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何为找人
蓝狐狸2019-07-31 16:273,282

  “哎,幽瞳大爷,我能问你一个严肃的问题吗?”

  “什么问题?”幽瞳收回视线。

  “我们去郊外干什么非得坐马车?直接飞过去不就好了吗?简单粗暴诶。”

  “哦,你说这个啊。没办法,这次下凡来带的钱太多了,不赶紧花花不方便携带啊。”

  ……这个回答真特喵欠揍。

  “你要是担心钱花不完的话,那你可以给我多买几件首饰嘛。虽说人间的首饰比不上天界的精致,但是也别有一番风味啊。”我给了他一个十分成熟的建议。

  “不买,滚,下一个。”

  幽瞳毫无同情心地拒绝了我的成熟建议。

  我翻了个白眼,不再理他。

  马车仍在不紧不慢地行进着,我透过窗看向外面,目力所及之处尽是灰色。落尽叶子的树枝像风烛残年的老者的手,枯瘦得让人心疼。这样看来,人间的冬日真是别有一番苍凉破败之感。我看见远方隐约出现了几幢农舍,一缕炊烟袅袅飘向天空。

  马车在村口停了下来。

  幽瞳率先跳下马车,然后出乎意料地,他对我伸出手,想要扶我下去。我坦然接受了他的好意,心想这货原来也没有那么让人讨厌。

  这个村子叫槐水村,民风淳朴,村民里老实巴交的人很多。我们在小路上走的时候,不断有人对我们指指点点。我听见村民甲和村民乙的交谈:

  “嘿,狗子!这是城里的大户人家儿吧?”

  “可不是!你瞧他们的穿着,啧啧,一看就贼有钱!”

  “那你说,这大户人家的公子哥儿,来我们这小地方干嘛?”

  “莫不是看上了谁家的姑娘,想要来抢……”

  “诶呦你可闭嘴吧,胡说八道小心人家听见!”

  我太阳穴跳了跳,心说这位大哥您可真能想,您怎么不去写戏本呢?还有就是,大哥您下次背后议论人的时候能不能不这么大声么,您这都快赶上吆喝了!没看见幽瞳大爷脸都绿了么!哦对你看不见,他背对着你呢。

  我一溜小跑跟着幽瞳,他走得很急。我在他背后抗议:“你就不能走慢点么?累死我了!”

  幽瞳停了下来,嫌弃地瞥了我一眼:“谁让你又矮腿又短。”

  靠!这货居然鄙视我的身高!我瞬间炸毛了!

  “我腿短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吃你家粮食啦?你管得着吗你!”语毕就要挥手去打幽瞳。

  幽瞳满脸“你怎么这么弱智”的表情,用一根手指顶住我的额头,可怜我在那儿疯狂进攻,就楞是碰不着他分毫。

  “好了,别傻了,快走。”幽瞳放开我,命令道。

  “哼。”我拍拍衣服,跟上他。

  走了约摸四分之一个时辰,我们看见一条小溪。溪水携着冰块从上游流下,那水对于凡人而言光是看着就能冷到骨头里。所以当我发现溪边还有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在洗衣服的时候,顿时惊呆了。

  我丢下幽瞳,跑到女孩跟前,弯腰问她:“在冰水里洗衣服,姑娘你不冷吗?”

  女孩闻声抬起头来,对我甜甜一笑:“不冷的,谢谢公子关心!”

  艾玛这姑娘笑起来真是太好看了!

  我的大脑在微笑攻击下短暂地停转了一秒,反应过来后我直接把女孩的小手从水中捞起来,盯着那只被水泡得红彤彤还褪了皮裂了口子的手,煞是心疼。

  “姑娘家自己还不爱惜自己的手,你还想等谁来爱惜啊!女人就得对自己好一点啊姑娘!”我苦口婆心地劝她。

  姑娘的脸“唰”一下红了,想要把手挣脱出来。我刚想说不就是被女人抓了一下手么至于这么害臊么,马上想起自己现在是男装,因着这男女授受不亲的理,确实是我鲁莽了。

  我哈哈一笑,松开了她的手。

  幽瞳站在我背后,抓住我的领子把我提溜起来,然后对那位姑娘行了个礼,说:

  “舍弟不懂事,还请姑娘原谅。”

  姑娘诺诺地应着,双颊的那抹粉红却是更加鲜艳了。她匆匆忙忙把洗好的衣服收进竹筐里,然后低着头,小声对我们说:“二位公子定是远道而来的,现已正午,公子若是不嫌弃,就去小女子家用膳吧。”那声音透着娇羞,很是好听。

  我刚要说好,就想起我和幽瞳此行是来找人的,找人这种事情,自然是速战速决的好,拖久了,难免夜长梦多。万一人家搬走了,那更是空欢喜一场。于是我便摆摆手:

  “谢姑娘的美意,只是我等并不很饿,就不劳烦姑娘了。”

  说完,我的肚子就不争气地咕噜咕噜叫起来,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幽瞳无语地扶了扶额头,嘴角挤出一个微笑:“那就有劳姑娘准备晚餐了。”

  姑娘本来听了我的话,一瞬间有一抹失望从眼中闪过,可是听了幽瞳的话,那失望就变成了喜悦。她看起来很高兴,赶忙背起竹篓给我们带路。

  我拽拽幽瞳的衣角,在耳边轻声问他:“大爷,你不是来找人的么?干什么又节外生枝?”

  幽瞳也小声说:“你不是饿了吗?先吃饭。”

  我万分感激地看着幽瞳,恨不得把我毕生所学的所有赞美的词汇都用在他身上。这货居然会因为我肚子饿就更改了自己的计划!想想昨天晚上咒他喝凉水塞牙的话,我愈发地感觉自己很邪恶,一股惭愧之情油然而生。

  幽瞳对上我外冒星星的眼时吓了一跳,他赶紧补了一句:

  “别误会,只是我也恰巧饿了,仅此而已。”

  切,原来还是为了自己,白白浪费了本姑娘的一腔沸腾的感恩之情。

  我翻了个白眼,心想管他呢,先吃饱了再说。

  姑娘家的屋子很是矮小,土砌的墙上破了皮,房梁上挂着陈年的蛛网。姑娘和她的老母亲同住,这位古稀之年的老人此刻正躺在床上。姑娘一进院门就喊着“娘我回来了”,听到老人浑浊的声音后微微一笑。她把竹篓放在院子里,然后擦了把汗,领着我们进了屋。

  “娘,这是我在洗衣服的时候碰见的公子,二位公子,这是我娘。”姑娘甜甜一笑,脸上又泛起红晕。

  “见过夫人。”我和幽瞳一齐行礼。

  “什么夫人不夫人!”老人笑了,“我不过就是一个村妇,一辈子光种地去了,又没上过学又没读过书,大字不识几个,怎么能叫夫人呢!”

  “夫人别这么说,这是因为夫人内在的修养过人,所以您担得起这个称呼!”我解释道。

  老人笑得更灿烂了:“公子,别这么叫我,叫我婆婆就行了!”

  “欸,好嘞,婆婆!”我笑着说。在我说话时,我感觉有道视线一直落在我身上,盯得我头皮发麻。我扭头,正好对上那位姑娘的目光。见被发现了,姑娘很不好意思地移开眼睛。

  我心生疑惑,但也没再说什么。

  “敢问姑娘如何称呼?”幽瞳突然问。

  对吼,都被这姑娘领回家见了家长了,还不知道她叫啥咧!

  “小女姓陈,名唤珠儿。”

  “原来是珠儿姑娘。”我打开折扇,轻轻扇了几下,以示超凡脱俗的风度。珠儿姑娘奇怪地看着我,然后问道:“公子你们怎么称呼?”

  “我叫百里琉璃,我哥哥叫百里晨曦。”我临时瞎掰了两个名字,手中的折扇摇得更加起劲。

  “那琉璃公子,请问你……”

  “嗯?怎么了?姑娘但说无妨。”

  “公子你热吗?”

  呃……

  我手上的动作僵住了。幽瞳倒是噗一声笑出来,他一把抽走我的扇子,然后悄悄对我说:“让你装!”我白他一眼,转而换上一副阳光灿烂的笑容,对珍珠姑娘说:“非也,我只是习惯了,习惯了,姑娘不必介意,哈哈。”

  珠儿姑娘却认真了,她一本正经地对我说:“不行啊公子,这个毛病得改,你要是不改的话,很有可能得风寒的!”

  “是是是,姑娘所言极是,我定会改正的。”我嘴上应着,心里却在吐槽:我是谁?我是北方冰原的九天琉璃诶!谁都能冻感冒得风寒,就是唯独我不能!哦对,我姐姐也不能。

  姑娘听了我的回答甚是开心,虽然我并不知道她到底开心在哪里。她让我们找个地方坐坐,然后就去厨房忙活晚饭了。

  我和婆婆打了一声招呼,就把幽瞳抻到了院子里。我指着天际若隐若现的几颗星子问他:

  “大爷,你到底还找不找人啊,你这么一烧钱这一天可就过去了啊。”

  幽瞳倒是不着急,他只慢悠悠地说了句:

  “不找了,没有。”

  “靠,没有!”我简直想吃了他,“那您今天到底来干嘛!”

  幽瞳毫无愧疚感地问我:

  “什么叫找人?”

  “就是根据一个人的特征去各种地方寻找他啊。”

  “那你先前知不知道这个人具体在哪里?”

  “废话,找人找人,要是先前就知道那人在哪干什么还用找啊。”

  “这就是了啊,我也不知道我要找的人到底在哪,不过肯定不在这里就是了。”

  幽瞳笑着说。

  我这才反应过来我被绕进去了,颇有些不爽。

继续阅读:第6章 自学成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花一彼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