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我只要半年时间
颜无言2019-09-27 10:202,149

  曹天宇回到家已经是第二天中午十一点半了,正好赶上饭点。

  那时候,艾琪系着围裙正在做汤,虽然不是经常做饭,但她颇有做饭天赋。从她手里出品的每一道菜,色香味都可圈可点。何况,她还擅长摆盘,每一道菜都精心的摆在特定的瓷盘里,精致的就像她这个人一样。

  婆婆丁兰香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她坐在客厅里陪着孙女欢喜看一本幼儿手绘画册。三岁的小孩子正是求知欲特强的时候,嘴里不停地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丁兰香慈爱地看着孙女,很费力地寻找答案并尽量用浅显的话解释出来。

  曹天宇站在门口犹豫了几分钟,才从口袋里掏出钥匙,很仔细地插进门锁里,“咔嚓”一声,门开了。

  最先听到门声的是欢喜,当她看到出现在门厅的爸爸,先是一愣,然后雀跃地跳起来,像只快乐的小鸟一样冲向爸爸的怀抱。

  曹天宇还没有来得及换鞋子,俯身搂住了女儿,腾出一只手把欢喜抱起来,另一只手拿着一个木色很有质感的盒子,盒子上系着紫色缎带,打成一只美丽飘逸的蝴蝶结。

  见到儿子,丁兰香自然非常高兴,她慢慢站起来,笑眯眯的看着曹天宇抱着欢喜逗乐。最近这一段日子,她心里总是不踏实,她确定儿子儿媳之间出了问题,但不知道这个问题有多严重,以至于儿子总不回家,连电话都很少打。

  “再严重也不至于离婚,只要不离婚就是好的。”她常常这么想:年轻的夫妻俩在一起过日子哪有不吵不闹的?磕磕碰碰点也不是坏事,磨合磨合着,长点岁数就好了。

  艾琪注视着炉火上锅里的汤,虽然是道极其普通的西红柿鸡蛋汤,经她烹饪,却显得格外诱人。艾琪盯着那在锅里翻滚着的红的西红柿,黄的蛋花有片刻出神,回过神来,她拿了盐放进锅了,汤做好了,可以吃饭了。

  这时,欢喜探着小脑袋,扒在门框前,高兴地冲她报告:“妈妈,爸爸回来啦。”

  厨房挨着门厅,且没有关门。早在曹天宇推门进来时,艾琪就知道他回来了,不过,回不回来,跟自己无关,艾琪想着,以后他就是自己的路人甲了。

  不过,既然回来了,那就好好聊一聊关于离婚的事情吧。

  虽然,艾琪在脑海里描绘过无数变与曹天宇面对面谈离婚的场景,可真得到来了,她心里还是有种说不上的滋味,不仅仅是难受。

  原来,潜意识里,艾琪还是害怕面对。

  “艾琪,你有点出息好不好。”她这么着给自己打气。

  客厅里,欢喜很好奇地看着曹天宇手里的盒子,清脆而欢快地问他:“爸爸,这里面是什么呀?”

  曹天宇很慈爱的搂着欢喜坐在自己腿上,声音柔软:“你猜?”

  “巧克力吗?”

  “不对。”

  “布娃娃吗?”

  “不对。”

  欢喜撇嘴:“不知道了。”

  曹天宇把下巴抵在欢喜的额头上,细细嗅着女儿的发香,道:“这是爸爸送给妈妈的礼物,待会你帮我给妈妈好吗?”

  欢喜扑闪着大眼睛:“好。”

  艾琪把西红柿鸡蛋汤承在一个晶莹剔透的汤盆里,端到餐桌上,似乎没看到曹天宇一般,眼睛落在欢喜身上:“叫奶奶吃饭。”

  曹天宇放下欢喜,笑嘻嘻地凑到餐桌旁要去帮忙,艾琪一转身,走开了。

  这顿饭,除了艾琪,大家都吃得很开心。曹天宇一直在讲他在重庆的种种,并绘声描述重庆的风俗地貌,并承诺要带老婆孩子老妈一起去重庆吃“火锅”。

  丁兰香慈爱的笑着,素来吃饭让人头疼的欢喜今天竟然没有让艾琪喂,吃了大半碗饭,还喝了半碗蛋汤,不爱吃青菜的她在曹天宇那句“妈妈做得青菜好好吃,爸爸看着欢喜吃”,竟然把夹到她碗里的菜全部吃干净。

  艾琪一阵心酸。

  饭后,曹天宇抢着收拾碗碟,并系上围裙主动去洗碗。真难得,自从丁兰香来到这个家后,曹天宇就再也没进过厨房了吧。

  艾琪仍然没有理睬他,自己进卧室,斜靠在床上看手机。

  曹天宇进来,手里拿着那个看起来很高大上的礼品盒子。他把盒子凑到艾琪面前:“送你的。”

  艾琪眼睛没有抬一下,仍然看她的手机。

  曹天宇有些悻悻然,不过没有恼怒,也没有他之前惯常的戏谑,而是坐在了床沿上,慢慢的拆开蝴蝶结,然后打开盒子。

  一股清香扑面而来,里面安静地躺着一束玫瑰花。从玫瑰的朵型、色泽及包装的盒子就可以看出,价格一定不便宜。

  艾琪喜欢花,刚认识时,曹天宇就知道,那时候是学生,穷,他常常会省下饭钱为她买;刚工作那时候,即使有攒钱买房子的巨大压力,每每节日,他也会送她花,只是最近两年,他好像一次也没送过了。

  艾琪脸上并没有多少惊喜,懒懒的放下手机,扯下叠在床边的空调被,覆盖在自己身上,准备午睡。

  “老婆”,曹天宇低声喊她。

  “困了,睡会,醒了谈。”艾琪还是惯常的清冷。

  这次,曹天宇没怼她,表情复杂,愣了片刻,沉默地出去了,等他回来,手里多了个盛满水的玻璃花瓶,他把那束玫瑰放进去,摆在艾琪的梳妆台上,像团跳跃的火。

  然后,他就势在艾琪身边躺下,慢慢腾出胳膊,从后背抱住艾琪。

  多么熟悉的动作呀。这么多年,无论他们再怎么争吵,两个人睡觉时,曹天宇都会这么包住艾琪。

  艾琪挣扎了下,曹天宇搂得更紧了。

  曹天宇凑到艾琪的耳边,近乎耳语一般,说:“我最爱的还是你,如果不是爱你,为什么这么多年,无论我们再怎样争吵,我还是会这样抱着你睡?”

  艾琪依然不语,心想你的爱让我恶心,身体却没有再动。

  曹天宇轻轻地,继续说:“我只要半年时间,给我半年时间。”

继续阅读:第29章:凭啥要我拿学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