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卫生间与杀马特
颜无言2019-09-27 10:202,158

  陈华亿依然睡在客厅里。客厅的皮沙发软,几天下来,睡得他腰酸背疼腿抽筋。看巫彩雯丝毫没有让他去卧室睡得意思,自己就从网上淘了个可以折叠的单人木板床,晚上放下来睡觉,早上起床后再收起来。

  巫彩雯不是铁石心肠,好多次都冲动地想喊陈华亿到她跟儿子睡得卧室来睡,可又忍住了,一来她怕陈华亿那震天的呼噜声吵得儿子睡不着,自己也睡不好,第二天没精力上班;二来她觉得让陈华亿进来睡就代表自己服了软,让公婆他们的意愿得逞,一想到这,她就莫名来气。

  还有更让她生气的是,家里那个杀马特半大小子--陈华亿的外甥---15岁的康佳佳一天到晚不是窝在沙发上上网打游戏,就是猫在卫生间里搬弄他那乡土气息醇厚的发型。

  巫彩雯怎么那么讨厌那个鸡窝发型呢。

  每天早上是巫彩雯最烦恼的时候。工薪族,早上时间都紧,起床,洗漱,拎包出门,赶地铁,到公司打卡,紧张到连每一秒都得算计到。

  可洗漱这一步常常掉链子。

  在这一家三口没到他们家来之前,不用为去卫生间犯愁。往常这个时间点,陈新果早就跑出去捡垃圾了,刘惠花收拾屋子,掐点送森森去幼儿园。现在多了这一家三口,大清早的,不是你在卫生间抽烟,就是他在卫生间蹲马桶,间或有个杀马特又被自己帅醒了,待在里面照镜子。

  奶奶的,就没人考虑到我要上班吗?

  等也不是,不等也不是。

  陈华亿不用打卡,他早一分钟晚一分钟到公司没事。可巫彩雯不是副总啊,没有不打卡那待遇,每月三次迟到不超过15分钟的机会,超过三次,迟到了,无论几分钟,都扣半天工资。

  巫彩雯有好几次憋着去地铁卫生间方了便,在公司洗漱间梳了头,洗了脸,化了妆。

  真后悔,当初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把主卧的卫生间给改成衣帽间,现在发现用途大了吧,晚啦~

  这天,巫彩雯又跑去地铁上卫生间。碰巧,赶上地铁卫生间方便的人多,她着急到不行,一着急就更生气。发微信给陈华亿道:告诉他们以后别这个点上卫生间。

  陈华亿回她:生理需求,你还能强行限制?

  巫彩雯觉得好委屈,现在那个家,似乎已经不是自己家了,陈华亿是根墙头草,更多的时候是倒向他爹妈那边,除了儿子森森,那个家里的人都排斥着她。

  对,排斥着她,在她辛苦买的房子,辛苦还房贷的房子里排斥着她。

  狗急了跳墙,兔子急了还咬人,巫彩雯觉得自己得发飙了。

  恋爱时,陈华亿见识过轻易不发飙,发飙吓死人的巫彩雯,心有余悸,当他看到巫彩雯发来的那句“到时候我可不客气了”,赶紧说“我来协调,我来协调”。

  巫彩雯心里不爽,微信群里约饭:“中午有空吗?一起吃饭?”

  岳诗诗回她:好。

  艾琪回她:好。

  中午吃饭的地点还是定在岳诗诗公司旁边的那个商场三层的川菜馆。老选这里的原因是岳诗诗所在的公司位于三人公司的中间地段,于谁都比较方便。点的菜还是老三样:蒜蓉小黄瓜,肉沫豆腐,和老街白肉。

  “今天脸色不太好呀?”见到巫彩雯,艾琪说。

  岳诗诗笑着对艾琪说:“八成又思春了。”

  巫彩雯白了岳诗诗一眼,撇嘴:“思你个头的春啊,我是被我家那堆破事愁得。”接着,把家里的事情絮絮叨叨的说了大半天,说得岳诗诗跟艾琪都跟着忧愁起来。

  岳诗诗很担忧地说:“陈华亿他二姐一家看来是有意想长期住你家了?”

  巫彩雯点头:“我听我婆婆跟他二姐说,要他们找活找个离我家近点的,回来方便。这不就是说想长期住我那里了么?”

  岳诗诗又问她:“陈华亿怎么说。”

  巫彩雯:他那棵墙头草,哪边有风哪边倒,对我说他们只是暂时住一住,对他妈那边谁知道怎么说的呢。

  岳诗诗:呃……好复杂……

  艾琪想了想,说:也许并没有咱们想得那么糟呢,先等他们找到工作,找到工作后他们也可能觉得老住弟媳妇家不方便,就搬走了。

  巫彩雯摊手:现在他们感觉不是住弟媳妇家,是住娘家。

  艾琪:……

  岳诗诗:……

  三人沉默着吃了一会饭,岳诗诗又问:“他们工作找到了吗?”

  巫彩雯摇头:“还没定下来,我婆婆说在我们小区打听打听,需要不需要保安。”

  艾琪道:“千万别让他在你们小区当保安啊,这样不就得常住你们家了吗?”

  巫彩雯哀愁:“烦。”

  岳诗诗说:“陈华亿他二姐跟他姐夫的事情还好办,就是你家那杀马特怎么办?才15岁,还没成年,去哪里找工作?也没地方招童工呀?”

  巫彩雯点头:“他爸妈想让他去学理发,那孩子一天到晚梳他那头鸡窝。不过,陈华亿说要送他学电脑,比如后期制作什么的。”

  岳诗诗翻白眼:“陈华亿真是盐吃得多了。”

  巫彩雯又说:“你们也帮着打听打听,哪里有适合他们干的活,出力的,不需要文化的,重要的是,人家能包吃包住的。”

  岳诗诗和艾琪点头,脑袋里迅速开启搜索模式。

  岳诗诗想到来自家做钟点工的阿姨,听她说过,在北京做月嫂很吃香,育儿嫂也不错,收入都很客观。二姐陈莲的这个年纪,正是家政市场最抢手的时候,让她去做月嫂,一个月能挣个大几千,说不准都上万呢,不是经常有人抱怨说月嫂一个月的工资都比一个白领多吗?

  她兴奋地向巫彩雯提议,巫彩雯听了也非常高兴,连连点头:“对,对,对……”

  不过,当巫彩雯把这个好建议说给陈华亿听时,他的反应则有点出她意料,有点,有点……冷淡?

  最操心陈莲找活的不是他吗?为啥他有这样的态度呢?

继续阅读:第20章:小三阳和健康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