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与我何干
蓝狐狸2020-01-31 12:093,375

  我再次燃起幽火照明。借着微光,我小心翼翼地打量这间房。

  从内部看来,这间屋子还是挺新的。支撑屋顶的梁木一看便是上品,镂空雕花的窗户、价值不菲的瓷器、前朝文人的字画以及堆放在柜子里的上好丝绸衣物说明这位文芷公主并没有失宠,那么她被迫迁到这里的原因就更加扑朔迷离了。

  而且,不可否认的是,从我们踏进这间屋子起,那股莫名的杀气就变得异常浓烈。

  我们推开了东侧的门。

  果不其然,这是公主的卧室。

  我轻手轻脚地掀开床幔,惊讶地发现床上只有熟睡的公主一个人。不过说熟睡似乎也不恰当,有哪个人睡着后没有呼吸,而且生命体征平稳得好像再也醒不过来似的。我探了探她的脉搏,脉象很乱,像是中了什么剧毒。但意外的是这毒有被压抑的趋势,公主现在没有生命危险。

  有什么高人相助,帮忙克毒吗?

  不,这好像不是纯粹的毒。还有,还有什么在公主的体内……

  我的疑惑又加深了一层。

  “哎,幽瞳,你快过来看看……”

  我想问问他这是怎么个情况,回头却发现他正背对着我蹲在角落里检查什么东西。

  我急忙凑上去,想知道是什么分走了他的注意力,结果发现是一尊木质的少女雕像。

  不得不说这少女雕得可真好:乌黑泼墨的长发被小巧的白梅簪子束起,广袖的衣裙飘逸若仙,腰间的玉佩似是在轻轻晃动。

  妙,可真妙啊!

  唯一不妙的一点就是,少女的脸部是一片空白。

  在人间混久了,关于书画雕塑艺术我不敢说是行家,但敢说是略知一二。这个什么“留白”的手法我也是听说过的,以空白来表现一种更高层次、更深境界的美感,效果非常好,比如你看许多山水画。但是,这个少女雕像的作者可就不怎么厚道了,脸部这个空白根本就和“留白”沾不上一点边,毫无美感可言,只能说是极致的可怕。

  “这雕的谁啊?”

  我捅捅幽瞳。

  “天晓得。”

  幽瞳看起来也颇为疑惑。

  “给我看看。”

  我伸手拿了木雕。

  “危险!”

  他突然低吼,着实惊了我一惊。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就一把揽住我的腰向后跳去,险些撞翻了后面的红木桌子。我惊魂未定地看着原来我站的位置上被轰出的坑,拍拍胸脯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

  刚才的动作声音太大,惊动了周围巡逻的侍卫,我听见隐约有人喊着什么。幽瞳一手揽着我,另一手却也没闲着,抽空张了个结界。结界营造出的幻象让赶来的士兵们看到了一个完好无事的公主府,他们疑惑了一会儿,就自动散开了。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可躲的,敢做不敢当吗?”

  幽瞳冷笑。

  虚空中有什么东西动了动,一团暗紫色的光芒撕裂了黑暗,在我们前方不远处慢慢扩大。光芒散去后,却没有什么七个头的怪物出现,站在那里的只是一个人类。

  还是那种样貌平淡无奇,扔在人堆里都不会有人多看第二眼的书生。

  右手一空,手中的那件雕塑此刻却是到了他的手中。

  好速度!

  “李荣生?”

  我试探性地问。

  他没有理我,却对上幽瞳的眼睛,讽刺地笑道:

  “这位大侠真是爱佳人爱到骨子里,出门打架都舍不得放在家里,一定得亲自带着,也不怕折损了佳人的寿数。”

  “佳人?谁?这货?”

  幽瞳居然同情地看了他一眼。

  “你莫不是个瞎子吧?”

  喂!哪有这样损队友的!幽瞳你不厚道啊!

  “你这样说也不怕得罪了你的美人,到时候美人跑了不要你了,你可就得哭喽。”

  书生继续挑逗幽瞳。

  这个书生不简单呐,我打扮成这样,还用了法术,照理说一般人是不会看破我是女子的。但是这人却能一眼认出,着实有点意思。况且,从他对幽瞳说的废话里也可以听出来他早就充分意识到幽瞳的实力远在我之上。

  但是既然他视力这么好,不可能看不出幽瞳轻而易举就能废了他,他又为什么冒险去惹幽瞳?活腻歪了吗?还是说……

  有什么别的意图?

  “让你现身,不是为了让你来和我耍嘴。论耍嘴的功力,你还比不上这个假男人。”

  幽瞳并不恼,相反,看起来心情还不错。

  等等,假男人?

  靠,谁是假男人啊!

  “哈哈哈哈……”

  书生突然大笑。

  “哈哈哈哈……”

  幽瞳也大笑。

  笑你大爷啊笑!

  “既然阁下这么说,我也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不知李某何时得罪了二位,惹得二位半夜上门偷袭?”

  偷袭?

  我被这个男人不要脸的程度给惊呆了。

  我去!你还有没有良心啊,刚才是谁偷袭的我,现在还好意思说我们偷袭!

  “你是不是李荣生?”幽瞳问。

  书生眉毛一挑,不置可否。

  “琉璃,把珠儿姑娘给你的信物拿出来。”

  “哦哦,好。”我赶忙掏出荷包,却并不急着给他。

  “陈珠儿,你认识吗?”

  我问道。

  “问她做什么?”

  书生反问,语气平静如死了的湖水,不带半点波澜。

  我瞬间恼了,心想一个人怎么可能无情无义到这种地步。我瞪着他,晃晃手里的荷包,尽量让语气平静:

  “我们白日里见到了她,她说她还在等你。这荷包,她托我交给你。”

  书生眉头一皱。

  “与我何干。”

  “靠!你还是不是男人!当初是你给她的承诺,现在你功成名就了就可以翻脸不认帐!你以为你是谁,可以让她在人生的大好时光里独独为你守候,而你却和另外一个女人住在皇城里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陈珠儿真是眼瞎得可以啊,一腔深情喂了狗!”

  我再也忍不下心头的怒火,他对陈珠儿无所谓的态度让我非常不爽。心里某个地方一痛,而后便是深深地为陈珠儿感到不值。虽然当时我搞不懂只有半日交集的的小姑娘为何竟能让我对她如此维护,还以为是我护短心切急于替有过一餐恩情的女孩教训负心人。事后多年当我再想起这件事时,却恍然明白了我当时心痛的真正原因,那是我早已遗忘的,永远不愿触及永远不愿被人提起的久远过去。

  我挣脱幽瞳的手臂,手中的幽火“蹭”地大了几圈。整个屋子笼罩在暗蓝色的光芒下,像是结上了一层千年不化的寒冰。

  九天家的幽火,至阴至寒,误触之,必成冰块。

  火星闪烁,如千万只冰蓝色的蝴蝶,向书生袭去。书生快速闪躲,火星碰到墙壁、房梁等处,极寒的温度瞬间造成巨大的裂缝,不消片刻,原本华美的屋子就变得千疮百孔。

  但是,就是这么密集的攻击,几个回合下来,我竟没能伤他分毫。

  我有些吃惊。

  从公主府外就能强烈感知到诡异至极的妖气,刚才被书生气得有些蒙,险些忽略了,这妖气正是从他身上发出的。

  陈珠儿心心念念的李荣生,是妖?

  幽瞳抓住我的手臂,幽蓝色火焰在他的威压下熄灭。我不解地看着他,他轻声说:

  “别轻举妄动,你打不过。”

  我刚想反驳,他又说:

  “他身份蹊跷,真正的李荣生怕是早被他给弄死了。”

  弄死了?对啊,我怎么没想到,烛光剪影下陈珠儿陪伴了多年的读书人,怎么可能是妖。

  想到这里,我的怒火又重了几分。杀到我准备护着的人身上,大逆不道。

  “你是谁?”

  幽瞳问。他的声音里透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威严。

  书生笑了。

  “我是谁,在这里做什么,都与你们无关。我今天并没有杀二位的意思,只是二位未免太欺人太甚。现在离开,我不会赶尽杀绝。”

  “你没有资本跟我这样说话。”

  幽瞳语气平静,覆手却已出招。血色的花从虚空中生长,花枝缠绕,牢牢将书生困在其中。书生有些慌乱,拼尽全力想要挣脱,奈何力不从心,花枝不仅没被挣断,反而越缠越紧。

  我认得那花,冥府的引路之花,血红的曼珠沙华。

  幽瞳出手了,而且出得十分干脆利落,上来就是杀招。

  我在心中默默为书生点个蜡。

  书生死定了。六界之中,没有人能够和幽瞳的力量匹敌,除了同为上古神灵的莽荒之神苍离和曼陀罗华花神夙曦。

  上古的神灵原本有很多,但是那是在盘古开天地之初,现在不知道已经过去了几万万年。昔日占据了苍穹海洋土地的各色神灵们,早就厌倦了尘世的种种麻烦之事,纷纷不打招呼就甩手走人,隐居于被原始之力隔开的北冥山海里。任你尘世怎么天翻地覆闲的没事瞎折腾,我自品茶下棋对月独酌,两耳不闻山外事,一心只过小日子,真是逍遥自在、羡煞旁人。

  所以,悲了个催的,尘世现在的上古神灵,真真就只有幽瞳、夙曦和苍离这三位了。

  但是三位神灵坐镇,千万年来虽然小岔子不断,但大岔子还真没出过。由此可见,上古神灵这个职业真是十二万分的厉害,我一点都不怀疑幽瞳的实力。

  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是着实惊了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花一彼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花一彼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