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烂鱼臭螺脏棉拖
颜无言2019-09-27 10:202,596

  老祖宗教导我们“勤劳致富”,这话不假,但并不是只要勤就一定能富,这点,大半辈子土里刨食的陈新果刘惠花最有发言权。想当年,这老两口就差没在地里累死了,勤快到大年初一都去干活,也就勉强有了口饭吃,供儿子读书的钱都挣得艰难。

  善于分析的陈新果老人通过多日来的创业实践得出个结论:勤劳致富没错,错就错在没选对地方,如果早几年他们就来北京,即使只捡垃圾也能暴富。

  最近他意气风发,腰板挺得比任何时候都直,说话底气比任何时候都足。为什么呀?有钱了呗,人家现在每天都能有一百多快的进帐收入,一个月挣得比老家那些上班的年轻人都多,岂能不得意。

  今天是周末,将近晌午,两个人从废品回收站出来,手里攥着钱,心情愉悦往家走,路过旁边垃圾桶时,职业敏感性促使他们俩停下来驱步上前弯下半个身子往里探,一般都不会失望,每次都会捡到个东西,不是个纸箱子就是个饮料瓶什么的。

  挣钱的感觉真美,老两口心中欢喜,他们甚至都在讨论如何壮大团队力量这个重大问题,比如把老家里的大女儿大儿媳妇什么的喊过来一起捡,一来可以解决他们经济方面的困难,二来可以垄断整个小区的垃圾地盘扩张势力。

  不过,这个计划只是雏形,是否可以实施,有待进一步探讨。

  自家家门口,走在前面的陈新果从衣服前襟口袋里掏出钥匙开门,跟在他后面的刘惠花看到了丢在自家门口的一双棉拖鞋。

  这双棉拖鞋是她的,头两天刚从垃圾桶里捡到的。紫色的棉布既柔软又厚实,穿起来挺舒服,虽然脏了些,但她喜欢。反正穿在脚上,脏点也没啥。

  可这双拖鞋怎么会在这里呢?她有点纳闷,陈新果开门后,她弯腰又把那双棉拖鞋捡起来拿回家里去,在门厅换鞋时,直接把它穿在了脚上。

  客厅里开着电视,陈华亿陪着孙子森森坐在沙发上看动画片,儿媳正在厨房里准备午餐。

  见他们回来,陈华亿抬头打招呼,问他们今天战果如何。

  “卖了150多块。”陈新果喜滋滋地向儿子嘚瑟道:“这只是昨天下午到今天早上捡的。”

  陈华亿恭维道:“厉害。”

  巫彩雯听到客厅的动静,恶狠狠地加重了切菜的手腕上的力度。比起生气公婆捡垃圾这事,她更气陈华亿墙头草般的态度。

  婆婆刘惠花洗了手进厨房来,问要不要帮忙。

  “不要。”巫彩雯寒着脸沉沉地回答她,如若不是刚才陈华亿千叮万嘱要她不要发脾气,她肯定要爆发了。

  “妈。”巫彩雯喊住刘惠花,指着被她堆在一边的那堆东西,问道:“这些东西你从哪弄来的。”这些东西有切菜的案板,放筷子的筷筒,炒菜的锅铲,捞火锅的漏勺,洗菜的菜篮子,还有一口污了吧唧的铁锅。

  不待刘惠花回答,巫彩雯随手从那堆东西里拿了个筷筒,这个筷筒是塑料做得,很多空洞,上面覆着粘糊糊的乌黑的污垢,巫彩雯觉得好恶心。

  刘惠花不说话,冲她咧嘴笑。

  又一眼,瞥到了她脚下那双让陈华亿丢出去的脏的不见原色的棉拖鞋,火更大了。

  奶奶的,气死我算了。巫彩雯一边这么想着,一边自我安慰要镇静要宽容要家和万事兴。

  兴个头啊兴,感情你们都兴了,唯独把我气死了。巫彩雯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语气生硬:“这是不是你从垃圾桶里捡来的???”

  刘惠花解释:“不是垃圾桶里捡来的,人家搬家不用的。我寻思都是挺好的,还能用。”

  能用个屁,把自己家里的收起来,捡别人家丢弃的来用,你还真会过日子啊,真真气死我算了。

  巫彩雯有个特点,越是生气越不懂爆发,愣了片刻,当着刘惠花的面,她把那堆东西狠狠地丢进了垃圾桶里:“以后不能用别人家的东西。”

  刘惠花没吭声走出厨房去。巫彩雯折身从冰箱里拿原料打算炒菜。冰箱空洞,冷藏室里残存着一把蔫了吧唧的叶子菜和几个西红柿外,没什么可吃的。冷冻室赫然放着一条大鱼及一塑料袋大花螺。

  真是难得,老太太竟然舍得买这么大一条鱼,乖乖,还买了花螺?莫非太阳真能从西边出来?

  巫彩雯爱吃各种贝类,她把鱼放在水池里开了水龙头用小股水慢慢冲洗着。迫不及待的把螺做了--支锅,倒油,放葱姜蒜,加螺,放调料,往锅里加点水……一气呵成,现在该处理鱼了。

  趁着炖螺的时间,准备收拾鱼。呃,好像有点不对劲!再仔细看一看,鱼肚子上的肉像米粒一样,随着水流散开,烂去。

  天呐,这怎么回事?

  “陈华亿”巫彩雯大声地冲着客厅喊:“你过来看看这是怎么回事!”

  陈华亿跑去厨房,挨着巫彩雯站在水池边,俩人的眼睛都盯着随水流溃烂的那条鱼。

  “怎么回事?”

  “不知道”

  “你买的鱼?”

  “不是呀。”

  锅里的红烧海螺熟了,还未盛盘,陈华亿就迫不及待的用筷子夹出来一个,嘴里嘟囔着:“好久没尝过你的手艺了……”

  忽而,他脸色骤变,没等巫彩雯问怎么回事,人已经冲进卫生间,对着马桶哇哇的大声吐了起来。

  发什么神经病呀?巫彩雯纳闷地想。

  陈华亿趴在马桶边哇哇吐了十来分钟,才出来,道:“那螺恶臭。”

  海螺因为有厚厚的壳,难闻的味道被锁在里面,如果不吃真闻不出来,加上水池中那肉身烂得如米粒一样的鱼……

  陈华亿和巫彩雯对望着,两人想到一块了。

  “妈,冰箱里的鱼和海螺从哪里来的?”陈华亿问刘惠花。

  刘惠花不说话,有些表情复杂地咧嘴笑。

  巫彩雯很是厌恶那脸上的笑,直接问道:“是不是你捡来的?”

  刘惠花有些不好意思,低声说:“有人搬家……”

  靠,神经病!巫彩雯气得直想骂娘,她看到在卫生间里拼命刷牙漱口的陈华亿,幸灾乐祸的骂他活该。

  巫彩雯再没做饭的兴致了,何况冰箱里也没什么可做得菜,陈华亿叫了外卖,一家人凑合着吃了顿午饭。

  吃过饭后,陈新果和刘惠花连午睡都省略了,又跟小区的其他老头老太太们抢时间抢垃圾桶去了。

  巫彩雯看到门厅鞋柜那双肮脏的棉拖鞋,气不打一处来,冲过去把那双鞋子拿起来,丢进厨房的垃圾桶里,并把中午吃剩的饭菜一并到了进去。然后,才解气的带着儿子森森去午睡。

  一觉醒来,听到客厅里婆婆刘惠花在哭,她很纳闷,发了条微信给陈华亿问怎么了。

  陈华亿回复她:妈抱怨你给她脸色看,还把她的拖鞋丢进垃圾桶又撒菜汤在上面。

  感情,人家老太太是伤心了……

  没过多久,陈华亿推门进来,面带犹豫,对巫彩雯道:“你出去跟妈解释下吧,说几句好话就行。”

  解释?有解释的必要吗?巫彩雯不屑的看了陈华亿一眼,翻了翻白眼,一句话也没说。伺候好儿子穿衣,然后带着孩子出门跑步去了。

继续阅读:第12章:周一例会上的争吵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