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周一例会上的争吵
颜无言2019-09-27 10:202,394

  周一,上午,是营销部每周一次的例会时间。

  公司营销部是个大部门,有二十来位同事,这些同事又各属于两个团队,分别由胡甜和岳诗诗带领。胡甜带1队,岳诗诗带2队,两队的人数差不多,业绩实力也旗鼓相当。

  自从部门总监跳槽走人后,该职位便一直空缺,本该由部门总监主持的例会就落到岳诗诗和胡甜头上,她俩轮班代职,每周一换。

  这周例会的主持轮到胡甜了。

  岳诗诗有个她自以为的职场好习惯:每次开部门会议前,都会提前半个小时到公司准备会议内容。这天自然也不例外,只是没想到当她一手拿着肉包子一手捧着热豆浆进办公室时,看到胡甜早已经坐在工位上,办公电脑打开着,看起来应该忙了好大一会了。

  岳诗诗没有打招呼,悄声走到自己的工位上,她能感受到胡甜带来的那种无形而强烈的竞争力。

  开例会的时间是九点半整,距离半点还有十分钟时,岳诗诗和袁婷婷起身并肩往会议室走去。在办公室门外的走道上,遇到拎着笔记本电脑的胡甜,她新理了发,本来就短得头发更短了些,愈发增添了几分干练。柠檬黄的套装很合身,身材就不算矮的她脚上套了双足有10公分的米黄色的系带高跟鞋,鞋跟踏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嘚嘚声。

  “做头发了,新发型很漂亮。”岳诗诗跟她打招呼说。

  胡甜礼貌而疏远地回了句:“谢谢”。然后快走两步,很明显是在与岳诗诗拉开身体上的距离。

  袁婷婷凑近岳诗诗,近乎耳语地说道:“最受不了她这幅自以为是的模样。”

  岳诗诗抿嘴笑了笑,没有回应她。

  例会有固定的流程,先是由岳诗诗和胡甜阐述本团队上周工作总结并介绍本周工作计划安排,再分别由两人团队的每位成员细化各自的工作进度。

  坐在主持位置的胡甜面色凝重,很认真地听着每个员工的汇报,并认真的记录下来。上个月,胡甜是销售部门的销冠,但她所带领的团队业绩完成不太理想,整个团队收入比岳诗诗团队的收入低了十多万块,这让她很不悦,针对岳诗诗团队成员的发难有意无意变多了些。

  袁婷婷说她上周开发客户的情况时,胡甜好几次打断她,点名某个客户说:“这个,你已经跟进了两个月了。”

  袁婷婷道:“这个客户意向很大。”

  胡甜说:“两个月前你也说意向很大,针对这个客户,现在跟两个月之前进展不大。”

  袁婷婷有些不服气的回答她:“对方很有意向投放广告。”

  胡甜反问:“什么时候投放,投放的金额是多少?已经确认下来了吗?”

  袁婷婷有些心虚,胡乱说了个数字。

  胡甜一针见血地指出来:“这个客户意向不大,甚至可以说根本没有投放意向,你这么跟进无非是浪费时间和精力。”

  作为营销部老员工的袁婷婷被胡甜这么犀利地指责,有些挂不住面子,本来就不服胡甜的她气呼呼的说:“我不认为这是浪费时间,我跟他们公司负责投放的商务部门同事见过好几次面,也吃过好几次饭,关系非常好,他们非常肯定的告诉我,今年确实有投放的计划,已经上报给公司批复了。”

  胡甜依然是刚才那股不屑的表情:“首先,这个公司负责广告投放的部门是市场部而不是商务部。我想你很清楚公司的商务部与市场部之间的区别,市场部负责公司品牌宣传,大笔的广告投放费用都在市场部那边,商务部则重点在公司与公司之间的合作,他们更想用资源置换的方式进行,说白了,就是不花钱来置换我们的广告位置,即使他们要花钱,也是非常有限。其次,我通过了解知道,这个公司市场部今年预算已经花光了,下半年不会再增加额外的投放渠道,而商务部门今年就没有批复任何推广经费。”

  袁婷婷不服气:“即使他们今年不投放,明年也可能会投放。”

  胡甜打断她:“就算明年投放。你现在把她作为重点客户跟进有意义吗?”

  袁婷婷:“怎么没有意义?”

  胡甜:“请你记住你要的是这个月能收进来的钱!”

  会议室安静的连个咳嗽声都没有,胡甜威严地扫视了一圈,道:“也请大家记住,你们要的是这个月的业绩,所以客户跟进的重点是近期能投放的,而不是明年才会有意向的。当然,如果明年投放但这个月能把钱打进公司账户上的客户除外。”

  袁婷婷气得有甩门而出的冲动。

  这个时候,岳诗诗说话了,她说:“袁婷婷跟进这个客户的情况我也了解一些,前期我们虽然是通过与他们公司商务部们介入的,但也已与公司其他部门包括市场价有了较为紧密的接触,了解到这个公司全年度的一些投放力度及进程,这个客户是我们团队明年最重要的客户之一,所以我才会让婷婷额外重点关注,除了这个客户,婷婷手里还有其他正在跟进的重点客户。”说着,她扭头看袁婷婷:“本周要去拜访哪几个客户呢?”

  袁婷婷又列了几家企业的名称,简短地说了下跟进情况。这次胡甜只是安静地听着,没再发表意见。

  会议开了整整一上午,散了会已经到吃饭的时间了。大家纷纷起身,会议室顿时热闹起来。胡甜收拾好桌上的东西,拎着笔记本走了。

  岳诗诗和袁婷婷落在最后,袁婷婷气还没消,对着胡甜离去的背影直翻白眼,和岳诗诗说:“她明显就是看我不顺眼,故意找茬的。”

  岳诗诗沉思了一下,很实诚地说了句:“其实她说得也没错”。从内心里,岳诗诗还是挺认可胡甜说得话,她又何尝没看出来袁婷婷是在敷衍糊弄过关呀,只是,她向来不愿意得罪人,这话自然不能说出来。

  袁婷婷不乐意,嚷嚷着:“什么叫‘她说得也没错呀’,你瞧,你瞧,她那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好像自己真成了总监似得!还指不定总监是谁呢?岳诗诗,我挺你。”

  岳诗诗苦笑,心想:你挺我有个毛用呀?

  不过,开会时,她注意到了一个细节,就是胡甜在指出袁婷婷跟进那家公司时,好像对那公司非常熟悉,莫非她也在盯着那个公司?这可不是件好玩的事,万一被她盯上了,袁婷婷哪里是她的对手呀。于是,岳诗诗一本正经且面带严肃地要袁婷婷盯紧那家公司。

  袁婷婷不以为然:“放心吧,那家公司里有我一个好姐们。”

  合同没签,钱没到账,有你妈在都没用。岳诗诗这么想,不过没有说出来。

继续阅读:第13章:原来她有男朋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