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谁偷了我的垃圾
颜无言2019-09-27 10:202,629

  自那天陈华亿被他妈从垃圾桶里捡来的臭螺恶心到后,心里有了阴影。每顿开饭前,他拿起筷子时,都会张口问上一句:“今天菜哪来的?”

  巫彩雯冲陈华亿直翻白眼,她已经严令公婆把在外面捡的吃的东西带回家里来了,即使是别人送他们老两口吃的也不行。陈华亿怕父母伤心,不敢说重话,她可不怕,她不想再这么包子下去了,一想到公婆有可能把捡来的食品给孩子吃,她就不寒而栗。

  可不,头两年就有新闻,说爷爷奶奶把捡来的牛奶给孙子喝,把孙子毒死了。

  这事就发生在北京,当时挺轰动。

  陈新果和刘惠花也保证过不再捡吃的东西,但不捡又不可能,在贫苦的大山里生活了那么几十年,在他们眼里过期的方便面都是好东西,更何况各种包装精美、模样诱人的吃食。

  让巫彩雯更生气的是:你想捡就捡吧,你想吃就吃吧,儿子儿媳那么反对,你偷偷干了也就算了,干嘛捡了吃了还非得给儿子嘚瑟一番,气的陈华亿直跺脚。看到儿子生气,刘惠花就开心地咧嘴笑。

  巫彩雯在闺蜜三人群里直诉苦:“你们说这老太太到底怎么想的?”

  岳诗诗安慰她:“老太太心里变态,你别跟她计较了。”

  艾琪则道:“你千万把好关,别让他们再把吃得东西带回家里,更不能让他们把捡来的东西给森森吃。”

  每天干劲十足的陈新果及刘惠花夫妻,有个挺让他们头疼的烦心事:放在楼梯过道的垃圾总有人偷。

  每次听到刘惠花在家唠叨垃圾又少了,又被人偷走了,巫彩雯就很不屑:谁会稀罕偷你的垃圾。她巴不得那堆垃圾被偷走呢,偷走吧,偷走吧,最好全偷走吧!

  刘惠花一脸愤懑:“擦电梯的女保洁,捡废品的老头,还有1号楼那个坏婆姨。他们都是坏人,心眼可坏了。”

  唉吆喂,对,他们都是坏人,他们都是大尾巴狼,他们专门欺负咱这么善良单纯美丽可爱的小红帽~

  巫彩雯也是从农村里读书出来的孩子,她的老家在北方的一个村子,那里也不富裕。她见识太多表面温顺老实巴交的村里的人为一点点利益挣得头破血流的场面,也许是只为门口的一条路,田里的一道渠,就可能闹出一条人命来。

  越是这样老实巴交的乡下人,在利益冲突面前越凶狠。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说到底,还是穷怕了!

  这天,陈华亿正好在家。

  陈新果和刘惠花骂骂咧咧的进家,俩人都是一副受了伤的表情。

  原来昨天陈新果和刘惠花把捡到的垃圾放在本层楼梯拐角口处,想再攒些一块去卖。结果今天中午老两口去取时发现,少了好几个大纸箱子,很显然,被人拿走了。

  那可是装家电用的大纸箱呀,分量重,垃圾废品里值钱的。刘惠花心肝疼呀。

  谁偷了我的纸箱?

  陈新果和刘惠花一边难受一边排查他们的怀疑对象,分析了一圈,觉得个个都有可能。

  一楼门口经常坐着个晒太阳的老太太,跟刘惠花关系要好,当她得知这事后,提供了条线索给刘惠花:“我下楼时,与咱楼擦电梯的保洁同坐一部电梯,见她手里有拿纸箱子去地下二层车库,不知道是不是你丢的。”末了,她特意关照:“别说是我告诉你的。”

  这栋楼擦电梯的保洁员姓蔡,是个五十岁上下的女人,微胖,短发漂染着棕褐色,鬓角新长出的发根泛白。

  蔡保洁员的工作范围是这栋楼的楼梯,楼下的垃圾桶里楼前的小片地面。刘惠花找到她时,她正坐在离垃圾桶不远的一块石头上休息。

  刘惠花张口就问:“你偷我纸箱了吗?”

  蔡保洁员反问:“你说啥?”

  刘惠花说:“有人看到你偷我的纸箱了。”

  蔡保洁员自然不承认:“我没拿”

  刘惠花说:“肯定就是你。”

  蔡保洁员:“你诬赖人。”

  刘惠花说:“就是你!”

  蔡保洁员:“我没拿。”

  ……

  吵不出个所以然来,在其他几个爱管闲事的老头老太太的劝说下,双方散去。

  刘惠花断定蔡姓保洁员偷了她的纸箱,不仅这次的,以前丢的垃圾肯定也是她干的!

  刘惠花心疼的不想做饭。

  陈华亿看不得父母受委屈,他想这么欺负他爸妈怎能了啊,这个公道他得负责讨回来!他决定去物业揭发蔡姓保洁员利用工作之便捡垃圾。

  刘惠花说:“她捡了放在地下车库的角落里。”

  陈新果说:“投诉她偷别人的废品。”

  刘惠花说:“给物业说,让物业开除她。”

  三个人越说越激动,最后竟然都起身,真要去找物业告那个姓蔡保洁员的状了。

  在一旁看戏的巫彩雯见陈华亿真穿衣服换鞋要出去,生气了,叫住他:“你瞎掺和什么呀?”

  陈华亿觉得巫彩雯不关心他父母,很是气愤地吼:“我爸妈被欺负了,怎么是瞎掺和!”

  靠,果然是一家人!真丢份。

  在物业办公室内,刘惠花和陈新果激动地告状,坚称蔡保洁员偷了她们的纸箱,且称之前他们丢的废品也被其偷走了。

  陈华亿摆出业主姿态,要物业方给个说法。

  物业的几个值班人员挺无奈,打电话把蔡姓保洁员叫来。十几分钟后,蔡姓保洁员来了,很是委屈,态度坚决,否认自己捡垃圾偷垃圾之事。

  刘惠花:就是你偷的。

  蔡姓保洁员:我就没偷。

  刘惠花:就是你偷的。

  蔡姓保洁员:我没有偷。

  ……

  翻来覆去就这几句话,蔡姓保洁员开始诅咒自己以证明清白。

  陈华亿提出要看监控,监控很快调了出来,蔡姓保洁员果然拿了刘惠花码在楼道里的纸箱子,监控画面中,她前后观察了会,在那码成堆的废品中,挑选了几个有分量的大纸箱……

  事实面前,蔡姓保洁员脸色有些不太好看,支吾着:“我以为是业主不要,丢在那里的。”

  刘惠花得意地“哼”了一声:“瞎话,你整天在楼道里打扫卫生,早就知道我家那层楼道是我放废品的地方,那里的废品都是我的,你觉得是人家丢下不要的,要是人家丢的,没什么不丢到楼下垃圾筒,为什么还裁开来码得整整齐齐。”

  蔡姓保洁员不说话了。

  物业方一个部门领导模样的人出来调节:“阿姨,这是我们会处理,她拿你的让她给你送来。”他转身对陈华亿道:“咱们楼道是应急楼道,不能堆放东西,是为了业主安全着想,您是业主,更应该理解。已经有不少业主打电话给我们投诉了,何况,我们公司定期也会有领导来检查,在楼道里堆放杂物是坚决不允许的。也请您多做做老人的工作~我们正打算找您商量这事。”

  陈华亿道:“老人在家待不住,找点事干,我也劝阻过,但是没什么效果。你看这样行不行,我看楼下有地下室,能不能给腾个地方,我每个月付点钱,让他们存放下垃圾。”

  物业方表示很为难,说,这个肯定不行。

  陈华亿也觉得理亏,答应尽量不让父母把垃圾放楼梯口。

  从物业处出来,刘惠花和陈新果异常兴奋,似乎打了场大胜仗。

继续阅读:第18章:嫁个凤凰欢乐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