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一重幻境
蓝狐狸2020-01-31 12:093,255

  那书生原本已经被曼珠沙华的花枝紧紧缠绕成了个粽子,此刻却不知是吃了什么大力金刚药,竟是一咆哮,生生挣脱了幽瞳的束缚!

  这不咆哮还好,一咆哮却是引得本就不稳的房子剧烈摇晃,四面八方传来的崩裂之声分明就是在说着“我要塌啦!”

  我岂是束手待毙之人,可是刚想逃跑,却又想起床上还躺了个不省人事的公主,于是赶紧回身推开幽瞳一个箭步冲到床前。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那书生比我更快,他先我一步,抱起公主将她带离了危险区域。我和幽瞳也不含糊,一前一后紧随书生的脚步飞了出来。

  就在我们离开屋子的那一刻,砖瓦崩塌的声音轰然响起,地面震动,尘土飞溅至方圆十米。如此惊天骇地的动静,若是没有幽瞳的结界罩着,早就把全衡阳城的父老乡亲们从美梦中崩起来了。

  惨淡的月光下,书生茭白的衣袖在风中飞扬,手臂却是紧紧地抱着公主。

  “放下公主!”

  我瞪着他。

  “她是我的妻,你凭什么命令我!”

  书生脸上亦不再是善色。

  “她不是!她以为自己的丈夫是李荣生,你又是什么东西!你杀了李荣生还给她下了毒,现在有什么资格说她是你的妻!”

  “再说一遍,我无意杀人!我在帮她!”

  我和书生纠缠在一起,暗蓝色幽火和深紫色利刃在空中碰撞,兀自爆发出触目惊心的光芒。我咬牙迎下他所有的招数,幽瞳说得对,我不是他的对手。想我纵横六界这么些年,比我段位高得人不是没有遇到过,毕竟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但是我的法力摆在那里,这人外人天外天当然是少数。所以,这妖来历绝对有问题。

  就在我快招架不住时,一把血红色的剑加入争斗之中,幽瞳的出手瞬间扭转了战局。

  我十分不爽地冲他吼:“你非得看我快打不过了才肯出手吗!”

  幽瞳倒是和颜悦色:“我那不是看你急切地想揍这小子,就先让你先打够了出出气吗。”

  “那我还得感谢你体贴我是不是!”

  我现在超想揍队友怎么办!

  “我本来就有够体贴你的。”

  幽瞳居然笑了!

  啊,他笑了!大家快看,这是一个多么厚颜无耻不知羞耻的人啊!

  但是转念想想,其实幽瞳说得没错,我确实想打这个书生一顿出出气。所以我也就不再和他废话,专心应战。

  书生此时的每一招都下了死手,恨不得把我和幽瞳生吞活剥。他见自己不是我们两人的对手,竟在幽瞳的剑向他袭来的时刻,一把把我抓到了他的身前!

  幽瞳慌了,那一瞬我从他的眼里看见了惊惧,和害怕。

  他害怕我会被杀。

  剑贯穿我身体的前一刻,幽瞳总算是收住了手。但是,虽然剑没有伤到我,可那挥扫过来的凌冽剑气却是直直地击到了我身上。我听见肋骨碎裂的声音,钻心的剧痛险些使我昏厥。幽瞳迅速抱住我,阻止我摔到地上。我剧烈咳嗽,血液顺着嘴角流下。幽瞳赶忙渡了些灵力给我,见我不再吐血了便扶我坐在地上。

  “怎么样?”

  幽瞳问我,声音竟是有些颤抖。

  我不住咳嗽,但还是努力告诉他我没事,虽然我现在看起来有天大的事。

  幽瞳怒了。

  我能感觉到他怒了,尽管面上依旧平静,但此刻的杀气却足以震慑天下。

  他面对书生,灌注了全力的剑气横扫,生生拍碎了书生半数内脏。

  书生瘫坐在地上,捂着胸口大口大口地吐血,看向幽瞳的眼神里尽是阴狠。

  幽瞳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突然,书生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吼。紧接着,他的四肢加上头颅骤然呈现诡异的扭曲姿态,就像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的胚胎,引得我胃里翻江倒海。幽瞳把我护在身后,书生一阵疯狂扭动,那张原本还算清秀的脸此刻青筋暴露,眼球突出,分明正昭示着难以忍受的蚀骨之痛。

  “不要看!”

  幽瞳的手覆上我的眼睛,但奈何我想象力太丰富,越是看不见就越是想得可怖。书生死死咬着嘴唇竭力不发出声音,但他忍受不住时喉咙里的呜咽却更听得我心脏阵阵痉挛。

  这时脑海里竟冒出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

  为什么不喊呢?为什么要独自忍着?明明喊出来就可以减轻痛苦不是吗……

  我马上又为这个想法感到不解,他是坏人,又打伤了我,我为何还希望他减轻痛苦?他疼死了不正好吗?但心底却总有一个飘忽不定的声音在对我说:

  “救救他……”

  “幽瞳……”

  我轻声呼唤身边人的名字。

  “怎么了?还疼吗?”

  他温柔回应。

  “……没什么。”

  我……我怎么能对幽瞳说,帮帮那个怪物呢……

  一声撕裂天际的怒吼,幽瞳把我连带昏迷的公主送进了淡红色的保护结界。隔着那层薄雾,我清楚地看见了书生变成的那个妖物。不,或许说这就是他原本的样子,书生才是他变的。

  那是怎样一番情境啊……

  他有着马的身体,强健的肌肉之上错综复杂的是虎的纹路,一双巨大的翅膀张开即可遮天蔽日。他的上半身……他的上半身是人类的模样,一张棱角分明的英俊脸庞再不复书生时的羸弱之气,此刻杀气腾腾。单是与他对视,就能感觉到一种非凡的威力。

  幽瞳冷冷地凝视着他,手中早已捻诀。一道道古老的铭文从指尖流出,环绕他的周身。我虽然不懂佛经,但隐约可以明白,泛着金光的文字所组成的,是超度亡灵的往生咒。

  周围的景物隐去了形状,以幽瞳为中心,一片曼珠沙华花海在脚下铺开。血色的花无风自动,一浪接着一浪竟真的像鲜血汇成的海洋,透着一股诡谲而残忍的美。

  我认得这里。

  传闻幽瞳想要把一个人带入地狱,必唤出血色曼珠沙华为其引路,念往生咒安抚亡灵。这里,被称作一重幻境。

  入幻境者,不可回头,唯有向前。

  前方的尽头,便是阿鼻。

  幽瞳负手立于花海中央,俊美无双的面容波澜不兴。此刻的他是如此的耀眼夺目如此的不可亵渎,众生在他身边都渺小得如同蝼蚁。果然这才是上古神灵应有的姿态,只要他站在那里,就能让人心甘情愿地臣服于他的脚下,把他的一举一动当做神圣不可侵犯的事迹刻在石碑上永远流传。

  但就是这样一位卓绝的神却只是甘愿守护一条灵魂往生的道路,无数个千年的岁月里指引着不可计数的亡灵找到他们最后的归宿。

  他是曼珠沙华花神,所以他生来就该如此,用永生永世的时间孤寂地守在忘川河边,看着阎罗殿里的冥王换了一位又一位,看着平凡的灵魂忘却前生爱恨再次踏入红尘,看着作恶多端的灵魂因着他们的所为坠入万劫不复。

  这样的一个人,他也会有俗世的恩怨纠缠,也会在某个时刻,奋不顾身地爱上一个幸运至极的姑娘吗?

  我呆呆地看着幽瞳,心底的某个地方却是骤然一痛。

  不会的吧。自古天下与美人难以兼得,像幽瞳这样的神灵,没有隐入北冥山海,定是极其慈悲,心怀苍生的好神。那么,他的心该是早被三千世界填得满满当当,哪有精力分神来谱什么风月佳话。

  妖物的嘶吼打破了我所有的思绪,他在顽抗,和想要向地狱深渊迈出的脚步顽抗。就像卑微的蚂蚁想要撼动参天大树,明知道是不可能完成的事却还抱着无谓的决心去抗争,祈求渺茫的机会出现。我听懂了那声嘶吼里所包含的愤怒和不甘,却也惊讶于这滔天怒火中,投向中毒公主身上的视线里毫不掩饰的愧疚和悲哀。

  这个妖物……

  幽瞳口中的往生咒念了一遍又一遍,金色的铭文在他身边飞速流转。有一刹他的眼中闪现出一抹惊异,惊异于妖物竟能在一重幻境里与他抗争到这种地步。

  妖物的力气越来越弱,以至于迈向毁灭的脚步不断加快。我看着他越来越远的身影,他突然回头,对我粲然一笑,眼角一滴泪水缓缓滑落。

  电光火石之间我想起了千年之前天帝的花园里,绚丽奇美的百花丛中精心侍弄花草的身影,那个仅仅因为养死了一株天后最心爱的灵芝就被剥夺了神的身份永世堕为妖魔的可怜神官。

  在那个阳光灿烂的午后,贪玩迷路的我闯进一片盛开的牡丹丛中时,花丛中的他,也是像这刻般回首,对我报以灿烂的微笑。只是彼时的的笑容是纯粹的美好,而此刻的笑容,却是刻骨的悲伤。

  “英招。”

  不加思索地,脱口而出了这个名字。

  妖物愣住了,连带着脚步都放慢了些。他惊愕地回头,对上了我的眼睛。

  幽瞳也很意外,口中的咒停下,施加在妖物身上的术法消失,但是他并没有趁机反抗。

  我们就那么静静地看着彼此,一重幻境里只剩下曼珠沙华碰撞发出的沙沙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花一彼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花一彼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