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终于被激怒了
颜无言2019-09-27 10:152,306

  “hi,朋友,你想体会下住在垃圾场里的感觉吗?那么请来我家吧,我家欢迎你,满屋的垃圾欢迎你……”那天,巫彩雯在自己朋友圈里发了这么条微信,当然分了群组,不是所有人都能看到。

  公婆一大早,不,准确地说,还没有到早晨,他们在凌晨四点钟就起床出门扫荡小区各垃圾桶去了。据说,最近有几家大型网络购物平台在开撕,价格战打得火热,娱乐了众多看客外,也确实让大家享受到了实惠,于是纷纷买买买。

  东西买的多了,快递包装箱就多,各种消耗就多,垃圾桶里的垃圾就多了呗。

  不过,垃圾再多也不能放松警惕,小区的捡垃圾的人也比以前多了起来,莫非都是些来帮儿子闺女照顾下一代的,也意外摸索到兼职赚钱的门路?

  陈新果与刘惠花这对老夫妻归家越来越晚,出门越来越早,一想到楼下垃圾有可能被别人捡走了,俩人的心像被猫抓一样难受。

  公婆住的卧室在走道最里间,与巫彩雯所在的卧室隔着一个大客厅,一般情况下,巫彩雯不会去老两口的房间。

  也有不一般的情况,比如,这个星期天,巫彩雯突然心血来潮,不知道怎么的,就推开了公婆卧室的门。

  眼前的一幕镇住了她:这还是她当初花了n多心血精心布置的房间吗?眼前的这个十多个平米的房间里除了看着眼熟的四开门衣柜和凌乱的床外,推满了各种陌生的东西:衣服,被子,鞋子,收纳箱,小凳子,大椅子,甚至还有个看起来很沉的木头电视机柜。

  乖乖,老两口骨瘦如柴的,得有多大的爆发力才能把这堆东西搬进来呀。

  巫彩雯饶有兴致的把屋里的杂物审查一遍,她发现床头柜上光打火机就有二三十个。不知道那对老两口是怎么想的,家里有个三岁的男孩子,正是淘气的时候,这些东西被孩子拿在手里玩耍,多危险啊。

  巫彩雯脑补了一下森森玩打火机的场景,吓得打了个冷颤。作为这个房子的女主人,巫彩雯也真够失职得,在自己眼皮底下,竟然让婆婆把房间整成了个迷你型垃圾存放基地。

  明明说好不能把垃圾带回家的底线,就被人家如此轻易的冲破了,巫彩雯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坐在那堆垃圾堆上检讨一下。

  “陈华亿”呆呆地望着眼前场景足足十分钟后,巫彩雯发出了一阵惊悚的尖叫声,愣是把还在与周公约会的陈华亿叫醒了。

  这声音不妙,陈华亿不由地一阵心缩,巫彩雯只有在极度愤怒的时候才会发出如此尖锐的叫声。

  趁着翻下床往外奔的那个档儿,陈华亿的脑袋飞快旋转,上下左右极速搜索各种可能。好像,也没什么。

  在看到穿着睡衣呆呆现在爸妈卧室门口的巫彩雯时,陈华亿一下子明白了,显然是跟他爹妈屋子里的那堆东西有关系。

  对父母捡垃圾卖废品,陈华亿一开始就抱着不支持也不反对的态度,他觉得应该随老两口的意愿,他们怎么高兴怎么来。后来,随着老两口捡垃圾越捡越嗨,看着他们脸上的成就感,陈华亿开始支持他们的事业,每每听到巫彩雯抱怨时,他都会为爹妈辩上几句。

  “怎么了?怎么了?”陈华亿明知故问。

  “你看,你看。”巫彩雯瘦长的指头在眼前胡乱的比划着。最近项目紧,她一直在加班,没怎么关注家里,结果,结果就成了这个样子了。

  陈华亿拉着巫彩雯的手:“你不看不就行了”,他顺势要把卧室门关上。

  巫彩雯气愤的折身去客厅,窝在沙发上,跟陈华亿发狠:“丢了,你赶紧都给我拿出去丢了。”

  陈华亿安慰她:“这些东西都是妈觉得有用的,不舍得卖才拿进屋子里的。就比如那茶几和椅子,爸妈想着等他们搬去新房子时可以用,完全可以省点买新家具的钱。”

  前两年,趁着北京周边的房价便宜,俩人在靠近北京的燕郊那买了个小两居。陈华亿许诺给陈新果,等孩子大了,不再需要老两口接送了,就让他们到那边住去。

  巫彩雯看他:“这事,你知道?”

  陈华亿沉默,他不敢告诉巫彩雯,父母那房间里堆放的那个略旧的茶几和几把椅子是他帮着搬进去的。

  突然觉得很委屈,她想到这么多年跟公婆住在一起的种种,想到他们上卫生间小便从来不冲水残留的难闻味道,想到洗手时只舍得往盆里接一捧水洗完手后那洼乌黑黑的水,想到婆婆每次饭桌前只会讲这个人不好那个人坏满身的负能量,想到垃圾桶里的肮脏,甚至还脑补了一下一个老太太带着一个小孩子捡垃圾的场景,立马打了个颤。

  巫彩雯道:“送他们回老家吧,我受够了。”

  陈华亿沉默,然后道:“你确定要辞职带孩子?另外,他们在北京这么多年帮咱们照顾孩子,现在孩子大了些,你就要赶他们走,你不怕老家人在背后说你闲话?”

  巫彩雯心里纠结,她知道目前自己不可能辞职,所以让公婆回家不现实。

  巫彩雯:“你去商量商量吧,别让他们再捡垃圾了。”

  陈华亿:“不可能,爸不是威胁过如果不让捡垃圾的话他们就回老家去么?”

  巫彩雯:“难道我这几百万的房子就被他们这么糟蹋?”不知道是心疼房子,还是觉得自己过得委屈,眼泪就流出来了。

  看到巫彩雯哭,陈华亿有些心疼,走上前来挨着她身边坐下,柔声安慰道:“我去沟通,以后坚决不要让他们把捡来的东西拿回家里来。”停顿了,他继续说:“咱们俩都是从农村里走出来的苦孩子,知道那种受穷的滋味,所以要体谅爸妈捡垃圾的行为。”

  巫彩雯靠在陈华亿肩头掉眼泪:“我理解他们,谁来理解我?”

  陈华亿拿下巴在巫彩雯额头处蹭了蹭:“亲爱的,谢谢你。”

  巫彩雯很忧伤,她目光落在凌乱的客厅里,自从公婆迷恋上捡垃圾后,她的家再也没整洁过了。

  平复了下心情,巫彩雯起身去厨房,在这里,她又发现了更令人惊恐的事情:陌生的锅碗瓢盆,陌生的筷筒,陌生的案板……这几年,虽然下厨次数不多,但家里的餐饮用具都是她负责采购,自己家的那些东西她自然认得,眼前的东西显然是用过一段时间的,不会……

  看来事情要比她想得更严重!

继续阅读:第11章:烂鱼臭螺脏棉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