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北方冰原
蓝狐狸2020-01-31 12:094,354

  自盘古开天地以来,三千世界,清浊分明,世间万物,秩序井然,春华夏繁秋实冬雪不偏不向,在每个世界里都走了一遭。这是极好的,若是一个世界里只有春,或是只有夏,再或是只有秋或是冬,那该是多么无聊的一番景致。所幸的是,除了远古混沌分化之时未被盘古斩到一片碎片外,其余的世界都巧妙地避开了这个霉运。

  这个无聊的碎片,游离于三千世界外,不受六道轮回管束,就连现在称霸六界,牛气哄哄的仙族,都不能奈它几何,委实成了这世界的一个妥妥的大BUG。

  话说这个BUG,虽然坐定了放荡不羁爱自由的人设……啊呸,世界设?碎片设?算了管他什么设,但还是本着一颗平易近人的心,除了法力弱武力弱什么都弱的人族同胞(想想还真是挺惨的),其余五界稍有些修为的壮士都能随意出入这个世界,真可谓是热情好客来者不拒。不过,几万万年来,这个世界都鲜有人踏足,实在是安静得很。为什么呢?其实啊,这个BUG多少还是担得起BUG的称号的,毕竟当年盘古劈混沌的时候除了它别的部位都劈了,所以这个未被“宠幸”的碎片就只好自食其力自力更生,靠着顽强无谓死皮赖脸的精神,自己在内部孕育了一个世界。这个世界,只有永不停息的漫天风雪,天空永远是灰色的,放眼望去,地上除了白还是白。这么恶劣的环境,天大的修为也顶不了多少事,修为高和修为低的区别在这里十分好看出来,只要计算进来后被冻成冰棍的时间的长短就好了。故此地虽然热情好客,但真敢来的客还真没几个。也正是因为这它爱冻冰棍的原因,被江湖上赐名“北方冰原”。

  莫名的还挺有意境的是不是?

  在这个鬼地方,北方冰原,理论上当然是不能有什么生物生存的,不然就真是BUG中的BUG了。可是这个BUG中的BUG,还真在六千年前出现了。

  那一日,天地异变。神界的天空中惊现罕见的流星雨,七七四十九颗陨石(真有无聊的神仙数过)砸在天帝的华乾宫上,竟没造成半点伤亡。流星过后,整个天宫该开的不该开的花都开了,顷刻间九重天上,万里飘香,着实把那群见过诸多世面的神仙给惊了一惊。祸祸完天界后,冥府那边就出事了。冥王该是在刚才还在睡觉,只穿了件单衣就火急火燎地跑到殿外,然后和忘川河边等着投胎的死鬼们一起,一脸懵逼地看着一道红色的闪电直劈向通往十八层地狱的曼珠沙华花海里,然后瞬间燃起一团巨大的火焰。冥王不愧是有涵养脑子转得快的人,在别的死鬼还神志不清地沉浸在刚才巨大的打击下的时候,他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做出了最明智的应急反应:只见他紧紧裤子,大手一挥,以领导的绝对风度对众鬼魂喊:

  “丫的还等啥啊!快跑啊!”

  然后忘川旁边就干净得鬼都没有了。

  血色的曼珠沙华花海中,那团火焰最后是怎么扑灭的,据天界最爱八卦最爱管闲事没有之一的月老醉红颜说,是曼珠沙华的花神幽瞳,刚从外面浪回来,就看见鬼都没有的忘川和正在燃烧的自己的真身,然后这位专业替冥王处理烂摊子几万年的青年才俊就极温柔极有礼貌地问候了一声冥王他全家,然后就投身于灭火的英勇活动中去了。

  这发生在神界和冥界的一系列混乱异象到底预示着什么?既没有英雄出世也没有军队叛乱,所以这是怎么回事呢?冥王带着被幽瞳的拳头亲切问候后留下的印记,坐在华乾宫和天帝大眼瞪小眼,半天也没研究出个所以然来。

  就在两人感到智商遭到极大的挑战时,旁边一个小仙使战战兢兢地上前,对这二位说:

  “既然六界无事,那是不是北方冰原有什么异数?”

  于是这二位大仙就豁然开朗了,天帝马上派莽原仙官带着千里视物镜去北方冰原的边缘,看看寒渊里有何变动。

  这莽原仙官心里十分不愿意去,他想自己一介管高山平原(说白了就是管土地)的神仙和战神斯云比起来,还是斯云去冻成冰棍的时间长些。他很是不明白为何天帝要派自己去,结果思来想去觉得理由应当是斯云远在北海,还是使唤自己的时候方便些。

  愁眉苦脸的莽原在北方冰原的边界处站定,呵呵被冻僵的手,拿出千里视物镜,对着里面进行死角很多的扫视。他一边扫一边不耐烦地看,心想这块鸟不拉屎的地方,啊不对,这块鸟都没有的地方能有什么异数,你看,白的,白的,还是白的,转个角度,还是白……诶那是个什么玩意儿?

  千里视物镜上,清清楚楚地映出了一朵冰蓝色的并蒂莲,圆润如玉的花瓣层层叠叠,随着北方冰原亘古不变的寒风缓缓摇曳,在皑皑白雪中分外显眼。

  莽原揉了揉眼睛,确认没有看错,就大喊一声“妈呀”,一溜烟跑回去禀报天帝了。

  北方冰原出了一株并蒂莲,一时间震惊六界。诸仙诸鬼诸魔诸道人议论纷纷,关于这并蒂莲的传说越来越离谱,竟有人传出食之不仅可以扭转命数,还可以生死人肉白骨。对此我很无语,你们是吃过还是咋滴啊,北方冰原的并蒂莲千古未有,这好不容易冒出来一株,你们见都没见过就能扯得这么离谱。更有几个人界的道士真不要脸地宣扬自己吃过,我呸,你要吃过,本姑娘今天还能站在这?

  青葱苍翠的群山隐没在祥瑞蒸腾的云雾中,构成天然的屏障,隔开一切噪杂。山谷之中,白玉雕花的亭子安然立在碧波微澜的湖水中央,清风夹着阳光温暖甜腻的味道拂过我和醉红颜的发稍,将几片桃花瓣吹落在水中。

  醉红颜还是穿着那件贼粉嫩的袍子,领口漫不经心地敞着,露出纤细好看的锁骨。他手中拿着的是酿酒仙官影青昨日刚酿好的兰生酒,依我看来,爱酒如命的影青肯把酒给他已经是万分慈悲了。对于醉红颜这种喝酒永远是咕咚咕咚款的神仙来说,喝这百花酿成的兰生酒真是暴殄天物。

  看见我一脸嫌弃的样子,醉红颜笑了。他虽然喝酒很没品,但笑起来却是春光明媚、祸国殃民,惹得天界众多女神仙对他芳心暗许。但巧的是,本姑娘不吃他这一套。我一把夺过他又要往嘴边送的酒坛子,对他说:

  “喂!接着讲,我和我姐姐还没化人形的时候外面还怎么传我们的八卦了?”

  醉红颜一脸无辜,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被我抢走的酒坛子。他说:“对你们的传言无非也就这么一点咯,就算再怎么发挥想象力也就生死人肉白骨这种离谱的程度咯。”

  “后来呢?”我不依不饶。

  “后来啊,”醉红颜托腮做思考状,“后来,从并蒂莲横空出世时起,又过了四千年,这四千年间有无数傻得冒泡的人想要把并蒂莲据为己有,结果无一不是以失败告终,把命搭进去的也不少。后来啊,你们就化形了,这之后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啊。”

  “切。先不说别的,北方冰原的酷寒就够他们受的,还真是一群被欲望冲昏了头脑的傻瓜。”我把酒坛子扔给醉红颜,他手忙脚乱地接住了。

  “不过啊,当年在渴求并蒂莲的人里,有一个人你绝对猜不到是谁。”醉红颜抱紧酒坛子,神秘兮兮地对我说。

  “何止一个人,我全都不知道是谁。”我给了他一个白眼。

  “冥府曼珠沙华的花神,幽瞳。”

  这我倒是着实吃了一惊。幽瞳这个名字我是听过的,不止是我,六界的所有人都应当是听过的。他这么出名不是因为他帮冥王处理烂摊子处理得好,而是另一个很高大上的原因。上古时期,六界初分,冥府天宫都还未立,天下生灵战乱频繁,顷刻间就尸骨遍野。死去的亡灵无处可去,只好在天地间徘徊,放眼望去,一片惨象。后来,人界边缘突然生出两种花,这花一夜之间盛开千里,短短几日便打通了两条通往混沌彼岸的道路。这两种花,纯白的为曼陀罗华,引至善者入西方极乐净土;血红的为曼珠沙华,引至恶者入万劫不复的地狱深渊。如无大善大恶,则由曼珠沙华指引,去往忘川,饮下忘川水,忘记前世种种,再度踏入红尘。花开七日,曼陀罗华和曼珠沙华的花神出世,两位花神与亡魂大战数十年,终于肃清六界。自此,六界安定,渐渐的才有了今天的繁荣景象。

  所以说,这幽瞳的身份可当真是了不得,若不是近来天天给那个笨蛋冥王收拾烂摊子,估计也该是个高冷的人吧。

  可这上古花神,要我们的原身做什么?

  看见我吃惊的模样,醉红颜很是受用。他半眯着眼睛惬意地往白玉柱子上一靠,抬手又是一口酒。

  “喂!那幽瞳什么打算?”

  “我哪知道?上古神祇的想法可不是我这等小仙能揣摩得了的。”

  我真想一巴掌把醉红颜的酒坛子打碎。这可是事关老娘和老娘姐姐身家性命的问题啊,当年在北方冰原,那幽瞳不能奈我何,可现在我们已经修成人形,可以不用天天呆在那个鬼地方了,但现在又来这么一出,若是哪天不经意,碰上了幽瞳,他老人家想起来了,把我们打回原型吃了可咋整!

  醉红颜兴致勃勃地看着我在那瞎着急,看了一会儿看够了,笑嘻嘻地凑过来,一只手恬不知耻地抚上了我的头发。

  “小琉璃,若是幽瞳真想要害你,你还能活到现在?”他油腻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呼出的气流吹动了我颈边细碎的鬓发。

  真是一句话点醒梦中人,本姑娘瞬间精力充沛,觉得自己不做件事对不起这良辰美景才子佳人的画面。

  于是,啪——

  我心满意足地看着捂着半边脸吱哇乱叫的醉红颜,对着方才挥出去的手吹了吹气。嗯,打得应该挺疼。

  醉红颜看起来很受伤,他眼泪汪汪地看着我,企图激发一些我的罪恶感和同情心。可是这有什么用呢?作为天界和我走得最近的神仙,他难道不知道,我的罪恶感和同情心从来不会在他身上泛滥吗?嗯?

  敢占老娘便宜,反了他了。

  “琉璃啊,你能不能温柔点啊,”醉红颜悲愤地控诉,“小心嫁不出去啊!”

  “呸呸呸,别咒我,我怎么会嫁不出去!”我反驳他。“况且你是月老,回你的红鸾殿看看,本姑娘将来的姻缘是多么好!”

  出乎我意料的是,醉红颜楞了一秒。仅仅是一秒,就又恢复了那副贱兮兮的样子。

  “怎么了?”我问他。

  “没怎么啊。”他嘿嘿一笑,放下喝空的酒坛,伸手又要去拿新的。

  “那你刚才为什么楞了一下?”我总觉得这人有点问题。

  “因为突然想到了些事情。”他半眯着眼睛看向池水,一条小鱼从水面上跃出,复又跌入水中。“我只是没有想到,这般糙得让我怀疑性别的你,也会像一般的女人一样,渴求有一个好的姻缘。”

  靠!该死的醉红颜!

  这厮觉得本姑娘这种极品女人配不上一个极品夫君!

  我揪住醉红颜的领口把他拉过来,本来满心期望他能有一丝丝忏悔的心情在里头,可是他竟脸上飞起一抹粉红,不好意思地别过头去。

  “小琉璃,你这么主动,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了。”他嗲嗲地说。

  我也做出一副娇羞的模样,闲着的那只手顺势爬到他的耳朵上,饱含爱意地轻轻那么一揪——

  醉红颜杀猪般的惨叫成功惊起一滩鸥鹭。

  他揉着被我揪红的耳朵,呲牙咧嘴地求饶说:

  “对不起,小琉璃,我不该把你当成男人看的,我以为像你这种男人的性格是成大事的,不会在意这红尘俗事……诶诶诶你干嘛拔剑啊……”

  后来神界史书记载:“华乾六万七千一百二十一年正月初二,红鸾殿大乱,月老与冰莲神女起争执,月老落败,被冰莲神女追杀,战事持续三天三夜,月老元气大伤,居于殿中静养数月。天宫甚得清净,实乃大快人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花一彼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花一彼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