个微信头像,暗暗记在心里,那个聊天对象应该就是了,她装作没若无其事的样子喝着汤,暗暗打算找机会拿到曹天宇的手机看看他俩到底聊了什么内容。

  老天真给她机会,吃了饭后,曹天宇放下手机去卫生间洗漱。

  艾琪压抑着难耐的激动,不顾旁边还有看电视的婆婆,径直拿起曹天宇的手机来。

  手机设有密码,那个密码早已经不是艾琪的生日号码,用女儿欢喜的生日试了试,竟然开机了。

  业务繁忙,微信上很多未读的红色提示标记。可惜,找了半天,也没找到那个美女头像。

  很明显,像之前一样,又被曹天宇删掉了呗。

  艾琪在微信里搜索了下那个名字,那个美女头像果然出现了,聊天信息框空空白白,越想保密越容易暴露。

  艾琪匆匆记下了那个微信号,刚把手机放下,曹天宇就从卫生间出来了。

  他狐疑地看了看艾琪,又狐疑的看了看桌上的手机,很明显,手机被动过。“你拿我手机了?”

  艾琪不承认:“没有。”

  一直沉默的丁兰香插嘴:“我刚才擦桌子时拿了下。”

继续阅读:第10章:终于被激怒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