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墨影兰青
蓝狐狸2020-01-31 12:093,132

  在一个小雨淅沥的上午,影青来了。隔着迷蒙的雨丝,他老远就认出了那个油纸伞下颀长的墨兰色身影。他从避雨的屋檐下站起,迎接他。女孩躲在他身后,盯着这个陌生人。

  “今日下雨,为何要冒雨出门?”待影青坐定,他问。

  “没事,就是想来找你喝一杯,醉红颜最近比较忙,不陪我。”

  他这才看见影青手里提着的几壶酒,顿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他何德何能陪酿酒仙官喝一杯?

  影青却没有理会他的惊讶,直接在木桌上摆了杯子满上酒,说了声“请”。他急忙捧起杯子,两人一饮而尽。

  影青擦擦嘴,问他:“这个小姑娘是谁?”

  “园子里的一株灵芝,前些日子化了形。”他答道。

  影青眼中闪过一丝惊异。

  “前些日子是指?”

  他微诧,不知有何不妥。

  “大约是你上次来找过之后第二天。”

  他话音刚落,影青的表情突然变得凝重,他用袖子掩面,小声说:“借一步说话。”

  小女孩眨着纯真的大眼睛看着两个人避开她去了远处,却也识相地并没有跟过去。她隐约觉得他们是在谈论自己,并且,不想要自己知道。

  片刻后,影青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抻着他回来,两人默契地不再谈论刚才秘密交谈的话,好像那是无关紧要的。他们就那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直到酒壶见了底,他才带着微醺的神色,送影青离去。

  那一晚,他辗转难眠。

  白日里影青的话在他耳边回响,让他感到针扎般的心疼。他不是没怀疑过,可是如今别人把真相赤裸裸地铺在他面前时他还是觉得难以接受。他也曾安慰自己,灵芝生长的地方那么偏僻,仙童是不可能踏足的,忽又想起那天为了采摘一味草药,仙童确是在那里转了一遭。

  那颗丢失的丹药,成了灵芝生长的肥料。因为丹药本身带有的仙气,加快了灵芝生长的过程,从而让它在短短几日内长大,甚至化形。

  天后心心念念的丹药是不可能再找到了,他清楚这些天太上老君几乎派人翻遍了天宫每一处可能遗落丹药的地方。他们谁人不知苛刻任性的天后最爱那副貌美的皮囊,若是不能把丹药献给她,到时候天后一怒,降罪下来是不可避免的。

  但是他真心不想把小女孩交出去。把已经化形的生灵活活推入死路,他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

  若是死不承认呢?老君有足够的面子,天后定不会轻易怪罪。他就不一样了,他不过是一介打理花园的小仙,到时候怒火会引到他身上是板上钉钉的事,最轻也会治他个办事不利的罪名。他心下一狠,料想天后就算是把他打入天牢关上个几百年他也认了,小女孩他是不会交出去的。

  但是女孩也不能留在天宫了。像他这种段位的神仙都能隐约察觉到女孩身上的非凡之处,今日影青一来更是觉得问题重重。只要女孩在天界晃悠,就一定会被识破身份。到时候天兵天将拿着长矛指着他要他交出女孩真身,就算他誓死不屈,也难保自己死后花园不会被翻个底朝天。

  他想起影青白天问他的话:

  “你是想把她交出去,还是保下她的性命?”

  他几乎是不加思索地回答:“保她的命。”

  影青郑重点头:“好,我会帮你。”

  他虽不懂影青所说的帮他是怎么个帮法,但是觉得有他这句话就足够了。却不知日后当他真的看见影青为了帮他做到何种地步时,感动愧疚自责之后他倒更宁愿影青从一开始就不认识他,这样也就不会险些替他承了这滔天怒火降下的大罪。他堕为妖魔之后也常常想,此生有影青这么一个朋友,也不算白活一遭。

  他实在是睡不着,便想起身去外面走走。刚穿好衣服,就听见轻轻的敲门声。女孩稚嫩的声音怯怯地响起:“英招,你睡了吗?”

  他有些意外,赶忙应道:“还没。”

  “那,我可以进来吗?”

  他起身打开房门,看见女孩正抱着她的白玉枕头,可怜兮兮地站在外面。

  “进来吧。”他说。

  女孩得到应允后绕开他跑到他的床上,仿若盛着晶莹露水的大眼睛眨了又眨。他打消了出去转转的念头,心想转什么转,有什么好转的。

  “怎么了?”他坐到床边。

  女孩挣扎了一会,像终于下定决心了似的,扬起小脑袋对他说:“那颗你们都在找的丹药,我当养分吃掉了。不过我不是故意的,它落在我旁边,就自然而然地化在泥土里,被我吸收了。”

  “哦。”他早就知道,却不知她今晚来和自己坦白是为了什么。

  “所以,你和墨兰色哥哥一起,把我交出去吧。”

  他呆住了,没有想到她会这样回答。

  “我……”女孩低着头,手指绞在一起,“我知道我拿了不该拿的东西,我错了,犯错就该要受惩罚。”

  他看着女孩小脸上坚定的表情,突然心情很好地笑了。他揉揉她圆滚滚的小脑袋,安慰道:“不会把你交出去的,我们会保护你。”

  “真的吗?”女孩刚才委屈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听到他的话后马上甜甜一笑,像刚经历了春雨洗礼的花,让人心生爱怜。

  “当然,我们会保护你,没有人能伤害你。”

  他哄得女孩睡着了,然后抱起她把她送回她的房间,开始思考把她藏到哪里。

  人间界自然是最好的选择,茫茫人海中谁与谁的气息都不相同,混合在一起便是最好的掩护。他琢磨着,明天和影青商量商量,挑个日子把她送到人间去。

  次日,不等他去找影青,影青就自己跑来了。这一次他没有拿酒,平时云淡风轻的脸上此时是焦急万分。他的直觉告诉他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果然,影青看见他就一把抓住他,压低声音说:“该死的华昶,净给我找不痛快,他人怎么就不能像他名字似的磊落!”

  “怎么了?”他拍拍手上的泥土,有些急切地问。

  “他特么跟踪我!”影青罕见地爆了粗口,“该死的这些天他找他的小童变了个虫子跟踪我!我竟然没有发现!”

  “他跟踪你做什么?”

  “能做什么!他老早就看我不顺眼了!就是因为几百年前他朝我讨酒的时候我看不惯他在天帝面前一副谄媚的样子,给他了一壶徒弟练手时酿坏了的酒!其实说起来是酒,味道跟醋差不多。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超记仇!从那以后隔三差五找我的事,听说了我在帮老君找丹药,就特意跟踪我来抓我把柄!真是六界第一不要脸!”影青义愤填膺。

  他忽然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那小童可是听到了什么?

  果然,影青一甩袖子,恶狠狠地说:“听到了又怎样!大不了老子跟他鱼死网破!谁怕谁!”然后忽然看到了闻声从屋里跑出来的女孩,马上换上一副春风和煦的表情,对她说:“小妹妹乖,哥哥们商量重要的事,你先回屋呆着。”说完自己都被自己惊了一惊,果然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和醉红颜呆久了连他的油腔滑调都学得这么自然。

  他却是拉住了女孩,没有让她离开。影青有点意外,他镇定地说:“不如今日就把她送入凡间,找个地方安置,免得夜长梦多。”华昶是天帝座下的一名文官,依靠出类拔萃的谄媚讨好技能深得天帝喜爱。华昶的人品,呵呵。所以他几乎可以百分之百确认最迟明天天后就该找他们的事了,所以在此之前先安顿好女孩才是最重要的。

  影青想了想觉得很有道理,于是环顾四周,小声说:“怎么安置?直接下界还是入轮回?要是入轮回的话我去找一趟夙曦。”

  他考虑了片刻,觉得还是直接下界比较好,毕竟轮回投胎,转生到哪里是未可知的。征得女孩同意后,他们就小心翼翼地取了灵芝真身,跟随影青去了酿酒作坊。影青从酒窖里取出一个小小的玉瓶交给女孩,说:“喝了它,它可以让你暂时隐去身上的气息,躲一阵子追兵。”

  女孩听话地喝了,果然周身的仙气就减弱了不少。随后,影青带着他们下了界,找了个偏僻的山林安置好女孩,嘱咐了她几句就匆匆回去了。

  属于他们的麻烦,才刚刚开始。

  果然,他们前脚回了天界,华昶后脚就追了过来。他本来很喜欢素白色的衣服,尤其是在某次宴会上得幸见了眼白衣的夙曦,就觉得白衣分外好看。但他此刻觉得素白色衣袍穿在华昶的身上仿佛失了那股清风雅月之感,俗气得让他不想再看第二眼。

  “何事?”影青眼皮都不抬,语气里透着不耐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花一彼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花一彼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