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嫁个凤凰欢乐多
颜无言2019-09-27 10:202,206

  巫彩雯带着森森从超市回家,路过一个大垃圾桶,森森突然停住脚了,立在那里不动,指着垃圾桶旁的一个纸箱子给巫彩雯看,奶声奶气地说:“妈妈,我们捡了给奶奶吧。”

  巫彩雯顿时觉得头顶犹如数千只蜜蜂飞过。

  回到家,看陈华亿葛优瘫状窝在客厅沙发上用iPad 玩游戏,异常严肃地叫他起来:“卧室来,咱们得好好聊聊了。”

  陈华亿被她脸上的表情吓住了,乖乖起身跟在巫彩雯屁股后面去了卧室。

  巫彩雯把卧室门一关,随即开口:“事情很严重!”她把今天带孩子出门,森森要从垃圾桶旁捡纸箱子给奶奶的事情叙述了一遍,然后问陈华亿到底该怎么办?

  陈华亿听后,很不以为然,说了句让巫彩雯气的不知该怎么好的话,陈华亿说:“很正常啊,现在我路过垃圾桶旁都有往里瞅一瞅的欲望。”

  靠,很正常?正常个鬼啊!巫彩雯气结:“你们全家都去捡垃圾去得了,别搭上我儿子。”

  陈华亿道:“穷人家孩子早当家,没什么不好的。从小就让他培养这种艰苦朴素的意识,也是继承了老陈家的优良传统了。”

  这,真特么沟通不下去了。

  你们守着垃圾桶过一辈子得了。

  巫彩雯这边气还没消,下一刻又来了个更劲爆的:陈华亿的二姐,二姐夫,带着他们家那杀马特的半大小子来北京了。

  当他们一家三口出现在巫彩雯家客厅时,巫彩雯才知道这事!

  谁给我个解释!!

  陈华亿的二姐叫陈莲,今天38岁,典型的农村妇女模样,穿着艳俗廉价的连衣裙,脚上是地摊常见的那种三五十一双的黑色粗跟pu凉鞋。她对巫彩雯说,老公康乐山打工的工厂业绩不好,干不下去了,两个月的薪水都没发,老板领着媳妇带上小姨子跑路了;儿子康佳佳不争气,学习差,成天跟街上小混混在一起,书念得差,没考上高中……

  如此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总结后可以用这几句话来概括:在老家混不下去,要来北京投奔你们了,谁让你们混得这么好呢?所以,你们得帮我。

  其实,也不难理解,在他们的观念中,能在公司当上副总,那是很大的“官”了,有这么大“官”的弟弟,帮着安排下工作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吗?

  O,MYGOD!

  巫彩雯心里气得直想骂娘。看来他们真觉得自己弟弟就是孙悟空神通广大无所不能!公司副总不假,但公司不是他得,他说安排就安排了?再说了,即使安排,你也有能耐干呀?互联网高新企业,你是能写代码还是能做内容?你是干得了商务还是处理的好行政?

  陈华亿的娘--刘惠花笑得特开心,满脸褶子像一朵盛开的大菊花,她看着二女儿及女婿,却有意说给巫彩雯听:“一家人不见外,兄弟姐妹就得多帮衬帮衬。”

  巫彩雯在心里冷笑:每年帮衬你们的银子还算少么?

  巫彩雯抱着森森回到卧室,陈华亿随即跟进来,面容讨好:“嗨,你别生气。”

  巫彩雯道:“你们还在乎我生不生气?”

  陈华亿道:“他们也确实犯难了才来北京。”

  巫彩雯冷哼一声:“还特么瞒着我,要给我个意外惊喜吗?嘚嘚,确实挺‘惊喜’的,就差没喜死我了。”

  陈华亿陪着小心:“他们又不会常在咱们这住,找到活了就走了--你看他们晚上住哪里?”

  住哪里?三居室的房子,我跟儿子一间,你爹妈一间,你自己一间,剩下的你决定:客厅,阳台,厨房,卫生间,随便!哦,对了,阳台也不能住,除非你妈把堆在阳台上的那堆垃圾清理掉。

  陈华亿不死心:“这样吧,我晚上跟你和儿子睡这里,我那间房子腾出来让二姐跟二姐夫住,康佳佳就住客厅沙发。”他自顾安排着。

  巫彩雯斩钉截铁地回了五个字:“想都不要想!”

  当巫彩雯把这事在微信群里告诉岳诗诗和艾琪时,俩闺蜜真为她捏了把汗,又不免担心:“他们一家会不会长期住你那里不走了?”

  巫彩雯点头回复:“有这个可能。”

  岳诗诗则说:“难得你这次没那么包子,坚决不能让陈华亿去你房间睡,守住阵地!”

  巫彩雯心里叹息,如果不是他们一家这么贸然行动给了她那么大的“惊喜”,说不准她就妥协地把陈华亿的卧室腾出来让出去了。

  婆婆刘惠花可怜巴巴的瞅巫彩雯,想让她安排下客人的住宿问题,巫彩雯装作看不见,伺候完森森洗澡后,自己给坐在客厅的人打了声招呼就进屋睡觉了,为了以防万一,这次睡觉前,她还特意反锁了卧室门,让他们一家人折腾去吧。

  刘惠花对儿媳妇这种疏冷的态度非常有意见,躲在厨房里跟女儿说了好多儿媳妇的坏话,末了交待了句女儿:“房子是你弟挣钱买的,你是住你弟家。”

  不管是弟弟家,还是弟媳妇家,晚上怎么住还是个颇头疼的问题。

  陈新果和刘惠花决定把自己的卧室腾出来让给闺女女婿和外孙住,老两口住在客厅的沙发上。

  陈华亿心疼爹妈,怕沙发太软睡起来不舒服,坚决要老两口睡他那间,他睡客厅。

  陈新果和刘惠花合计了一下,觉得这样最好,儿子睡客厅,儿媳妇能铁石心肠不让他去卧室睡么?

  那一夜,所有人都睡得挺香甜,呼噜声此起彼伏,除了巫彩雯一个人像摊烙饼一样在床上翻过来倒过去,感觉这种日子真没法过了。

  天快亮的时候,她终于待不住了,爬起来打开手机,又发微信给岳诗诗和艾琪,并且特意艾特了下艾琪:“我也要离婚!”

  半个小时后,艾琪回复她:“离个毛婚,离婚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你现在又不是无路可走。”

  又半个小时,岳诗诗也回复了:“你才是这个家的女主人,该强势的时候就得强势。记住:这个家是你的,不是你婆婆的!”

  都说嫁给凤凰男欢乐多多,果然,这一家子的鸡飞狗跳,让人难得过点平静的日子。

继续阅读:第19章:卫生间与杀马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