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月黑风高
蓝狐狸2020-01-31 12:093,275

  几点疏星映着圆月挂在落尽叶子的梧桐枝头,忽又隐入层层云雾中,令天地失去了光华。

  真是好一个月黑风高杀人夜,不做点什么真对不起这天时地利人和。呵呵,我拉起夙曦就要去找李荣生,结果被幽瞳反拽了回来。

  “你干嘛!”我对着他低吼,磨磨唧唧的,办不完事我去不了上元宴会可咋整!

  幽瞳敲了下我额头,说:“冒冒失失的,你知道他住哪?”

  呃……我好像确实不知道他住哪……

  在坊间的戏本、传说里,神仙无所不能,你就是在家淘个米洗个枣,都逃不过神仙的火眼金睛。对此我只想说,你们当神仙天天没事干光盯着你们啊!就算你们不要隐私权神仙还觉得辣眼睛呢!不敢看不敢看!

  “那……那你说,怎么办!要不用神识控制一个侍卫,让他带我们去!”

  “你疯了!忘了天界律条上白纸黑字的不许对人类使用神识控制术!”

  看着幽瞳苦口婆心的样子,我不禁心想:那又怎么了,反正我用了也不过就是你知我知。不过我没有把这个想法说出口,因为神识控制这个主意确实有点阴,施法者稍有不慎就可能导致被控制者永远失去自己的意识,成为任人操纵的傀儡,因而这种术法被归入十大禁术之列,极少有人敢冒着被天兵追杀的风险去用。

  不过极少人敢用不代表没人会用,我看魔族就用得挺顺手。几个月前魔族少主莫离须瞎搞事,非要和我比一场,用的就是这个阴招。他操纵了百人傀儡来围攻我,打算来个瓮中捉鳖,我哪能心甘情愿当鳖,何况对手还是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我连大招都没放就把他打趴下了,完了把他扔给他当魔君的亲爹,据说他亲爹打了他小屁股八十多下。啊,真是自作自受,谁让你敢惹你姑奶奶!

  我是断不会一间一间找的,既然不让用神识控制术,那还有什么和此术类似但对人类没有杀伤力的呢?

  嘿,还真有!

  前几年上元节下凡的时候认识了个胡人小姑娘,她给我表演了几种绝技,其中有一种就是催眠术。我看她拿个小球在人眼前晃来晃去,片刻后那人就变得浑浑噩噩,让他做什么就做什么。

  可是我身上也没有小球哇……

  我纠结地在身上摸索,在摸到腰间的一个圆乎乎的东西时停下了手。

  那是珠儿姑娘给的荷包!

  我心里把珍珠姑娘暗暗夸上了天,忙解下荷包,捅捅幽瞳:“喂,老大,有没有一根长绳?”

  幽瞳很是奇怪,却也没说什么。他把玉佩上的绳子解下来递给我,说:“我只有这个。”

  “成,够了!”我三两下解开上面复杂的结,估摸着这长度就差不多了。把绳子系在荷包上后,我就一脸奸笑地对幽瞳说:“得嘞,老大!咱们抓人去吧!”

  也许是在影子的笼罩下我的笑容分外渗人导致幽瞳被吓到,反正他极其诡异地盯着我,然后把手放到我额头:

  “烧坏脑子了吧?”

  “你才烧坏脑子了!”我对他晃晃手里的荷包,骄傲地说:“你只管抓个侍卫,别让他乱动乱叫,剩下的包在我身上,保证让他服服帖帖地说出驸马爷的位置!”

  幽瞳半信半疑地看着我,半晌,他蹦出一句话:“少侠你该不会要用绳子勒他吧?”

  “我像是那种会用暴力的人吗?”我反驳。

  “你的确不像那种人。”

  “这不就得了!”

  “你就是那种人。”

  呃……

  “反正,不管怎样,照我说的去做,保证万无一失!”我拍拍胸脯。

  幽瞳不解地看了我一眼,手臂一伸,一道红光射出,离我们最近的一个侍卫就口吐白沫地晕了过去。

  我傻眼了:“我只是让你抓过来没让你打晕啊!打晕了还怎么问啊!到底谁才是暴力分子你自己心里有没有数啊喂!”

  幽瞳耸耸肩:“你没说清楚。”

  不等我回答,又是一道红光,这次倒没打晕,红光直接缠上去,把那人勾了过来。这可怜的家伙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就看见眼前一个荷包规律地来回摆动,不久之后就在我没有起伏的声音中陷入催眠状态。

  我很满意,收起荷包,问他:“驸马爷今晚在何处休息?”

  侍卫茫然地回答:“公主府。”

  废话!

  “公主府怎么走?”我耐心问。

  “沿着这条小路一直走,走到尽头后左转。”

  “真乖。”我对这个回答很满意,“记住你刚才一直在巡逻,结果精力不足晕倒了啊!你的兄弟也是!”

  “是。”

  “成了!”我得意地笑笑,准备接受幽瞳大爷的夸奖。结果大爷只是眉头皱了皱,若有所思地说了句:“你这女人真可怕。”

  靠!夸我一句会死!

  顺着可怜的小侍卫指的道路,我们顺利找到了传说中的公主府。

  说是公主府,但这位置也忒偏僻了点。根据传闻这位大名鼎鼎的文芷公主并不像不受宠的样子,但当朝皇帝妹妹的住所跟冷宫似的,就不得不让人心生疑惑。

  我扬起头,看着黑漆漆的牌匾上泛着微光的“兰芷阁”三个大字,总觉得和这栋楼不相配。就好像它原本是安放在某个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楼阁上,但却因为什么原因而被匆匆卸下,再匆匆安置在此地的。我飞身向前,手中腾起一团暗蓝色的幽火,借着光我发现这个牌匾明显有不久前被移动过的痕迹,牌匾后的落灰很不自然。这也就说明,文芷公主本不是住在这里的,只是因为什么原因才匆匆搬来此地。

  涉及公主的事算是极为重要的事,没道理没有风声传出,除非皇帝刻意压下此事。而文芷公主近日来能有什么大事呢?

  招驸马。

  我不禁心下一惊,莫不是皇上对这驸马爷不喜欢,才怪罪到公主头上?可是若真是不喜欢,一道圣旨足以解决所有的问题,又何必委屈了公主?

  幽瞳在我身后轻声呼唤我的名字,我赶忙落回他身边。

  “怎么样?”他问我。

  我把所想的一五一十告诉他。

  幽瞳眉头一皱,我突然觉得这件事情或许没有当初我们想的那么简单。

  一阵冷风刮过,竟让不惧寒冷的我感到一丝不安的凉意。我下意识打了个寒战。幽瞳诧异地看着我。

  “你冷了?”

  我摇摇头。不是,不对。区区人间界的晚风不能奈我何,我之所以感觉不适,是因为我从风里感到了杀气。

  没错,赤裸裸的杀气。

  幽瞳不愧为上古花神,不等我说话,便也感受到了这股杀气的存在。

  他双目微闭,神情肃穆。我知道,他的神识在寻找,寻找散发杀气的那个东西。

  非常奇怪。

  不,这已经不能够用“奇怪”这样程度轻微的词来形容了,该说诡异才对。这么久了,厉害如我俩,愣是没能找到杀气出现的源头。

  幽瞳眉头紧锁,我刚想说些什么,却在发现他捻诀的那一刹那止住了。周围的空气无甚变化,只是稍微颤了一颤。可是此一颤又与微风拂过时的那种颤不同,这是咒术生效的标志。

  幽瞳拉住我后退几步,然后伸出修长的手,指着这栋房子说:

  “你仔细看屋顶。”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竟是发现屋顶上笼罩着一层浓烈的紫光。

  紫光一出,非妖即魔。

  我和幽瞳对视一眼,心照不宣。

  我对妖啊魔啊什么的本没有特别的反感,搞事也好欠揍也罢,亦或是没事拦个路抢个劫,都不过是人家的一种生存方式,我们没有资格评头论足。毕竟那可是妖魔,妖魔是什么?在人类眼中那就是邪恶的异类,邪恶的异类当然不会遵照人间的律法去生活,不然妖魔人一片祥和太平那天下的除妖师就别活了,饿都饿死了。所以我一般不怎么喜欢去招惹他们的是非,除非他们自己没脑子主动招惹上我,比如那个被他老爹打了八十多下的魔族少主莫离须。所以,我十分痛心地在心里对屋子里的倒霉孩子说:“孩子,别哭,不是你姑奶奶想揍你,实在是你不长眼惹到了你姑奶奶想护的人的头上了啊……”

  想到这里,我不仅摇了摇头以示内心如奔腾江海般的悲哀。

  幽瞳奇怪地看着我。

  “你怎么老摇头?我怎么没听说你还有癫疯这个毛病?”

  “你才癫疯!”

  我强忍住糊他一巴掌的冲动。

  “别闹了,干正事呢,进去看看。”

  幽瞳一脸大义地拉起我走到门前

  门上的锁固然是很牢固,不过此刻是形同虚设。幽瞳反手破了锁,我们小心翼翼地走进屋内。

  没有风声,没有猫的叫声,也没有侍卫走动的声音。从我们踏进屋内的这一刻起,外界的一切声响便隔绝了。

  这本来应该是一件很平常的现象,公主住的屋子,关好门窗之后怎么着隔音效果也得比别人的好些。但是,怪就怪在,我们并没有关门。

  而且,一个必须有的声音,我没有听到。

  没有人类的呼吸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花一彼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花一彼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