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凭啥要我拿学费
颜无言2019-09-27 10:202,389

  康乐山不情不愿地去了妻弟陈华亿朋友位于顺义的汽配城上班,没过两天,就坐了三个多小时的公交车跑了回来,说想家,想老婆孩子。

  巫彩雯心里冷哼:这是你家么?是你家么?

  康乐山絮絮叨叨了大半个晚上,废话很多,中心思想是不太满意汽配城的活,想另择高枝。看陈华亿和巫彩雯都不吭声,自己碰了一鼻子灰,第二天一大早,又坐了三个多小时的公交车回顺义汽配城去了。

  小三阳患者陈莲的工作一直不好落实,没啥文化的她因为有这个病断送了去做月嫂啊育儿嫂啊这样最匹配的活。好在岳诗诗有个客户,是干酒店用品消毒业务的,人家那边正好需要人,不需要健康证还不要文凭,更重要的是包吃管住活儿不累,一周休息一天。这活不错,巫彩雯跟陈华亿很满意,觉得这工作完全就是为陈莲准备的。

  可人家陈莲不高兴,撅着嘴巴一脸的不乐意,为啥呢?因为这个工作地点有点远,在昌平。从陈华亿家到昌平,公交转地铁也要三个多小时。

  巫彩雯脑袋上冒出黑线来,乖乖,感情你也这么挑肥拣瘦的?

  陈莲多次暗示过陈华亿和巫彩雯自己的不满,巫彩雯装作不明白,弟弟陈华亿在巫彩雯的高压下也开始装糊涂。陈莲没有办法,只能去找她爹妈抗议:“这不是明摆着要赶我们走吗?”

  当妈的心疼女儿,找到陈华亿,让他给他姐在家附近找个活儿干,等他姐找到活儿就搬出去,在他家附近租个房子,姐弟俩彼此也有个照顾。

  陈华亿把他妈说给他的话对巫彩雯复述了一遍,巫彩雯当时就呵呵了。先不说以康乐山和陈莲夫妻俩能力,能不能在这附近找到工作,就算是找到工作,他们能做得月薪能有多少?按最最理想的计算,康乐山能挣到五千块钱一个月,陈莲三千块钱一个月好了,这两人加起来的八千块钱,除了吃喝外,还要养个半大的儿子,最后能剩余多少钱租房子?

  陈华亿说,他姐想租个一千左右的。

  乖乖,一千左右的?北三环?发烧了吗?做梦了吗?不知道市场行情吗?你们一家三口租一千块钱的房子?什么房子这样的便宜?合租房?群租房?地下室?

  即使地下室勉强够的话,你也没地租去!没看过新闻吗?北京大红门的一场大火,夺去十多口子人命后,所有群租房,合作房,村里私建房都给past掉了。那些租便宜房的农民工大冷天里露宿街头,没处可去。

  北京要限制城市规模,控制城市人口数量,那些底层的人被迫要么选择三千块钱一个月的房租,要么选择滚。

  三千块钱的房租,呃,这地段,还是与人合租后的价格,前提还不能是主卧。

  巫彩雯知道,她这个二姑姐是不可能花那么多钱租房子的,他们的算盘极有可能就是:长期住在她的家里。

  陈华亿撇嘴:“怎么可能?我妈说了,二姐找到工作就搬走。”

  巫彩雯不知道陈华亿是真天真还是在对她装天真。她耐着性子对陈华亿分析种种可能性,以及她在附近找到工作的渺茫性,最后以十分坚决地口吻说:“我再给你一周时间解决,你自己衡量吧。”

  陈华亿折过身去找他妈,让他妈劝劝他姐:“先干着,等这边有合适的工作,再回来。”

  这样一来,二姐陈莲和二姐夫康乐山的工作都落实了,还剩下个十二万分头疼的问题---杀马特康乐乐怎么办?

  陈华亿还是坚持让他这个外甥学电脑培训,说做动漫设计比较有前途;陈莲跟康乐山想让儿子学美容美发,觉得这是门手艺活,在他们老家街上,开理发店的都挺挣钱---现在理个头发都15块,烫染更贵,没一百下不来,学了这个好挣钱;陈新果则觉得外孙可以当个厨师,吃穿住行吃排第一,做厨师的永不失业。而巫彩雯不关心这个杀马特最终干什么,只要离开她家就好。

  康佳佳认同舅舅的建议,觉得学电脑高大上,做动漫比较有前途,更重要的是方便自己打游戏,于是态度坚决地站在了陈华亿这一边:学游戏,不,学电脑培训去。

  康佳佳这事也算落定了,不过,提到他上学学费问题,大家又沉默了。

  康佳佳这学费谁掏?

  康乐山和陈莲夫妻俩认为:自己是穷苦大众,本来就是来投奔陈华亿的,这个培训又是陈华亿提出的,自然应该陈华亿来掏。

  陈新果俩夫妻则认为:康佳佳是陈华亿的外甥,自己家外甥上学,当舅舅的就应该帮一下,何况人家爹妈没钱,你们有钱,更应该帮忙,所以,这个学费由你们来出。

  巫彩雯不干:你们一家三口吃我的住我的,我负责帮你们夫妻俩找了工作不说,还得负责你们家小的上学?靠,我特么是他爹还是他妈?

  因巫彩雯不表态,陈华亿也不敢吭声。说实话,他也挺有想法,后悔自己犯什么贱,多什么嘴:人家儿子愿意学什么就学什么,关他啥事?这下好了,赖上了吧。

  巫彩雯拿眼睛直戳他。

  陈新果拿出家长姿态表态:佳佳上学是大事,你---他指陈华亿---是舅舅,理解下你姐姐姐夫家的苦处,这个学费,你帮着垫下~

  巫彩雯的火顿时就上来了,奶奶的,老娘不发威,你们都当病猫欺负着啊。她不顾陈华亿频频使来的眼色,接过话来:“爸,您这话可说的不对了。凭什么我们有钱就得我们来出这个学费?我特么上辈子欠你们的吗?首先我不是佳佳的爸妈,没这个义务出;其次谁的钱都不宽绰,你看到我们挣得,有没有看到我们花的?我给你算笔帐-我跟陈华亿一个月加起来四万块--在你们看起来是不少,可你有没有想过,我两套房子月供就要2万块,车贷一个月9000块,森森光幼儿园一个月就3500块,外加零食衣服1500块,每个月给你们月用2000块。加油费,水电费,通话费,其他七零八碎的开支不少于2000块,你们算一算这是多少钱,我说我们每个月入不敷出你们信吗?”说着说着,巫彩雯竟然委屈地哽咽了:“你们个个眼巴巴的等我救济你们,你们谁来救济下我呢?哪天我们失业了,月供还不上了,你们哪个来帮我还?说穷,这里最穷的是我好吧?我特么欠银行200多万呢!你们谁家没有个几万块的存款,谁拿来借我还还贷款!”

  一屋子的人都不说话了,最后还是陈新果头一昂,脖子一伸,大手拍着胸脯道:“你们都别管了,佳佳的学费我来出!”

继续阅读:第30章:只聊八卦莫谈国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