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自学成才
蓝狐狸2020-01-31 12:093,435

  “二位公子,饭做好啦!”

  珠儿姑娘可爱的小脸从门内探出来,我连声应着,跟幽瞳一起走进屋里。

  我是早就饿了的,可是还得顾及一下现在假装的身份,于是风度翩翩地落了座。姑娘炒了一个白菜,还炒了个鸡蛋,想必是看在我们是客的份上加了个菜。饭虽简陋但是本姑娘也不是挑剔的人不是,在天宫山珍海味吃多了,吃一次简单的饭菜也不错。

  用膳期间我自认为没有怠慢了礼数,可是不知为何珠儿姑娘的眼神总是有意无意地在我和幽瞳之间游离,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用胳膊肘捅了捅幽瞳,暗中对他使了个眼色,幽瞳轻轻摇了摇头。

  姑娘的眼神看得我实在是难受,我也不管什么食不言寝不语的礼数了(其实我也从没管过),咽下一口饭菜,就问:“姑娘,我们脸上可有东西?”

  被我这么一问,姑娘的脸“刷”一下红了,她连忙摆手,嘴里嘟囔着“没有没有”。

  “那,敢问姑娘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吗?”幽瞳问道。

  “啊!”姑娘轻呼一声,随即低下头去,脸颊红得像是天边灿烂的晚霞。

  我和幽瞳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想到:我去,这姑娘莫不是看上我们俩谁了吧?

  带着一丝丝无语,我开口道:“姑娘不必羞涩,有什么难言之隐但说无妨,我们定会尽力而为。”

  虽然我承认我英姿飒爽风流倜傥,吸引女人很正常,可是你要是真看上我了那就恕不能从命了。不过你要是看上了幽瞳——

  那我只能说你眼瞎。

  姑娘扭捏着,婆婆看不下去了,开口道:“珠儿啊,有什么事快说啊,姑娘家家的,老是盯着人家公子看多不好!”

  珍珠这才说道:“小女子有件事想请二位公子帮忙,不知二位公子是否同意?”

  “何事?姑娘请讲。”幽瞳问。

  “不知二位公子是否住在都城?”

  “我们游历四方,并无固定居所。不过现在人确实是在都城歇脚。”我答道。

  “那公子,你们听没听过李荣生这个名字?”

  “李荣生?”我回想着,记忆中似乎并没有这个名字。

  “听过吗?”我问幽瞳。

  “抱歉,看来弟弟和我都不认得这个人。”幽瞳说道。

  “啊,这样啊。”珠儿姑娘看起来有些失望。

  “可否请问姑娘,这个李荣生,是姑娘什么人?”我有些好奇。

  姑娘的脸更红了。“他……他……他……”

  “这个李荣生啊,是我家珠儿的青梅竹马,是个穷书生,三年前进都城考取功名,走之前许诺我家姑娘说功成名就了就回来娶她,这不,一去三年了,连封信都没有。”见姑娘不好意思,婆婆就干脆替她说了。

  “娘,您别怪罪荣生,他只是忙罢了。”珠儿替他辩解。

  三年,我记得大褚的科考是五年一次,最近的一次正好是三年前。

  那么,如果这样说的话,那无论是成与败,李荣生都该有来信的。

  沉默三年,不是沉溺于高楼明月的温柔乡,就是已经……

  算了,怎么能想这么不吉利的事情,说不定人家李荣生就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呢。

  夙曦没有理我,他对珍珠说:“那姑娘,您是要我们帮你做什么呢?”

  “我想……我想请二位公子帮我寻一下荣生,然后把这个交给他。”珍珠红着脸递给我们一个荷包,荷包上一对鸳鸯绣得栩栩如生。

  我接下荷包,连声答应。不就是寻个人吗?有什么难的,就当是还姑娘一顿饭的人情。

  吃完饭,寒暄了几句,我们就和姑娘告辞了。

  回到京城当然是用飞的,因为这么晚,又是在村子里,马车很难找。况且,作为一个有理想有追求的神仙,我是实在不想再放任幽瞳用愚蠢得不能再愚蠢的事情来拉低我的智商了。

  今天晚上云层稀薄,很适合飞。

  我把荷包系在腰上,对一旁的幽瞳说:

  “幽瞳大爷啊。”

  “嗯?”

  “回京城了我们打听打听李荣生吧?”

  “为什么?”

  “你看,珠儿姑娘那么想找他……”

  “我也想找人,怎么不见你这么上心?”

  “拜托啊,你想让我上心你倒是告诉我你到底在找谁啊!”

  幽瞳最大的特点就是,可以无时无刻地让我抓狂。

  幽瞳认真地思考了一下,说:

  “那算了,你上不上心都一样,我都找不着怎么还能指望你这个小屁孩。”

  “你……算了。”

  我刚想说你才是小屁孩,后来想想对于几乎与天地同寿的幽瞳来说,才四千岁的我确实算是小屁孩了。

  “唉,”我长叹一声,“想不到大名鼎鼎的曼珠沙华花神幽瞳大爷居然是这么一个冷酷无情狼心狗肺不仁不义忘恩负义……”

  “行行行了,你怎么这么多骂我的词啊,都跟谁学的!”幽瞳无奈地打断我,“我去,我去还不行吗!”

  “行。”

  我心里暗喜,本姑娘一向自学成才。

  到达都城后,我拉住一个在街上游荡的商贩。商人每天和很多人交往,获得信息的渠道也比一般百姓多。不过我拉住的这位商人年龄比较大,耳朵好像有点不太好使。

  “师傅,您跑生意,交际面广,我向您打听个人!”

  “谁呀?”

  “都城有没有叫李荣生的公子啊?”

  “叫啥?”

  “李荣生!”

  老师傅吓得手里的东西差点没扔出去。

  幽瞳敏锐地问:

  “怎么了?这是个什么很了不起的角色吗?”

  “哎呦,公子,您不是都城的人吧!不然怎么可能连李公子都不认识!”

  我和幽瞳对视一眼,发觉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幽瞳面带微笑,继续波澜不惊地问:

  “是了,师傅您有眼光。我和弟弟是远道来此的,听到有人在谈论李公子,觉得有些好奇,就想打听打听,到底是何许人物。”

  “哎呀呀呀,公子,我这么跟您说吧!这都城里,李公子的大名现在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前年李公子中了头等状元,还因才华样貌出众,被当朝皇上的妹妹文芷公主看上,这不,几个月前才举办了大婚,真可谓是麻雀飞上枝头变了凤凰啊!”

  我和幽瞳面面相觑,惊得不知该说什么好。

  从珠儿提起李荣生时眼里那如春日湖水般碧波荡漾的温柔,我就可以看出这个女子定是用情至深。想不到不过是离开几年而已,这李荣生就在荣华富贵的温柔乡里忘记了当初的山盟海誓。现在的他高高在上,享受万人景仰,是不是早已在觥筹交错间彻底遗忘了那个苦苦等待他归来的农村小姑娘?

  又或者还有一丝侥幸,这个飞黄腾达的李荣生,并不是我们想要找的李荣生?毕竟重名重姓的人太多太多。

  我小心翼翼地再次问道:“师傅,这个李公子可能不是我们认识的那个,都城还有没有叫李荣生的人?”

  “那我就不知道喽,我只认识这一个李荣生。”师傅回答道。

  “那好,谢谢您了。”

  和商人告别后,我对幽瞳说:

  “我要见他。”

  “谁?驸马爷?”

  幽瞳问。

  “不,是李荣生。”

  我坚定地说。

  “不还是一样?”

  “不一样,我不承认那个负心人是珠儿的李荣生。”

  幽瞳失笑:

  “十有八九是吧,科举的时间,人物的背景,哪一条都很符合我们要找的那个人。说是巧合,怎么会这么巧合!”

  “不见到他我是不会罢休的。”我说。

  “好好,随你,”幽瞳答应了,“不过我们怎么见他?”

  对哦,怎么见他才合情合理呢?要不装作来都城谋生的商人?可是人家驸马爷没事见你商人干什么。装成穷酸书生?可我们这身打扮怎么看也不穷,像吃饱了撑的没事干的二世祖还差不多。那……装成仰慕他才华前来投奔的门客?噫,一想到要脸不红心不跳地拍那货的马屁,我就果断否决了这个方案的可行性。

  我和幽瞳默契地用眼神交流,最后决定硬闯。好好的神仙放着一身法力不用,还在这费着脑细胞考虑智取,说出去岂不是成了天下笑柄。区区一个人间驸马爷而已,就是他大褚的皇帝,老娘我直接闯他寝宫怎么了!他敢说一个不字吗?啊?

  当然我没事闯人家寝宫干什么,说着玩罢了。

  说走就走,我和幽瞳向着皇宫飞去。

  皇宫真不愧是皇宫,气势恢宏的宫殿集合了人间顶级的建筑工艺,纵使是身为神仙的我,也不得不暗暗称奇。

  青石板铺就的地面反着茭白如水的月光,重重楼阁隐没在夜幕之中,亦真亦幻竟似蓬莱仙境般迷人。近处的宫殿雄伟壮观,精雕细琢的两条黄金巨龙盘踞在屋檐,把天子的威严向世人昭示得明明白白。镂空琉璃雕砌的栏杆更是让人只看一眼就为之动容,更不要说皇宫内部那些数不胜数的人间至宝了。

  我忽然间很好奇当今的天子是何许人物,能把大褚推上时代的顶峰的人,想必是有些手段的。然而我忽又想起几百年前下凡游历的时候险些被当时的皇帝抓去做妃子的事,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也就是为啥我出来玩非要装扮成男装的原因,女生就是不方便。虽然没人真能奈我何,但是仅仅是脑补一下就觉得有些恶心,一群脑子里塞浆糊的家伙!

  我们两个躲到没人的角落, 捻诀隐身,飞入皇宫。

继续阅读:第7章 月黑风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花一彼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