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上元宴会
蓝狐狸2020-01-31 12:093,205

  据我收拾完醉红颜已经有几天了,今日闲来无事找他消遣的时候他倒是老实很多,正可怜兮兮地缩在红鸾殿里给凡间的人们匹配姻缘。

  我看着这堆了一地的凡人生辰八字纸和写了凡人真名的的竹板,心底对醉红颜生出一番敬佩之情,想不到这厮平日里没个正形,忙起来还真是有模有样的:只见他对着一男一女两人的八字研究片刻,纤细的手指捻起一缕红线,把两个竹板系在一起,然后“嗖”的一声扔到后面的竹篓里。然后为了确保工作质量,又颠颠儿地跑过去把刚才的竹板掏出来,仔仔细细检查一遍,然后认真评价了一句——

  “靠!看错了,把两个男人绑在一起了!”

  好吧刚才我什么也没想。

  我斜靠在一旁喝着从影青那讨来的樱花酒,甜美的酒香瞬间钻进醉红颜的鼻子,把他引了过来。

  这厮脸上还带着淡淡的五个指印,看得我略有些不好意思。我扭过头去咳了一声,尽量温柔地问他:“干嘛?”

  “不知为何,惊觉你今日分外好看。”醉红颜摆出说正事专用脸,水墨丹青的折扇一开,好不风流倜傥。

  “我哪天不好看?”我表面上波澜不惊,实则在心里咆哮醉红颜你有出息了今天终于不瞎了。

  “你的确哪天都好看,不过今日因着这醉人的樱花香,更是美上加美,仙上加仙。”

  “是吗?谢谢夸奖。”我眼含笑意,把剩下的樱花酒一饮而尽。

  果然醉红颜虽然装得不瞎,可今日依旧很瞎。不就是想喝酒吗,偏不让你喝。

  醉红颜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看着空空如也的酒壶咽了口唾沫,然后灰溜溜地又回去工作。

  我走到竹篓前翻着已经匹配好姻缘的名牌,又想起昨日在北方冰原的悬崖上俯瞰人间时看到的景象,不仅心生感慨:

  人类果然是渺小的,挣扎了许久反抗了许久以为战胜了命运,却不知冥冥之中这亦是命运的安排。

  感慨完别人,我又有些好奇,这红鸾殿里全是凡人的名册,那像我和醉红颜这类的神仙,姻缘又在何处谱写呢?

  我把疑问说给了醉红颜,他一边费劲地解开缠在一起的红线团,一边耐心地给我解释。

  原来这红鸾殿地下有一处禁室,每一个神出世后就会有一块写有神的名字的名牌出现,随即延伸出一半红线。当系着另一半红线的神出世后,两段红线就会合二为一,铸就一段绝美的姻缘。

  听完他说的,我心里有点痒痒。属于我的那段姻缘又是如何呢?我纠缠着醉红颜,企图让他告诉我我的天命是谁,可这醉红颜嘴紧得很,说什么都不告诉我,只口口声声说天意自有天意的道理,注定的事情说出来就不好玩了等等这类的废话。

  罢了,爱说不说。

  我放过醉红颜,正在心里寻思找什么乐子来寻,忽然看见一队人跟着一个颇有派头的仙使,浩浩荡荡向着红鸾殿而来。

  我一下来了兴致,三步两步跳到醉红颜背后,对着他瘦弱的小肩膀狠狠拍了一巴掌,着实吓了他一跳。我低呼有情况,把他那句正准备说出口的“神经病啊”生生给堵了回去。这时醉红颜的一个小仙婢急匆匆地来禀报,说是华乾殿那边来人了,要见月老。

  醉红颜满口答应,稍微捯饬了下仪容就赶去迎接了。这等热闹事怎能少了我,我紧跟在他后面,一并奔了去。

  原来那仙使是来送宴会请柬的。我掰着手指头数了数,还有约摸五日就该是上元节了,这上元节的宴会,肯定会邀请六界最有头有脸的人物参加。不过这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宴会上绝对会有很多很多美味的食物。哎呀呀,想想就觉得美妙啊。

  我是不担心拿不到请柬的,北方冰原的冰莲神女一向是六界各大宴会重点邀请的座上宾,但头疼就头疼在,姐姐一向喜爱避世修炼,不喜抛头露面。不仅自己不喜欢,连我都不被允许去参加,着实是有些不快。于是乎,看着醉红颜美滋滋地拿着请柬歪歪今年会来多少肤白貌美的神仙妹子,我只能咬咬牙根把手指头的骨节掰得嘎嘎作响。

  醉红颜似乎是估摸着我现在很不爽,也许是他良心发现,又或许是怕我一个激动拆了他的红鸾殿,只见他腆着脸凑过来,一把勾住我的肩膀,笑嘻嘻地说:

  “霜雪不让你去宴会,我帮你求情带你去怎样?”

  我仰天长叹一声,然后盯着醉红颜的眼睛,问:

  “你有这本事?”

  醉红颜神秘一笑,拍着胸脯发誓:

  “搞不定我就把酒全给你,让你当着我的面喝,我看着。”

  “成!”既然醉红颜都发了这么大一个毒誓了,我当然是十分放心的。虽然不知道他有什么法子搞定我那冰山姐姐,不过他都敢拿酒来赌,这胜算应当是在百分之百以上的。

  于是我兴高采烈地用棉衣把醉红颜裹成了个圆润肥美的大粽子,扛着他去了北方冰原里我姐姐的宫殿。

  至于大粽子的战斗成果么……我只能说,当着醉红颜的面喝醉红颜的酒醉红颜喝不了还不能把我咋地的感觉真是太爽了。

  所以说今年我依旧与宴会无缘。那么按照往年的过法,我的正月十四到正月十六,是在凡间度过的。

  并不是有什么特定的理由要留在凡间,只不过是这三日凡间热闹非凡,比那鸟都没有的北方冰原好上不知多少倍。

  我以前也曾想过是否要偷偷跑去宴会,后来发现没有请柬是根本溜不进去的。可这每年按时送到的请柬被姐姐死死攥着,偷出请柬的难度系数绝对是十星。

  本姑娘做事一向明智,这种明显作死的行为我是不会做的。于是我美滋滋地换上凡间男子的素衣长袍,把头发随意一挽,再拿上白日里从醉红颜那儿讨的折扇,站在铜镜前细细端详。啧,本姑娘这倾国倾城的容貌扮起男子来果然是帅出了新高度,不怕那些人间女子不着迷。

  捯饬完毕,我就美颠颠地下凡去了。

  我从并蒂莲的一株化形成为神女,已经过去了两千多年。于天界而言,两千年的时间不过弹指一瞬,那些动不动就活几十万年的老神仙根本不会在意区区两千年时间。可是人间就不一样了,两千年足够人间桑田变沧海,沧海复又变回桑田好几遭。中原这片土地上的王朝,兴盛衰败了无数个轮回。现在,统领这里并正处于盛世之时的王朝,国号大褚。

  我来到大褚的都城衡阳时正是晚上,红红绿绿的灯笼把夜市的街道照得明亮,路边卖元宵卖糖葫芦卖孔明灯的小贩吆喝声一浪高过一浪。我在街上慢悠悠地散步,眼角瞥见好几个姑娘满眼倾慕地偷偷看我。

  今晚的月色极美,明净皎洁的月盘高挂在深幽的夜幕中,几点星光若隐若现。几多的往事消散在时间不断前行的脚步里,唯有这轮圆月,亘古不变。

  不过我现在好像不是感慨的时候,当务之急是找家客栈住下,免得今晚在大街上和这月亮大眼瞪小眼瞪一晚上。。

  我环顾四周,目光顿时被一家看上去富丽堂皇的客栈吸引。金丝楠木的牌匾上是镀金的四个大字:“富贵客栈”。

  真是有够俗的。

  不过店名俗不俗只能体现客栈老板的品味,不能体现客栈环境的好坏。我站在富贵客栈的门外,粗略打量了一下这里的环境。在这儿吃酒玩乐的人还真不少,整体环境也还尚可,虽是跟天界的宫殿庙宇没法比,可也是十分干净整洁的。于是我决定,下凡的这几天就住这了。

  客栈的老板娘热情好客的程度超乎我的想象,这位年过半百风韵犹存的中年妇女从看见我进门起眼睛就没从我身上离开过,她涂了厚厚脂粉的脸上堆出一个腻死人不偿命的笑,强装出的妩媚声音听得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可是就算是十分想找个地方吐他个昏天黑地也要保持大家公子的风度,我脸上肌肉抽搐,勉强挤出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这位公子,”老板娘大妈扭着她水桶般纤细的腰肢从柜台后款款走出,一只爪搭上我的肩膀,“不知小女子可为公子做些什么?”

  不知为何总有种想把那爪打下去的冲动。

  我压抑着胃里出现的正常生理反应,不断提示自己这不是醉红颜所以万万打不得。

  “咳,”我清清嗓子以缓解尴尬,“还有客房吗?我想在此小住几日。”

  “哟!公子,您可算是来着了!”老板娘大妈很是激动,“我们这儿的客房,正好还剩最后一间!”

  我从腰间摸出几块银子扔给大妈,大妈分外高兴,立刻招呼小二带我去客房,还千叮咛万嘱咐地说万不可怠慢了贵客。小二带着职业笑容一蹦两蹦地把我带到楼上最靠南的一间屋子,我嘱咐小二给我烧好洗澡水送上来后,就坐在实木雕花的椅子上慢慢品着茶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花一彼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花一彼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