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内心深入是纠结
颜无言2019-09-27 10:152,202

  下午两点,北京首都机场。

  阳光灿烂,空气炽烈。上午刚刚下过一场不大的雷阵雨,碧蓝的天空犹如被水洗过一样澄透,空气里还有些若有似无的泥土腥,荡漾在北京城的上空。

  曹天宇和薛俪两个人并肩下了飞机,除了曹天宇随意背在后面的单肩包以及薛俪肩上的小小贝壳包外,俩人没有带额外的行李。

  下了飞机后,顺着人流,走出机场大厅,门口有候机的出租车,正排着队等待生意上门。

  曹天宇招手,排在最前排的那辆出租车往前蹭了蹭,曹天宇打开出租车后门,沉默着和薛俪先后坐进去。

  “两位,去哪?”中年微胖的男司机透过车前镜问他们。

  薛俪看了曹天宇一眼,然后报出一个地址。

  出租车司机脚踩油门,随着车流,驶出机场,驶向薛俪说得那个地方。

  今天是个周五,北京最堵车的时间段之一。出租车混入拥挤的车流中,逶迤前行。

  这一路上,曹天宇都没有说话,多数时候,他沉默地透过车窗的玻璃望向这个城市。被调去重庆后,除了那次回总部开会,这还是第一次回北京。

  回家还是不回家?此刻,他心里纠结着。

  薛俪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柔声低问了句:“要不,你先回家看看吧?”她的语气掌握的非常好,听出她是真挚的让他回家去,又流露出自己浓浓的不舍。

  曹天宇思索了一下,然后回答:“算了,明天再回去吧。”

  一想到这,曹天宇就心烦。说不上为什么,他最近总不想面对艾琪。有时候,他挺想捋一捋他们之间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以后该怎么办?可捋着捋着就没了头绪,最后干脆扔一边去了。

  自己还是爱艾琪的吧?

  此刻,曹天宇脑袋里有两个小人在热闹地打架,一个打赢了就说“爱她”,另一个打赢了就说“什么是爱,滚犊子吧,早就没什么感情了。”

  如果不爱,那为什么当艾琪微信他说自己想清楚了要离婚时,他半夜会难过得醒来?如果爱,为什么两个人一见面就会争吵,虽然不是想要掐死对方的那种争吵,可相互冷讽更让人受不了。

  所以,他虽然挺惦记自己老妈和女儿,却不愿意回家,可能是潜意识里想避开艾琪吧。

  出租车司机按着薛俪提供的地址,把车开进了东五环的一个中档小区里,在小区伸出的一座公寓楼前停了下来。

  薛俪付了车钱,要了发票,跟在曹天宇后面,下车。

  薛俪住的房子是一个面积约60平米的一居室,这是她去年年前趁着北京房情大涨之前买下的。当时,一个地段这个小区的行情大约在7万一平,买后没两个月,竟然涨到了9万5一平,前后数十天,这房子就为自己增值一百多万!

  每想到这房子,薛俪就有说不上的开心,虽然她工作这几年的收入都用在了房子首付上,每个月还要拿出一半的收入来还月供,但也抵不上她的开心。

  乔迁新居的那天晚上,曹天宇就留宿在这里,与她度过了一个非常甜蜜非常浪漫的一夜。那天,曹天宇还送了她一个香奈儿的手包。

  那款包是曹天宇出差去法国时买的,一共买两只,两只包一模一样,另一只在艾琪手里。

  电梯门开了,出了电梯,左手边,第二个门,就是薛俪的房子。她从包里掏出钥匙,开门。曹天宇两手斜插在上衣口袋里,看不出太多表情。

  “哇塞,终于到家了。”薛俪兴奋的叫着,一边换鞋子一边开心的叫:“好怀念北京,好怀念我们的家哦~”

  她说得是我们的家。

  曹天宇换好鞋子,走向沙发,懒懒地坐下。这张沙发还是他陪薛俪去宜家买的,价格不贵,坐起来挺舒服,薛俪当时非常喜欢,他费了好大劲才把这个沙发扛回来。

  除了这张沙发,这个房子里很多东西,都是他和薛俪一起布置的,所以,薛俪说“我们的家”。

  他还有一个“我们的家”,那个他真正意义上的家---在艾琪那里,那里是他真正“我们的家”,家里有老婆孩子还有老妈,只是,他这个男主人,常常缺席。

  曹天宇有些疲倦了,他时不时会想,自己是不是该回归那个家,填补那个家的遗憾?就像所有普通的家庭一样---老公老婆孩子父母,一起吃晚饭,饭后一起围坐在电视机旁看电视聊天。

  那未尝不好。

  只是,他还能回得去吗?

  他很怕艾琪,他不愿面对她清冷的表情,还有眼神里的疏离和不屑。

  也许,从一开始他们的关系就不是平等的。

  她始终那样高高在上,让他努力的很辛苦。所以,更多时候,他总会用不屑和戏谑来掩饰两人这样的关系。

  她就像个骄傲的白天鹅,怜悯地嫁给了他这个丑小鸭。这个丑小鸭拼了命的努力,想让白天鹅过上幸福的生活。

  可丑小鸭依然是丑小鸭,白天鹅仍然是白天鹅。

  曹天宇不愿意承认,深入到骨髓里的自卑从未消失。

  薛俪是同他一样的丑小鸭,他们是一类。她敬他爱他,每当她用崇拜的眼神望着他时,他不禁升起飘飘然的感觉,一种从未有过的自信萦绕着他。

  从那里失去的,在这里找了回来。

  “渴不渴,我给你倒水。”薛俪没有向曹天宇一样卧在沙发上,她换了鞋后第一件事是打开冰箱:“还有瓶啤酒,要不要喝?”她把啤酒放在曹天宇面前:“想吃点什么?我叫外卖。”

  曹天宇懒懒地回答她:“随便。”

  薛俪:“昨天你还念叨便宜坊的烤鸭,我点他们家的外卖送来吧,可能会有点慢,可以吗?”

  曹天宇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

  薛俪依靠在曹天宇身边坐下,拿起他的一只胳膊搭在自己肩膀上,柔声,且小心翼翼地问道:“要不,你休息下,等会,吃完东西,回家吧。”

  她的声音里满含柔情,又那样不舍,曹天宇的心顿时柔软了下来。他紧了紧搂着薛俪肩头的那支胳膊,回答她:“算了,明天再说吧。”

继续阅读:第28章:我只要半年时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