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hi,我决定离婚了
颜无言2019-09-27 10:202,152

  艾琪给boss打电话要请年休假,boss异常爽快的点头同意了,挂电话前,竟说他很欣慰艾琪能主动的提出请假。

  呵呵,确实很久没休过假了。

  大学毕业后,艾琪就在这家公司上班,当初公司规模还很小,算上艾琪尚不足10个人。boss带领他们一路拼过来,现在,公司规模虽然不算太大,但产品市场占有率却逐年增加。

  刚毕业的那两年,因为年轻没经验,因为公司确实很忙,更重要的是她跟曹天宇穷,所以就拼命的干活,不舍得请假;后来,曹天宇事业飞速上升,她不愿意落后,拼命追赶,忙得不想请假;再后来,跟曹天宇的关系恶化,就更不愿意请假了,她让自己飞速忙碌着,一忙起来就没功夫想那堆破烂事了。

  确实该让自己休息两天了。

  日子一下子慢了起来。做早餐,送欢喜去幼儿园,去菜市场买菜,做午餐,午睡,陪婆婆看会电视,看书,码字,接欢喜放学,做晚餐,帮欢喜洗澡,给欢喜讲故事,上上网,玩手机,做瑜伽,冥思,睡觉。

  睡眠一下子好起来了,噩梦也没了,甚至都不曾梦到曹天宇了。

  这种日子才是她想要的,她又想起了自己读研究生时的梦想,去读博,然后去一所高校做个老师。

  只是认识曹天宇之后,一切都脱离了正常轨道,越走越远。

  那个梦想尘封到自己快忘记了。

  艾琪开始认真考虑起离婚的事情了。

  之前不是没有考虑过,只是她不愿意直面残酷的现实。

  艾琪给自己打了个赌,去医院复查,如果是癌,她就认命,如果不是癌,她就跟曹天宇离婚,从新过一次。

  一周后,艾琪一个人孤零零的去了医院。曹天宇给她发过一条微信,说他很抱歉,有什么事就给他打电话。

  艾琪就呵呵了,心里想,你是希望我有事还是没有事呢?

  刚刚检查完,岳诗诗和巫彩雯的电话就一前一后的到来了,问她结果如何。

  “虚惊一场”,艾琪回复她们。

  看着手里的报告结果,艾琪觉得很开心,这不是仅仅报告显示她身体无恙,更重要的是她疏通了自己心里的疙瘩。

  这两年来,日子过得一塌糊涂,该收拾收拾了。

  坐在一个月前坐过的那条石凳上,阳光依然很好,周围依然是穿着病号服神色暗淡的病人。艾琪发微信给曹天宇:“咱们离婚吧!”

  曹天宇的微信很快就发过来了:“你是不是无聊?”

  不是无聊,这两年两人拧巴的关系才是真正的无聊。

  艾琪回他:“等你回北京后,咱好好商量下办手续的事情。”

  曹天宇说:“我很忙。”

  艾琪道:“没关系,我等你。”

  曹天宇没再回复。

  艾琪起身,弹去裙摆上沾着的一枚小草叶子。然后微信给岳诗诗和巫彩雯:“你俩晚上谁有空?请你们去酒吧。”

  巫彩雯回道:我。

  岳诗诗回道:我。

  艾琪又问:“三里屯or后海?”

  岳诗诗说:后海。

  巫彩雯说:后海。

  夜色里的后海,有种妖娆的美。六月份,温度刚刚好,夜风带来盛放的月季花的香味,伴着酒吧里的歌声,四处飘散。

  如果用茶、酒、咖啡来形容坐在后海边某家酒吧的三个女人。巫彩雯像茶,岳诗诗似酒,艾琪就如同一杯咖啡了。但无论是茶是酒还是咖啡,步入婚姻的女人,尤其是像她们仨这样,已经没有了刚结婚时的那种新鲜感,又不曾熬成结婚多年后的那种平和,她们更多的是对目前生活的无可奈何。

  酒吧里有人边谈吉他边唱歌。艾琪要了个果盘,几瓶啤酒,三个人静静听完一首民谣后,艾琪说:“我要公布一条消息。”

  岳诗诗道:“猜到了。”

  巫彩雯道:“让我们庆祝一下吧。”

  岳诗诗道:“必须庆祝,害我这一个月都担惊受怕的。”

  三人举杯干了一杯。

  艾琪看着面前的俩人,笑眯眯地缓缓道:“你们俩猜错了,我要给你们说得是--我要跟曹天宇离婚!”

  巫彩雯和岳诗诗异口同声地“啊”了出来。

  没,没,没听错吧。

  岳诗诗问:“怎么突然想到离婚了?”

  艾琪道:“不是突然想到的,只是今天想明白了,现在日子不是我想要的,我不能再混沌下去。”

  巫彩雯道:“你做什么决定我们俩都支持,但离婚是件很大的事情,必须要慎重,要考虑清楚。”

  艾琪点头:“我考虑清楚了,等曹天宇回北京后,我们俩再详细聊聊关于离婚的细节问题。房子,车子我都不要。”

  岳诗诗和巫彩雯又一起“啊”出了声。

  随后,岳诗诗愤愤不平:“他出轨,离婚应该要他净身出户才对,你为什么什么都不要。”

  艾琪道:“我只是想重新开始。”

  什么理论呀?重新开始跟净身出户冲突吗?冲突吗?

  巫彩雯支持岳诗诗的观点:“房子,车子,钱,你必须要!---欢喜怎么办?”

  艾琪有些黯然:“孩子我要。”

  巫彩雯说:“即使为了孩子该争取的还是要争取,更何况本来就是你的。”

  可是,曹天宇怎么想的呢?他同意离婚吗?岳诗诗又问。

  艾琪摇头:“他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

  巫彩雯道:“我猜他不会同意离婚的,出轨的男人多的是,肯为小三离婚的男人没几个。”

  岳诗诗应和:“就是,就是,曹天宇又不傻。”

  艾琪无奈地笑笑。

  岳诗诗问她:“要是曹天宇跟外面那个一刀两断了,回归家庭了,你就不离婚了吧。”

  巫彩雯说:“你用离婚逼一逼他,别真离婚,结婚容易离婚难,别意气用事。”

  艾琪看着眼前的俩闺蜜,心里感动,其实她又何曾不想,曹天宇回归家庭,让这个家就像曾经那样幸福美满呢。

继续阅读:第17章:谁偷了我的垃圾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