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由仙堕魔
蓝狐狸2020-01-31 12:093,172

  “哈哈,影青,你跟我神气什么!”华昶一脸奸笑,“你在天帝天后面前装得多么正直,还不是在背后做着欺君的勾当!”

  影青面不改色。“不敢不敢,要论表里不一的本事,还是华昶大人更上一层楼。”

  “你!”华昶恼羞成怒,随即又化为冷笑,“好啊影青,你现在不过是死鸭子嘴硬。我告诉你,我已经上报了华乾宫,你私吞天后寿宴贺礼的罪名是坐实了,往后的日子你别想好过!”

  “不劳您费心。”影青拉住他转身离去,放任华昶一个人在后面大吼大叫。

  次日,华乾宫。

  金碧辉煌的宫殿里高高在上的坐着当今的天帝瑬光,刚毅英武的脸庞不怒自威,带着天生的上位者的尊严。他的身旁,和他平坐的美丽女子就是天后南桦。粉黛恰到好处地凸显出她面容的姣好,华贵的金色流苏长裙更是映得她光彩夺目。天后是绝对称得上美人的,只可惜在六界众多美人中,她并不是最光彩夺目的一个。

  他恭敬地跪在下面,和他一起跪着的,还有影青和华昶。

  他偷偷看了一眼影青,俊秀的面容上看不出一点情绪。倒是华昶,纵然是极力掩饰也能看出他此刻的唯恐天下不乱的小人嘴脸。

  “影青、英招,你们可知罪?”

  低沉的声音在上方悠悠响起,听不出天帝此刻的情绪。

  他刚要回答,就被影青拦下了。影青挡在他前面,不卑不亢:

  “臣知罪,但此事系臣一人所为,英招一直兢兢业业,对此事并不知情。”

  他呆住了,影青这是……要做什么?

  他可不认为他值得影青来为他顶替罪责!

  “大胆影青!本宫的贺礼你也敢吞!本宫平时还是对你太娇纵了!”和天帝的平静的比起来,天后的怒火简直能烧了华乾宫。他本来茫然地看着影青,终于因着天后的这一声怒吼,回了神。

  他想要辩解,却发现根本说不出话!他猛然想起今早影青给他喝的那一小杯酒,酒里定是下了封锁声音的药!影青是铁了心要替他背这个锅!

  看着跪在大殿台阶下瘦削的墨兰色背影,他又想起早先无数个日月里这个人醉熏熏地睡在榕树下的样子,觉得无论别人做出来多么有失体统的举动,在影青做来都是那么的美好。这样的人,怎能无端地有了污点!

  影青在解释着什么,华昶在添油加醋地比划着什么。但是他全都听不进去,只觉得有无数个声音在他耳边轰鸣,在骂着他忘恩负义胆小如鼠。

  忽然世界安静了,天后把手边最近的一根如意砸到了影青身上。影青一声不吭,静待发落。

  “罪臣影青,擅自私藏本宫最中意的贺礼,罪无可赦,本宫罚你脱去仙籍,堕为妖魔,永生永世不得再入天宫!”

  他感到自己的世界里有什么崩塌了。不过是一颗小小的丹药,就算它无上珍贵也只是一颗丹药,但天后竟然为了它就轻易夺去了影青的仙籍!她凭什么!

  华昶简直惊喜,他没想到天后给予的惩罚这么合他的心意。影青连惊讶都免了,他早就知道这个女人对美貌有一种近乎变态的渴求,今日才知道,那种渴求不是近乎变态,而是就是变态。

  影青无所谓,站起身来就要往殿外走。从天界最北,戾气最重的北冥悬崖上跳下,一身仙气就会洗去,从神仙彻底堕为妖魔。

  他慌了,第一次在华乾殿上忘记了礼数。他紧紧拽住影青的袖子,拼命摇头。影青回眸一笑,眼中的明净的光丝毫没有因为这道旨意而变淡。看着他焦急的样子,影青平静地安慰道:“就算是堕为妖魔,也不会影响我酿酒的手艺。到时候,你来找我喝酒。”

  不!都什么时候了还谈什么喝酒!他继续死命拉着想要挣脱他的影青,突然“扑通”一声跪在大殿下,拼命磕头。他看着天帝,张着嘴指指自己。天帝眉毛一挑,瞬间明白了什么。一道金光从天帝的手指射出,注入了他的喉咙。他感到一阵暖流,随即发现自己可以说话了。

  “天帝!天后!所有的事都因我而起,影青他刚才说的都是假的!”他依旧保持着跪的姿势,却挺胸抬头,直视座上的两位人物。

  “哦?说来听听。”天帝看着他,眼里是说不出的意味。

  影青一步上前,“英招今日有些醉意,说的话不可……”

  “没让你说话。”不等影青说完,天帝就打断了他。

  他看一眼微恼的影青,若是今日真让影青担了这个罪责去,他恐怕一辈子都难以安心。他于是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经过讲了出来,除了把送小姑娘去了人间改成了放小姑娘自己跑了,不知她跑去了何处。

  听完了他的话,天后盛怒不减。她把影青以欺君和包庇路犯的罪名投入天牢,待影青被三个手持兵器的天兵强行拽走后,他也被押送至北冥悬崖。

  从悬崖上跳下时并没有什么痛苦,只是感到周身的力气都被抽完。他就那么昏了过去,醒来他时发现自己来到了不知何处的山洞里,身上再无一丝仙气。他借着洞里矿石发出的绿色荧光,看见了地上成片的白骨。

  他讽刺地笑了,此情此景和他现在的身份真配。

  这是他堕为妖魔的第一天,从这天起,他日日夜夜都要靠着他恶心反胃的方式修炼,以此来活下去。

  他好歹也曾经为神,杀人放火的勾当实在是干不出来。但是他需要血气,所幸的是这深山野岭里传说中的宝藏引得许多贪心不足的人前仆后继,失足死去的人类尸体正好满足了他的需求。他也不挑什么,就这么苟且地活着。

  他是近一百年才知道影青被放出来了,据说当年影青被关进去之后,月老醉红颜带着诸位神仙在华乾殿前跪了三天三夜,才得了天后的一个九百年后放人的承诺。

  他并不担心影青,因为影青的背后有醉红颜,有喝过他的酒的众多神仙。

  只可惜,当影青好不容易出狱来看他时,他早已离了原来的山洞,隐没在万千红尘中。

  他见到那个落魄的书生是在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说起来真可笑,这书生是进都城赶考的,却在刚走到村外人烟稀少的地方时就遭了打劫,身上一文不剩,还被打断了腿。但就是这个下半身鲜血淋漓的书生,死死拽住他不放,逼得他回头看他一眼。

  “你不怕我?”他有些不解。自己的这幅样子任谁看了都会退避三舍吧。

  但这书生显然是不怕的,他依旧死死抓住他,气若游丝地说:“求你……帮我个忙……”

  “何事?”他俯身看着地上的人,本该凶神恶煞的脸看上去却很温和。

  书生说,自己活不了了。但是有一个叫陈珠儿的女子还在苦苦等着他归来。书生还说,希望他杀了自己,然后,以自己的身份活下去,做一件对不起陈珠儿的事。

  他诧异,问书生这是为何。

  书生挤出一个微笑,说:“我宁愿让她带着对我的怨恨嫁给别人幸福地活下去,也不愿她为我的的死悲痛欲绝。”

  书生还说:

  “我没用,配不上她。”

  “在下李荣生,大恩大德,来生再报。”

  于是他结束了书生痛苦的生命,看着他满足地闭上了眼睛。

  他在荒野里挖了坑,把书生葬在里面。然后,他承着巨大的痛苦,变成了书生的模样。

  他进了都城,用术法作弊得了状元,威震天下。

  他倒不在乎什么礼义廉耻,反正他不会。但是那是一个人临死前的祈求,他是一定要完成的。

  面见皇上的那一天,他才发现,坐在皇上身边的文芷公主,就是当初他们放跑了的小小灵芝。同时,他这个修炼了千年的妖魔也一眼就看出来,文芷公主身中剧毒。

  她怎么会中毒?她不是百毒不侵吗?

  不对,她是如何当上公主的?

  他心里固然震惊,却也知这并非相认的场合。他应付完这一切,回到了自己的住所,却没发现整个面圣的过程中,文芷公主的目光一直停留在他身上。

  几日后,皇上下旨,招他为驸马。

  他于是名正言顺地陪在了她身边,看着她被毒一天天侵蚀的身体万分心疼,想尽办法护着她,甚至为了保护她不被别有深意的人暗算,请旨搬到了宫里最偏僻的角落。

  接下来,就在他为公主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我和幽瞳杀过来了。

  他讲完了,脸上的神情说不清的悲伤。他终于仰天长舒一口气,苦笑道:“我这千年所受的劫难,也不过就是一刻之间便能说得清的故事。”

  幽瞳看着我轻笑,“如高山冰雪般难以接近的绝世女子,你从哪里看出来的。”

  英招也笑了,“她女装真的很美。”

  呃我觉得这好像不是重点。

继续阅读:第13章 不是断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花一彼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