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恍惚似上辈子
丽宝2017-12-06 12:151,227

  梁一悦53岁了,有些记忆变得久远而模糊,甚至有些恍惚似上辈子一般,她是家中第四个孩子,父母为了养活一家人面朝黄土背朝天,日出而做日落而息。

  父母的成功就是子女都平安长大,听话的孩子就是任劳任怨下地干活,像梁一悦这样不听话的孩子,基本上都是在木棍下打大的。

  从记事开始她就不想过这种辛苦的生活,渴望得到情感上的交流,而这种交流只有生病的时候才会有,妈妈会额外注意到她,时不时摸一下额头是不是不烫,所以她总爱在夏天的大太阳下面暴晒,基本上第二天就会发高烧。

  18岁的时候,村头那个长得魁梧的男人会额外注意她,常常夸她长得真漂亮,头发油亮油亮,皮肤滑溜溜的,总会趁她不注意往屁股上狠狠抓一把。

  男人哈哈大笑,她不会愤怒而是娇羞,懵懂缺乏爱的她,分不清什么是耍流氓什么是表达爱意,只知道有人额外关注她,这很开心!

  未婚先孕后被父母赶出了家,毫无尊严的住进了嫌弃她的婆家,而那个男人在外面依旧会抓别的姑娘的屁股,回来后稍有不顺心就对她拳打脚踢,每次她都死死护住肚子,咬牙想着等生下来,生下来就逃走。

  羊水破了的时候她咬着牙,婆婆从抽屉里拿出一把生绣的剪刀在磨石上来来回回的磨着,准备一会用来剪孩子的脐带,她痛得死去活来,而那个男人却不知道在哪里调戏姑娘。

  那年的冬天雪下得真大,他突然半夜醒来对她狠狠踢了一脚,她直接从梦中跌到了床下,摸黑中撞到膝盖,一声痛疼的大叫惊醒了孩子,男人真加愤怒,抓住一个枕头就要狠狠压在孩子的脸上,说哭得吵死人了。

  梁一悦来不及查看流血的膝盖,直接扑了过去,将孩子抱在怀里吃奶,轻轻摇着,她坐在冰冷的黑暗中有一个念头异常清晰:逃,逃,逃,!

  孩子哭声止住了,她浑身冰凉仅靠一个滚烫的信念支撑,等到男人再次入睡,她悄悄收拾了衣服,趁着天还没有亮,带着遍体伤痕,瘸着腿,一深一浅的离开了村子。

  那个雪夜没有将她和孩子冻死,第二天上了去省城的火车,她才感觉到全身冻得麻木,明天会怎样她不知道,唯一可以投奔的是村子里唯一一个上了省城大学,留在省城的同村人。

  当她抱着半岁的孩子出现在那个省城大学门口时,引发了一阵骚乱,传达室里的大爷看着可怜就让她进来避避风雪。

  这个同村人叫梁巧花,是全镇第一个大学生,梁一悦的名字就是她取的,那时她正上初中,是全村人眼中的秀才,虽然从没教过梁一悦什么大道理,但梁一悦一直认为自己是与众不同的,至少名字就能鲜明的和那些梅、丽、红区分开来。

  记得那年梁巧花坐在田梗上拍着她的小脑袋说:我以后就在省城的大学教书了,将来有什么事就来找我。那时梁一悦觉得她是神一般的存在,常常觉得活不下去的时候,就写她的名字梁巧花,瞬间就觉得未来充满无限可能。

  因为未婚先孕,在村子里谁对她都是唾弃的,不是背后说闲话就是当面劝她安份,男人都这样,等年龄大了打不动了,多生几个孩子,男人就稳重了。只有梁巧花见到她的第一眼,就眼神坚定地说:做得好!这样的男人就不配拥有老婆、孩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哭过,伤过,生活继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哭过,伤过,生活继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